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5.75 桥桥吾妹

1.大家好~美好的周末美好的双更,晚上更06哦~
2.马上就要回归正剧了~06也许会伴有唇枪舌战~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提宝贵意见~比心心!
————————————————————————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叶音看见陆亦可和赵东来正在桌子边上研究一个黑色的袋子
“看什么呢?”放下手里的公文包,她从饮水机下层拿了一个纸杯,接了满满一杯水。
陆亦可拎起袋子晃了晃,愁眉苦脸的说道:“不知道是谁的快递,写的是咱们的地址可是收件人不是咱们的人!”
“我看看。”叶音走过去,接过袋子,收件人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叶桥桥。
她笑了一声,把袋子放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桌上,“我的。”
赵东来有些诧异的问道:“你不是叫叶音么?还有个曾用名啊?”
叶音笑了笑,“小名。”
所以是谁给她寄来的东西呢?
拆开快递袋子,里面是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再打开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是一瓶她最爱喝的糖桂花,还有一个信封。
她用剪子仔细的剪开封口贴,然后从中先是拿出来了一个扁方盒子,然后是两页信。
她看了一眼信纸上的抬头,只有四个字,就合上了信。
因为眼睛已经认出了笔迹的主人。
一个白色的圆条手镯安静的躺在盒子里。
陆亦可吓了一大跳,“这是谁送来的呀?”
叶音把信放在信封里,偏过头去笑着说道:“我姐们儿。”
“我可提醒你一句,这蔡成功还是侯局长的发小呢。”陆亦可严肃的对叶音说。
“放心吧亦可姐。一会儿我就把钱给她打过去。”叶音把所有的东西都堆到小盒子里,然后抱着小盒子就要往外走。
“哎哎,我跟亦可一会儿去吃饭,你不跟我们一起去了?”赵东来象征性的客气了一下,他可还想着和他们家亦可过一会儿二人世界呢!
“不了不了,我还有点事儿,你们去吧。”
推开办公室的大门,叶音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立马跑回自己的家。

桥桥吾妹:
    见信如唔。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从遥远的大洋彼岸回到北京了。去了你家,叔叔阿姨告诉我你已经去了汉东,你这事儿做的不地道,也不告诉我一声。
    一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也不想怎么去开导你,因为你现在已经不小了,已经具备了自我开导的能力。我只是希望新的环境能够让你变得好起来。
    调整过后就赶紧回来吧。我很想你。
    想说的还有很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落下笔的时候反而什么也写不出来了。我在国外的见闻,都在另一张纸上。也许那上面有我想说的话。
    糖桂花是我妈自己做的,是你最爱吃的味道。哦,对了,我妈也挺想你的,她说不知道叶音多胖了。
    北京见。
                                                                       汝姐陈舒
叶音倚在窗户边上,她想,如今的北京,大概已经开始飞柳絮了。每到这个季节,她的支气管炎就又会复发。陈舒每年这个时候,都会给她带来她妈自己熬的梨汤。然后在大学毕业后,陈舒去了国外,学医,叶音接着上学,然后到了反贪局。
时光这样一蹉跎,就是六年。
那封信安安静静的躺在桌子上,可是每一个字都印在了叶音的心里。
回北京去。
这样的念头不是没有出现过,可是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念头。
留在汉东。
她不知道为什么。
可现在,喝着杯子里的糖桂花,她好像却明白了。
李达康就如同这糖桂花的味道一样,又甜,又腻。
可是戒不掉。
都是于她而言。
她叹了一口气,真想听他唤一声自己的名字啊,不是冷冰冰的叶副处长,不是叶音,
是桥桥。

空荡荡的屋子里安静的让人害怕。但是在这样的安静中,李达康却陷入了回忆。
他和欧阳菁的回忆。
彼时,他们都还年轻,脾气秉性似乎都没有这样极端。随着他的官越做越大,家庭,亲情,爱情,友情。似乎全都离他而去了。
前几天和易学习、王大路的一次会面,除了酒醉之后的挥斥方遒,他也在酒精的作用下开始一点反思。他要的是什么,不是权利带给自己,身边的人改变,而是权利带给百姓的改变。他要做伟大时代的缔造者。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失去了平常人该有的一切。
怀抱着欧阳菁的照片,他轻轻闭上了眼睛。或许就是命吧。有的东西,失去了再想抓住就来不及了。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迷迷糊糊的,他的脑子里出现了叶音的脸。
他揉了揉眉心,摇了摇头,看来最近真的是累坏了。都糊涂了。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