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5.5 全都是我

1.大家好我又深夜更文了,给各位太太带来什么不便的话在此道歉。
2.时间线的什么的已经被我吃了,我把抓赵瑞龙祁同伟和高小琴的被捕时间整体错后了大概一个星期QAQ
小糖糖什么的,下次会有~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提宝贵意见~
————————————————————————

忙碌有序的日子依然一天一天的过着,并没有因为一些事情发生改变。
叶音还是那个叶副处长。
李达康还是那个市委书记。
然后没有交集。
四月草长莺飞,省委里的草木尤其茂盛,绿油油的让人看着就心生愉悦之感,再加上一边的色彩缤纷的花朵,有什么理由不认真工作呢?
“咱反贪局要是环境这么好我天天加班都愿意。”叶音拎着公文包,感慨的说道。
侯亮平整了整西服上衣,笑着对叶音说:“那你回头跟老季争取争取,把院子里树都拔了,种上花儿,朵儿的!”
“你快算了吧!”叶音赶紧拒绝这个提议,“那老季非得把我拔了不成!”公文包太重,她换了一只手,然后接着说道:“说点正事儿,沙书记找我干吗呀?我可没犯什么事儿啊!”
侯亮平停下脚步,偏着头看着叶音,“这跟你犯不犯事儿有什么关系,沙书记想跟你谈话,这其中的机密我上哪儿揣测去?”
“那就别猜了。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叶音一步一步走的极稳,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快到省委大楼面前,叶音忽然问侯亮平:“我听说高书记对我好像不大满意?”
侯亮平狐疑的看着她,脚下倒是没闲着,“你听谁说的?”
“秘密。不告诉你!”
“我这位老师啊……我有一次去他家的时候,我们发生了争执,老师跟我说世界上哪儿来的那么多公平……”在电梯上,侯亮平仿佛自言自语一样。
叶音微微低着头,她轻笑了一声,“他说的没错。”然后抬起头,看着侯亮平错愕的眼神。“这个道理,咱们其实早就懂了,世界上就是没有那么多的公平,有的人命不好,辛辛苦苦一辈子却什么都得不到,而有的人,天生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安稳一生。”她的笑意越发深了,“可是咱们是干什么的?知道不公平,就得让它公平。天平的一边已经倾斜,咱们要做的不就是接着维持它平衡么?”
侯亮平先是一愣,直到电梯到达楼层时发出“滴”的一声,他才回过神来,拍起了手。“看来是我太绝对了!你说的有道理!”
离沙瑞金办公室的门越来越近,叶音敛起了她的笑容,她的声音在极为空旷的大厅里都恍若蚊声一般:“我倒是很想知道,这天平为什么会发生倾斜?”

白秘书打开门的时候,李达康回过头,看到了位于侯亮平右手边的叶音。
好久不见。
其实也没有很久,也不过一个多礼拜而已。
他面前的叶音,跟那天完全是两个人。干练,稳重,似乎还带着对于工作的一丝不苟和满腔热情。
叶音也感觉到了一道视线,在这里见到李达康,多少有些尴尬。当她顺着那道视线看过去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心跳快了两下,然后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沙书记好,李书记好。”面色不改的问好,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坐在沙发上的两位书记都象征性的回问了一句,沙瑞金也没客气直接让他们坐下。
叶音正好坐在了李达康的对面。
“沙书记,我就先走了,市里还有点事情。”李达康正要告辞,却被沙瑞金阻止,“你先别着急,听听我们叶副处长说完再走吧,不然老给你京州泼脏水也不成。”他说罢又转过头来看着叶音,似笑非笑的说道:“咱们的叶副处长好大的威风啊,和市院的检察长说起话来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叶音干笑了两声,“我当时也是有点为侯局打抱不平,说话也就……我的错误,我检讨!沙叔……记您该怎么处罚我就怎么处罚!”
“算了,你说说这个肖钢玉,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叶音从公文包里掏出一沓子A4纸,由侯亮平递给沙瑞金,她看沙瑞金每翻一页就解释道,这是肖钢玉拿了多少回扣,这是肖钢玉在山水庄园分了多少红利,这是肖钢玉犯了多少职务犯罪的条例。
她一面解释,有时偷偷去看对面的李达康,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京州又弄出个毒瘤,他这个市委书记啊,真是丢脸到姥姥家里了。
似乎知道李达康所想,叶音笑着说道:“我记得肖钢玉原来是省检察院的,后来由高书记调到市检察院去的,没错吧?”
侯亮平点了点头,“没错。”
“所以问题似乎并不是出在李书记身上。”
沙瑞金抬眼看了一眼叶音,然后又低下头去看资料。
“话不能这么说,京州市委书记是干什么的,这件事他难道就没有责任了?”
沙瑞金又抬眼看了一眼李达康,然后放下了资料,他对着叶音说:“审讯做的很好,就是下回,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老百姓不是常说嘛,有困难找警察,你们就是有困难找上级,不要像她——”沙瑞金指着叶音的那只手抖了抖,似乎是在加深对叶音的教导:“像她一样啊,状都告到我面前来了!”
叶音点了点头,“保证没有下次,请书记,局长放心!”
沙瑞金嗯了一声,接着说道:“我和侯亮平还有点事情谈谈,你先回反贪局吧!”
李达康见状也忙起身,“沙书记,那我也先走了!”

海棠花在西风里摇摇曳曳的,玫红色的花朵看起来倒极为娇弱,倚在枝上。还没有开放的花骨朵倒还是粉红的颜色。
与美好景象相对的是沉默。
李达康默默地走着,叶音也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走着。
谁也不知道话头该从哪里开始说起,又该怎么说。
一路溜达到省委门口,金秘书的车已经在此等候了。
“那么,李书记,再见了。”
李达康看了一眼她,然后说道:“叶副处长,方便借一步说话么?”
叶音点了点头,又向省委里头走去。
“究竟哪一个才是你?”
叶音听见李达康问。
她低下头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都是我啊。”
“见到你胆大的做出一些举动的是我,见到你胆小的怕说错话的也是我。”

评论(2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