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短篇傻白甜】且向花间留晚照

孙连城bg向!!!短篇几发完!!!可能以后会有长篇记事!!!

元气满满反贪局少女x失意落魄前光明区长

今天的殷晚晚同志也一如往常的喜欢和孙连城的望远镜作斗争呢!

———————————————————————————————

【1】

殷晚晚第一次见到孙连城挺郁闷的,她看着自己的小奇瑞被并线的车辆一蹭,不但是车门的位置有了一到大大的划痕,右车灯的部分也有些凹陷。

她把车靠边停下,心中的怨气不由得一下撒发出来,对着从车里下来的中年大叔就开始发牢骚,“哎呀,你也那么大个人了,怎么车子都不会开,我这买个车容易吗,千挑万选的才选上一个,刚开回来没两天就出事故了,怎么好怎么好,你全责!”她也并没有觉得面前这个脸色阴沉的中年大叔似乎是在那个电视上见过,又或者是在单位的某些资料里见过,她现在心里只有她那个买来还不到两个月的小奇瑞。

她一口说起话来语速极快,加上又是一口南方姑娘吴侬软语,对面的一脸郁闷的大叔不知道她说的什么,软软绵绵的好像在唱歌。

“哎呀我全责我全责,你别吵吵了!等着交警来不完事儿了吗!”

殷晚晚看着对面不耐烦的中年大叔,气一下就上来了,“哎呀你还有理了,你并线划到我的车了我都没说什么,你急什么呀,你着急我还着急呢!就你一个人心情不好呀,不就是个全责还有保险公司给你赔,我倒好,交了好几年的男朋友今天跟我分手了,我找谁说理去!”殷晚晚说着说着都快哭了,南方的秋天并不像北方的干冷,而是阴刺刺的,殷晚晚的一张脸被冻得有些发红,鼻子更是红。

“你可得了吧,你有我倒霉?我上班上的好好的让领导给我捋了,刚刚跟我老婆,呸,前妻,在光明区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

殷晚晚吸了吸鼻子,把本来要掉下的眼泪忍回去,虽然她也被甩了,但是至少她马上就要升职加薪了呀,和面前这个大叔比起来,她至少还有口饭吃。她忽然开始有些同情这个人了!

不!殷晚晚狠狠的摇了摇头。

对待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残忍!

所以殷晚晚狠了狠心,还是在阴冷的寒风中靠在马路边上的围栏前等候交警的到来。

交警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两个事主靠在围栏上,一句话也不说,过程很简单,开了一张孙连城全责的单子,交警就扬长而去。

殷晚晚最后启动车离开时,已经是京州华灯初上,她心里更加生气,但好在事情已经解决,低下头看了一眼表,还好没有耽误去叶处家吃饭。


【2】

第二次见到孙连城,确切的说,是从资料包里见到孙连城,殷晚晚大吃一惊。

怪不得总觉得那个大叔有点眼熟,原来他就是光明区区长呀,啊不,前光明区区长。

怪不得了。

殷晚晚叹了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孙连城的问题就是懒政,不作为,所以殷晚晚整整研究了三天孙连城的材料,倒是没有什么贪污腐败的材料,可他也不干事。

孙连城看了看手表,走上了少年宫四楼的办公室,他推开门一看,面前的小姑娘面熟,就换了一身反贪局的制服。

“您好,我是汉东省反贪局侦查一处侦查员,殷晚晚。”

她得体的微笑,标准的普通话,让孙连城有些摸不着头脑,“你这普通话说的挺好的呀,当时就不会说?”

殷晚晚笑了笑,不置可否。

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些情况,孙连城的态度不甚认真,殷晚晚的话他听来不过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殷晚晚还在耐心的给他读材料,他已经坐的有些不耐烦了。

“还有多少啊?读完没?”

殷晚晚没有抬头,接着读。读到一半,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神情严肃冷峻,“你到现在都没有认识你的错误!孙连城同志!”

 

【3】

殷晚晚原来是京州市检察院的人。因为工作能力强,在一一六大案中有突出贡献所以才被调到汉东省反贪局的。

要说什么贡献,那可就多啦,什么关于肖钢玉那些不得不说的香烟,陈清泉到底会多少种外语,刘新建到底喜欢拉斯维加斯还是里斯本啊,这些多多少少殷晚晚同志都有参与调查,还有资料提供,所以非常得省检察院这边赏识,最后还是已经快要卸任的侯亮平同志据理力争的把这个年轻的小同志争取到反贪局来,理由是注入一丝新活力!

省检的吕梁冷笑,就你们反贪局还需要新活力,就数你们活力最强,有林华华周正还有一个叶音,省检这边就没有几个头发还黑的!

殷晚晚现在是单位里最年轻的小同志,所以对她格外照顾,我们的叶处要做足一个大姐姐风范,就把杏枝蒸的糖花卷给她带来两个,这一吃不要紧,就爱上了这个味道,被她缠的没办法,只好同意让她来家里学。

哪知道第一次来家里殷晚晚的车就被划了,为此叶音还自责了很久,于是就把手里一个还算轻松的案子分给了新来的她,正好考察一下她的能力。叶音怕她出什么状况,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给她打了电话。电话里殷晚晚欢快的声音传过来,“放心吧叶处,我办事你放心,我马上就往局里赶啦!”

殷晚晚的效率之高实在是出乎她的意料,然而实际情况是当殷晚晚挂了电话后又语重心长的对孙连城说:“孙老师,我希望你能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你看你看,少年宫的陈设都这么老旧了,花朵一样的小孩子们能够安全么?有没有安全隐患?你每天给孩子们上课就没有觉得不方便,和不安全么!”

临走之前,殷晚晚还对他说了一句,“好好反思!”

孙连城看着吱吱呀呀作响的木门,觉得今天的风儿格外的有些喧嚣。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