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4.75 拨开云雾见青天

1各位太太晚上好~深夜更文就是我我就是杏仁我可能有个姐姐叫杏枝什么的QWQ
2.说我有敏感字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蓝瘦香菇……
3.这一段如果大家嫌弃剧情慢的话可以跳过直接看05,05就能发小糖糖啦~
4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本人比较懒而且写完极慢所以可能比较进度缓慢,如果那些地方脱节希望各位太太不吝赐教,再此先谢过啦~
————————————————————————

“叶音你马上来老季办公室!”叶音一进办公室的大门手机了就传来陆亦可兴奋的声音。
“什么事情?”叶音的内心隐隐有所期待,“是不是……”
“快点过来!”陆亦可的声音极短促,叶音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陆亦可隔着木门,极力的捕捉属于反贪局特有的高跟鞋的声音,她算准了叶音什么时候到达,在叶音正要敲门的时候及时打开了门。
“是不是找到了?”叶音迫不及待的问道。
“对!我妈通过省高院的朋友打电话到临省苑南县法院,人就在那儿!”
“这么好的消息,你在电话里怎么不早告诉我?”
陆亦可拿出一张纸,递给叶音,“这是我新的手机号,旧的手机已经被监听了,有什么事情,就打这个电话传递给我吧!”
叶音脑子转的极快,“那我的也被监听了?”她望向季昌明,季昌明点了点头,随即说道:“事不宜迟,亦可,你现在赶紧带着林华华去接人,别用检察院的车,最好是私家车。”
叶音急忙问道:“那我呢!我也要去!”
季昌明扫了一眼她,“你留下,还有别的事儿!”
陆亦可别好蓝牙耳机,“明白!”走出门前她拍了拍叶音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检察长,我的任务呢?”叶音从椅子上站起来,问道。
“叶音啊,你不要着急,咱们现在一动,省公安厅那边未必不会有动作。”季昌明顿了顿,继续说道:“陆亦可那边,最好一切顺利,要是不顺利,就得看你的了。你现在马上开着检察院的车,打开手机去岩台市,速度不要快。我一会儿就给岩台市检察院的刘检察长打电话,名义上是去交接一个腐败案。”
叶音微微低下头想了想,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我是支疑兵!”
“聪明!”
“那我现在就走!”
季昌明不忘叮嘱道:“小心!注意省公安厅那边的人!”
叶音回过头,露出自信的笑容,“请检察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在去往岩台市的路上,叶音没有战友,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只能她一个人面对,只有最初的命令和最后的结果。
她尽量让车速慢下来,然后通过后视镜观察有没有车跟随着她。
三四个小时的路程硬是让她拖到了五个小时,这段时间,她无比的煎熬。因为一切全凭借她的思考和猜测。
汽车开入岩台市检察院的时候,她的蓝牙耳机有了响动,季昌明的声音传入耳朵里,“叶音,刘检察长已经在办公室等你了。你快点过去吧。办完事情赶紧回来,局里还有个重要的案子等你回来审呢。”
叶音的脑子转了好几圈,勉强理清楚了个思路,她胡乱的答应了一句:“知道了。”
刘检察长早已经备好了资料,“这些东西都是省检察院要的……”正说着,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哦,肖检察长,省检察院到我们这里来要人?没有的事儿!真的没有,季检察长那边我没有接到通知啊,省检察院这边是来人了,来交接岩台一个区长的腐败案的。”说到这儿他看一眼叶音,捂住电话,小声询问叶音:“肖检察长要和你沟通一下。”
叶音结果电话:“肖检察长,您好。季检察长派我来进行交接的。如果您还有什么疑问的话,请您给季检察长打电话!”
肖钢玉有些怒意的声音说道:“我已经给老季打过电话了!他说他不知道你来拿人!”
叶音在电话那头有些笑意的声音通过电话传到肖钢玉和祁同伟的耳朵里,“肖检察长您听错了吧,我是来交接案子的,不是来拿人的!好了,您还有什么问题?”
肖钢玉还想再说什么,祁同伟已经给他打了个停止的眼神。
叶音放下电话,心里头松了口气。看来陆亦可那边没问题了。
她站起身子,伸出了右手,面带笑意的说道:“刘检察长,我们下次再见!辛苦!”

回省检察院的路上,叶音的终于接到了陆亦可的电话。
“完事儿了,顺利完成任务!”
“明白,辛苦。”
叶音在高速的最右侧应急车道停了车,他拨通了侯亮平的电话:“侯局长,您清白了!该上班了!”
侯亮平在电话那头笑了笑:“上班也得吃完饭再说吧,我已经到省委门口了。刚从陈老家吃完饭出来。沙书记还得找我谈话呢,听说,这里头还有你的事儿呢!”
“这可太没有天理了,哦,我们帮你洗冤,你在那儿享清福!哼!”
侯亮平笑了一声:“那行,回头我让王老再单请你!”
“这还差不多!”
撂下电话,叶音终于开始加速行驶。她知道,反贪局又将恢复正轨。而一一六大案的真相,也越来越近了。
回到京州的时候,已经近黄昏了。京州的天在远处染出一片红晕,在蓝色的幕布上显得极为绚烂。
叶音走下车,看着天空,一边笑着往前走一边转了个圈。
既然你不能去毁灭一些肮脏的东西,那么就珍惜你所拥有的光明吧。
她低下头,脑子里不知道怎么就出现那天晚上她回头,望着坐在车里看不见脸孔的李达康那样的一幅画面。
然后画面一转,是她递给李达康一包手帕纸的场景。
她这样想着,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笑什么呢?也忒不注意形象了!”侯亮平从叶音身后喊道。
叶音转过头一看,季昌明和侯亮平从后面走上来,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好,季昌明脸上的皱纹似乎都少了好几条。
“不带你这样的!过了河了就拆桥!说吧,怎么谢我啊!”
侯亮平和季昌明相视一笑,倒是把叶音看的迷糊了,侯亮平向前走了两步,带着两分玩笑的说道:“我送你一份大礼!”
叶音知道这孙悟空才不会那么好心,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既抠又损!但还是象征性的问道:“什么大礼?”
“让你去拘肖钢玉!”
叶音闻言一愣,看了一眼季昌明,季昌明也笑着说道:“他说的没错,侯亮平建议让你去和吕梁带队抓捕肖钢玉!”
“太好了!”叶音走下台阶,言语中掩饰不住自己兴奋的情绪,“我要亲自铐上肖钢玉!”

吕梁看着他右边的叶音,看上去面无表情,实则内心嘛,就不是他能够揣测的了。
叶音低头看了看表,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吕组长还有多远啊?这时间可不早了!”
吕梁看了看前面的路,回答道:“不远了,怎么,着急了?”
“不着急。我着什么急,以肖钢玉那么没起子的人,跑不了。”
叶音放下手腕,开始闭目养神。
肖钢玉的家,在一大片高层居民楼里,倒也算不上如何腐化奢靡,但肯定不是什么艰苦朴素。
叶音跟吕梁带头走上楼,在执法记录仪的记录下敲开了肖钢玉家的门。与此同时,法警已经在楼下拉起来警戒。
当那张拘留令出现在肖钢玉面前时,他戴着眼镜自己看了半天,他实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下午高育良书记还保证他没事儿,晚上就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汗珠,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老吕啊,有这么严重嘛?你搞错了吧!”他看见吕梁身边的叶音,心中仅有的一点幻想也已经崩塌。
“怎么会搞错呢?”吕梁说道,“你做了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咱们就别费口舌了!”
肖钢玉还想再垂死挣扎,他匆忙说道:“侯亮平的事情是有些矫枉过正,我下午刚和高书记通过话,吃个饭就解决了嘛!”
“这是赔礼道歉的事儿吗?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吕梁一挥手,叶音立刻走上前,笑容可掬的对肖钢玉说道:“肖检察长,咱们又见面了!”然后掏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
“啪!”的一声,叶音干净利落的拷上了肖钢玉。
“哎,老吕这事儿……叶副处长您看这!”
叶音把他推给前面的法警,“别白费力气了肖检察长,您的话,都是内部人,咱们都省点事儿。带走!”
肖钢玉被押上车时脑子里还回想着叶音上车前说的话:我这个人吧,心眼比较小,心胸狭隘,睚眦必报。所以来之前特意申请了连夜审讯您,您放心,主审讯还是我!
他忽然有点后悔了,后悔不应该轻易得罪这个叶副处长。
但当晚说好的审讯却并没有如约而至。
叶音在半路上接到了季昌明的电话,陈岩石被劫持了,现在已经送进医院了,还在昏迷中。
“好的,我马上去市医院!”叶音一面压低了声音说,一面让司机加快速度前往市医院。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她早就和赵东来说过了王文/革的情况,叶音正在气头上,抓起电话就狠狠骂了一顿电话那头的赵东来:“赵东来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我多早就跟你说过王/文/革的事儿?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赵东来有些无奈,“你小点声吧,算上你我今天挨了三顿骂了,我们家亦可儿隔着电话骂了一顿,李书记刚才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词儿都跟你一样!”
“活该!”不等赵东来答话,她“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在后座上。

评论(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