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9 深夜出租车

1.大家好我好久没有更文了我不是人民的好太太我检讨我的错我的锅~
2.杏枝姐姐真的是居家必备好妹妹啊,大声的说出来杏枝姐我宣你!【本章车牌号为虚构哦~】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4.高考之前不会有更文了,祝每位高考考生都能够考出自己最理想的成绩!你们是最棒的!❤️
————————————————————————

转眼间到了年底,趁着元旦放假,李达康琢磨着要不要让叶音到家里来一趟。吃早饭的时候,他不动声色的对坐在对面的杏枝说道:“家里今天晚上来个人,你做点好的。”
“易书记还是王大路啊?”
李达康舀了一勺白粥,“都不是,女的。”
“女的?哥你给我找新嫂子了!”
“别瞎说!就是吃个饭!”
杏枝低下头偷偷笑了笑,还怕人说了!“没问题,看我的吧!”
“我?去你家吃饭?我没听错吧?”
李达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爱来不来!”
叶音站在办公桌前,手里攥着手机,慢慢的坐到椅子上。
陆亦可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出言问道:“怎么了?魂儿都快丢了?”
“哦,没什么。”叶音拢了拢头发,推开办公桌的小抽屉,把手机塞了回去。
冬天总是黑的早,五点多钟,天就已经暗了下来。等到了七点钟的时候,凉意就已经慢慢袭来了。杏枝还在厨房里忙碌着,忽然听到门铃响了一声。
叶音站在门口,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了,上一次来的时候,多多少少报了点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可这次却不一样。不知怎么的老有一种见家长的感觉。
杏枝打开门一看,年轻的姑娘正拎着几个袋子站在门前。“你找谁呀?”
叶音难得有些腼腆的说道:“李书记叫我今天过来吃饭,我叫叶音。”
哎呦,新嫂子这么年轻呐!
房子里的装潢显然是老旧的标准楼,虽然显得有些陈旧,但屋子里一尘不染,杏枝一面把她往屋里让,一面说道:“这家里平时就我一个人在,有些乱,你别介意。”
“不不不,挺干净的。您是杏枝姐吧?”
“是,你坐呀,别干站着!”
叶音把手里的袋子放在桌上,“这是我给您买的围巾,还有我从北京带回来的吃的。”
杏枝赶紧对她说:“我可不敢要,回头让我哥知道了,还指不定怎么说我呢?”
叶音了然的笑了笑,“您放心,我懂!这可绝对不是贿赂啊,纯属私人赠送,绝对没有直接利益关系!”
杏枝一听这话可乐了,这小姑娘真有意思!忽然她一拍脑门,“坏了,我锅里还炖着排骨呢!你先坐着,我去看看锅!”
叶音赶紧站起身,“那我去帮您吧!”
“不用不用,你待着就行。”
叶音的内心其实非常忐忑,如同新媳妇第一次见婆婆,不知道杏枝对她能打多少分。杏枝的意见对她来说很重要,那更像是一种长辈,或者说是一个大姐姐的审视。假若没通过,那么她不知道接着如何面对这段将被任何人不看好的感情。
时钟又走了一圈,已经八点多了,李达康还是没有回来。
杏枝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道菜,她赶紧招呼叶音,“我哥说他今天指不定几点回来呢,让咱们先吃,快来尝尝我做的饭,看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排骨软烂不柴,鲈鱼嫩而不腥,清炒虾仁色泽亮丽。饶是叶音吃过不少好吃的,也觉得还是家常的饭最得意。
“都好吃!哎呀,今天吃了这么多,可要长胖了!”叶音吃完第二碗米饭,有些郁闷的说道。
对于自己的手艺,杏枝一向自信的很。这个家也就在吃饭的时候还有点人味,平常死气沉沉的。
不过,以后有了个新女主人,大概能多点烟火气吧。
想到这,杏枝一面收拾脏碗筷,一面问叶音:“叶音同志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叶音弯起嘴角笑了笑,“杏枝姐怎么也叫同志啊!都是被李书记带坏的!我在咱们汉东省反贪局工作,现任反贪局侦查一处副处长。”
“那你跟我哥怎么认识的?”
“工作里认识的!”就这么认识认识着,就认识到家里了!
钥匙开门声让叶音和杏枝齐齐望向门边,李达康门外走进来,“说什么呢,隔着一道门我都听见褒贬我呢!”
“哪儿有哪儿有,我们正在说李大书记英明神武呢!”
李达康把衣服挂在门口的衣架上,“贫吧,你这张破嘴净会糊弄人!”
饭菜又让杏枝重新热了一遍,叶音坐在李达康对面,抱着臂看着他,“今天怎么晚回来,有事儿啊?”
“哦,去看了看光明区,比之前有点进步,不过还差的远呢!这帮吃干饭的家伙!”
“消消气消消气,您千万别那么大气性,回头气出个好歹来怎么好!”
“你呀,就盼着我生气呢是不是!多嘴!”
这下叶音可真不该再乱搭茬了,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看着李达康快吃完了,更是揽起了刷碗的重任。
她一面刷着碗,一面看客厅里,杏枝和李达康正说些什么,手下因为紧张,没了准头,一个盘子差点滑下去,亏得另一张手托住了碗底才没掉下去。
哗哗的水流声让叶音更加心中不安起来。她想知道杏枝是怎么评价她的,也更想知道,她的态度。她探出头去,李达康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想些什么,看见她的一颗小脑袋探出来,招了招手,“过来。”
叶音听话的跑过去,顺手从桌上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手。然后乖巧的坐到沙发上。
李达康低头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你怎么回去?”
“我没开车,坐车来的,现在应该还能赶上末班车。”
李达康站起身来,他说道:“那我送你到车站。”
夜晚的风有些大,路灯下两个人的影子挨的很近。叶音跟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出言问道:“杏枝姐怎么说我?”
“挺好的。”
叶音有些失望地说道:“没了?”
“这评价还不高啊?”
“高,高,实在是高!”叶音又问道:“她没有反对吧?”
“反对什么?”李达康不明就里的问道。
“就是……就是……”叶音咬了咬嘴唇,“我们的事儿啊。”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如同蚊子一般,只能听见嗡嗡的声响。
李达康看她这副样子倒是乐了,“你平常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我可算看出来了,你就跟我这儿逞英雄呢,到了别人那儿把自己装的文文静静的。”他伸出手,拢了拢叶音的头发,“杏枝没说什么,她没有那么多事儿。”
叶音的一颗心这才放到了肚子里,她看着李达康从她头发上滑过的手,不由自主的踮起了脚,想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可是又想到虽然是大晚上,到底还要注意些影响,踮起的脚又慢慢放了下来。
“怎么了?”
“没什么。”她稍稍偏着头,“就是觉得自己太矮了,多踮脚有助于长高!”
李达康看了一眼她,“贫吧你就。”
叶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李达康抱在怀里,她的头抵在他的肩上,依稀能嗅到他身上的淡淡烟草味
“满意了?”
“嗯。”
离开他的怀抱,叶音发现大衣兜里多了50块钱。
“太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坐地铁回去不安全,打车回去吧。”
叶音点了点头,“成,你快回去吧,注意安全。”
“这应该是我跟你说的话!”
“知道了知道了,到家给你发短信,快回去吧!”叶音推了推李达康,冲他摆了摆手。“晚安,李达康同志!”
看着李达康的身影从黑暗中慢慢的消失,叶音朝着路边走了两步,伸手就要打出租车。忽然间一辆车的大灯晃到了叶音,强烈的灯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往后退了几步,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在她的身边急刹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在空旷的街道格外响亮。
汉Q73056
叶音失去意识之前,拼命把车牌号印在脑海中。

评论(37)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