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8.5 深藏功与名

叶音最近的状态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春风得意。

检察院的侦查员们都觉得,侯局长高兴无可厚非,毕竟陈局的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他也可以回北京的,可是我们的叶副处长一定是遇见什么好事儿了,走起路来都带着风,就连笑起来也带着满满的甜。

赵东来在检察院看见叶音风风火火的样子,悄悄问她:“怎么着?在一起了?”

叶音撇了他一眼,“就你话多!”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跑了。

陆亦可戳了戳赵东来,“你别老欺负叶音!人家小姑娘还小呢!”

“我哪儿敢欺负她啊?哎,我说亦可,她都和那谁在一起了,你也和京州市公安局某赵姓局长在一起呗!”

陆亦可把手里的文件丢到赵东来怀里:“你能不能少想点个人的事儿!”然后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的女朋友老是应付我的求婚怎么办?我撮合我女朋友的下属和我的上司在一起了为什么女朋友的下属不继续助攻我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反贪局的同事们为侯亮平准备了一个欢送会。

该来的没来的人反正全都来了。

京州深秋的晚风带着丝丝凉意,吹醒了侯亮平被啤酒浇灌后的头脑,他看了看表,整整九点钟。

中央的音乐喷泉忽然一下子响了起来,“亦可姐你看!”顺着叶音手指的方向,陆亦可向下看去,望向中央喷泉。璀璨的灯光下,一个小黑点缓缓的移动。

“亦可!”小黑点举起手中的玫瑰花,“嫁给我!”

陆亦可惊喜的看着音乐喷泉旁边的赵东来,一点一点的走上来,单膝跪地,从玫瑰花束中拿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戒指盒,“亦可,咱俩走到今天这一步真是步步维艰,经历了这一年多,咱们都互相了解了不少,我见到你的时候就发誓,我赵东来这辈子就想和你在一起!不说虚的了,亦可,嫁给我吧!”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

陆亦可不禁有些动容,她这颗心,在这一年多终于被赵东来一点点的捂化。

陆亦可慢慢的接过戒指,她撅起嘴嘟囔了一句:“酸死了。”

最高层的露台上,深藏功与名的叶音正端着一杯橙汁。侯亮平望着叶音,他问:“你不打算回北京了?”

“嗯。”

“为了他?”

叶音转过头去看着他,笑着问:“谁呀?”

“赵东来和我说的。”

“他呀?”叶音撇撇嘴,“就他爱多话!”

“你可真想好了?这事情,可不是你一厢情愿的。在说了,年纪这东西......还有叔叔阿姨......”

叶音低下眼帘,她低声说道:“想好了,想的太久了。什么都想到了。没和他在一起之前想,想任何可能的后果,和他在一起之后,又害怕,害怕早晚有一天,又会不在一起。”叶音低低的笑了一声,“我呀,总是杞人忧天。对不对。”

侯亮平抱着臂,“没有,总要有些顾虑。李书记......也挺好。陈海过两天就要回来了,以后在汉东好好干!”

“回北京之后要是有时间,请你上我们家看看我爸我妈,拜托你啦,千万别告诉我爸妈我的事儿。”

侯亮平答应了一声,他又问:“你不去凑热闹?”

叶音看着远处的人群,又看了看楼下的黑色轿车,笑着说:“不了,这种事情就要像他赵东来一样,深藏功与名!”

裹着黑色的大衣,叶音紧跑了两步,快跑到车前,叶音停下了,她看着那辆车,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这样的场景是她想了很久的场景。

虽然叶音知道,他是不会走下来的。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李达康的电话。

“说话。”

叶音低下头,说什么好呢。“难为你过来接我。”

“顺路。”

惜字如金的大书记啊,让我说你什么好。

李达康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叶音那电话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没飞出去,而是在她身上打了个滚最后落到了她的大衣兜里。

丢死人了!

叶音摇了摇头,脸红了不得了。

好在现在天黑了,他看不见!

李达康皱了皱眉:“怎么穿这么点?”

“没事儿我不冷!”

“谁问你冷不冷了?自作多情!检察院发的大衣多保暖,你这个,什么玩意儿!”

“这不是玩意啊这衣服可贵了!花了我好多软妹币呢!”

“商场里的钱净是骗你们这些小姑娘的!”

“要没有我们这些小姑娘,京州的GDP怎么上来的!”叶音不服气的回了一句,立刻达成了李书记之凝视的成就!李达康理了理身上的皮衣,向车的方向走过去,“废话真多!还不快走!”

叶音立刻小步跑上去,“就来啦!”

夜空中几颗星星点缀其间,柔和的月光洒在每个人的身上,映的陆亦可手中的玫瑰花红的越发艳丽。

也映的叶音和李达康的影子越来越长。

评论(1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