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07

1.大家好,小姐姐已经很久没和大家见面啦~很久不见甚是想念~
2.作为曲艺团的老人,小姐姐表示曲艺团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

其实沙瑞金与沈南竹的关系是不怕被人知道的。但是沈南竹却从不主动说起,也许是默契使然,沙瑞金也只是同纪委报了备,再没有向别人提起。
不过叶音倒是个例外。
现在,叶音坐在沈南竹对面,仔细打量着她。
有气质。这是叶音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
她不经意的翻开手边的夹子,和沈南竹熟络的说着,“沈老师别紧张,今天我来就是了解一下汉东曲艺团团长和另外两名的行政人员的贪污案。”
她笑着看看沈南竹,把笔放到夹子上。“其实现在这样曲艺戏曲院团贪污情况并不少见,只不过,他的手伸得太长了,贪的太多了。”
沈南竹点了点头,她的手放到了桌子上,“很多场次拿的钱到我们手里的,其实他过手的有百分之六七十。这应该是他的主要来源……不,我想更多还是经费。”
“经费?”叶音重复着她的话,手下的笔却没有停下来。
沈南竹苦笑了一声,她似是回忆的说道:“我永远都忘不了我们之前青年队的队长,一个唱西河大鼓的师姐,每年到排新作品的时候六点多就到他办公室门前等着,即使是又哭又闹,也一分钱都要不出来。”
“另外,你以为他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叶音停下笔,抬头问她,“哪儿去了?”
对面的沈南竹神色镇定,“团里有几个小姑娘和他不清不楚,你可以看看她们手上拎着的包,都是什么货色。也可以去查查,在市中心那些房子是她们新购置的。这样算下来, 两千七百万肯定是不止。”
“嗯,好的。谢谢您配合我们的工作。”叶音合上夹子,又是好奇的问道:“那您被调去小剧场,也是和这事情有关?”
“算是吧。”沈南竹轻声叹了口气,目光深邃,好像回到了刚进团的那个夏天。“我在汉东曲艺团待了十二年了。没有什么事儿能瞒过我。同年进团的师姐师妹大多都辞职或被挤兑的远走他乡了。”
“其实光靠死工资,我也早晚得饿死。去给别人开开小灶,挣点外快,偷偷演两场出都是正常的,大家都是默认的。”
叶音点了点头,站起身欲走,又回过头来说道:“不如我捎你一段?”
沈南竹没有拒绝,她微笑着说道:“好。”
法桐树从窗外飞快的掠过,叶音握着方向盘,看着前面的路,“你刚刚说的那些,我回去找找证据。”
“好。”
笑容永远都是那么恬淡,即使是说到自己的事情,也仿佛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叶音叹息了一声。
究竟是怎样多的阅历才能将后座的这个沈南竹磨练成如今的样子。

沙瑞金也好奇过这个问题。
他也会有意无意的问起沈南竹的往事。
沈南竹也似乎是贯彻着她说过的话,无论沙瑞金想要知道什么她从未吝惜过自己的言语。
但沙瑞金从未问过有关山水庄园和高小琴的事情。
他不问,沈南竹也就不说。
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沈南竹就很少去外面吃饭了,即使是有,多半也是打包回来,两个人坐在餐桌上,吃这一顿饭。
其实沈南竹知道,她还是渴望一份家的感觉。从小到大,家从来都只有她一个人,也习惯了,但突然多出来一个人,让她的心里开始期待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光。
虽然,真情假意几分她也算不准。
但至少还有真情不是。
沙瑞金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文件,茶几上突然多出来的一只手却也逃不过他的眼睛。香茗的气味缓缓的升起,飘到他的鼻尖。
“手艺不错,比之前有进步了。”
沈南竹嘴角衔着一丝笑容,“也不枉我练了这么久。”
沙瑞金抿一口茶,又道:“我办公室里有之前老战友送来的茶叶,明天带过来给你。”
“那么好的东西,给我岂不是糟践了?”沈南竹放下茶杯,笑道:“我不喜欢喝茶,但更不喜欢喝咖啡。比起提神来,我宁愿选择前者。”
沙瑞金放下文件,转过身去看着她,手中象征着职业的折扇由于天凉早已被放入扇匣中。黑色的毛衣盖住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我知道,所以更要给你。”他笑,“没有什么糟践不糟践,你有用,那再好不过了。”
手机的响声在这时显得甚是不和时宜,沈南竹愣了一下,便从不远处的书架上拿过手机,来电显示上熟悉的人名此刻却让她心生不安。但只是她回过身背对沙瑞金的一瞬间,她立刻强迫自己恢复如常。
“小琴。”沈南竹一如平常的说道。声音不大不小,足以让沙瑞金听见。
沙瑞金的手指翻过一页文件,头也没有抬。
“南竹,你明天有时间么?”话语中不难听出来有些焦急。
“怎么了?”
“要是有,你务必过来一趟,不方便的话,我让人去接你。”
明天么?
有那么一瞬间,沈南竹想回过头去,问问他的意见,但她只是笑了笑,然后朱唇轻启,“有时间,没问题。”
放下电话,沈南竹转过身,看着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沙瑞金,良久,她终于走到沙发边上,看着他说道:“高小琴让我明天去山水庄园。”
“那就去吧。”
“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沙瑞金放下了手中的文件,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脸,手指移到下颌处时,他说道:“不用知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联系我。”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