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03

1.大家好更文来的猝不及防233333

2.小姐姐真是一个惨字了得啊唉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啊~爱你们~比心心❤️

——————————————————————————————————


沈南竹接到了高小琴的电话,看来她的消息很是灵通呢。

“南竹,你没有什么事情吧?那个省委书记没有为难你吧?”高小琴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关切,不似作假,沈南竹自然也相信她并非假意。

“没有,他只是随便找我聊了聊。”

祁同伟给高小琴打了个眼色,示意她问一问都聊了聊什么。

“也没有什么,我们曲艺团团长你知道吧,他贪了两千七百万被抓了,他向我问了问情况。”沈南竹说完又补充了两句:“那个老东西干过什么事情,你最清楚不过了,我不过是实事求是地说了,大不了再添油加醋几句。也倒都是实情。”

高小琴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沈南竹的耳朵,“那么对你来说倒是件好事情呢!”

沈南竹故作轻松的叹了口气,“是啊,好事情,终于扬眉吐气了!”

祁同伟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抱着臂,见高小琴放下电话,才出言问道:“这个沈南竹,可信吗?”

“应该是可信的,她也跟了我们好几年了,没有什么对不起我们的,算是个朋友。”

“不能有应该!小琴,咱们现在可是一步都不能走错!”

高小琴握着他的手,靠在他的怀里。“我明白。”

沈南竹躺在床上,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没有吐露实情。高小琴对她不错,这些年从未亏待过她,算是个朋友,她知道高小琴的过去,她同情她,所以教她更加不遗余力。

可她同时告诫自己,他们做的事情,从来也不干净。开始的时候,沈南竹自欺欺人,认为自己挣来的钱是干净的。可目睹了山水集团这些年干的事情,她觉得连自己的手也不干净。似乎是嗅到了风声,知道山水集团的这些人跑不掉,她才决定慢慢退出来。人是自私自利的,她看过荀子说的性恶论,觉得对极了,沈南竹可不想身陷淖泥中万劫不复。

活着多不容易,为什么放着好日子不过自找苦吃?

沈南竹熄灭了床头灯,打了个哈欠,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汉东大剧院。

沈南竹回归大剧场的第一场演出,就被放在了大轴上。

她倒是也卖力气,贴了一出挑帘裁衣。小二十分钟唱下来,汗都出来了。

大剧场的一场业务场演出,相比小剧场收入要可观的多,沈南竹这个月大剧场被排了十场演出,多半工资能翻个番。

她正在化妆室把耳环卸下来,忽然开场的小姑娘跑进来叫她,“沈师姐,外面有个男的找你呢!。”

沈南竹看也没看她,一边解着身上旗袍的风纪扣,一边说道:“麻烦你和他说一声等会儿,我这儿换衣服呢。”

女人换衣服总是很慢的。可沈南竹却并非。常年演出间的换装让她早已经练出了速度。她知道这个时候找她的多半不是什么好人,有心晾着他,用粉扑仔仔细细的卸了妆,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了,才慢悠悠的走出了化妆室。

沙瑞金低头一看表,已经快十一点了。他抬头一看,刚好看到愣在原地的沈南竹。

“沙书记是您啊,我还以为是什么人呢!真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沈南竹慌忙不迭的道歉,一边带着他向剧场外面走去。

“没什么,其实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你们每次演完出都是这个点么?”

沈南竹点了点头。

“那怎么回去啊?”

沈南竹指着外面的一辆比亚迪说:“我后来买了辆车,要不然的确太不方便了。”

“那么你方便和我去省委聊聊天么?”

“今天会不会太晚了……”

沙瑞金对她笑了笑,“我知道,今天太晚了,那么明天吧!”

他看着沈南竹的影子渐渐消失在黑夜中,忽然喊道:“沈老师,你今天没拿扇子么?”

沈南竹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打开了车门。

沙瑞金低下头摇了摇头,走进了自己的专车内:“小白,送我回省委吧!”


“他的确不是什么好人,完全是罪有应得。”沈南竹丝毫不避讳。

“哦?你说说看。”沙瑞金喝了一口水,把手上的那份资料向远离沈南竹的一方靠了靠。

“当然您可以把我说的当个笑话来听。五年前,曲艺团里有个姑娘和他好了,在团里横着走,演出的时候让老先生给她跨刀,还不尊敬师长,我就当着老先生的面狠狠的说了她一顿。谁知道第二天我就被调到小剧场去了,一待就是五年。”

“还有啊,中间我回来过两个月,他让我给他姘头说金山寺,我当时答应了,等着见了面她刚一张口,我就给了她俩嘴巴。至于为什么,她可一张嘴连发音都咬不准,我不知道曲校怎么让这样的人毕业的!怪不得汉东曲艺团卖不出去票呢,我都觉得不值这个价。结果当然是我又被贬了。”

沙瑞金仔细的打量着她,“没想到沈老师……还挺彪悍……啊不,很正义啊!”

“您谬赞了,我就是个唱鼓书的。”沈南竹谨慎的回答道。

“那你之前有没有一把红色扇面黑色扇骨的竹扇。



评论(1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