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4.5 不大规矩的叶副处长

“看星星?”李达康现在一听到看星星脑子里就冒出那个可恨的孙连城!
看星星看星星!你孙连城怎么不变成个星星让我们大家瞻仰瞻仰啊!
“她真是看星星?”
金秘书无奈的笑了笑,人家小姑娘都哭成那样了,能是看星星看的么?
“可能是工作上的事儿吧……也可能是感情问题。”
“哦。”
看星星……星星有那么好看?
李达康闭上了眼睛,继续融入京州这沉沉的夜色中。
对于李达康来说,叶音身上还有太多他不知道的,秘密。
似乎很多人都对叶音感兴趣。
比如,高育良。
那天李达康去找沙瑞金的时候,高育良正在和沙瑞金一起散步。
高育良提起侯亮平的事情,似乎是要试探试探的沙瑞金的反应。然后有意无意的提起这位调来一个月的副处长。
“听说反贪局有个姓叶的副处长,是从北京来的,似乎不太规矩。侯亮平的事儿出来以后,不是想着怎么查案子,而是和京州市院的肖钢玉顶起嘴来!这成什么样子嘛!”
李达康背着手一言不发,不知道再思考些什么。
沙瑞金不置可否,他面上的笑意不减。“这件事情,昌明同志来找过我,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不知道点了什么,传来肖钢玉的声音:
“……口口声声质问起领导来了!你这个同志啊,不要以为是北京来的就多么多么自大起来了,你看看你们从北京来的侯亮平,你不要和他学嘛!你们北京来的都是这样嘛?”
沙瑞金摁下了暂停键,旁边的高育良面色一变,这个肖钢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话能乱说么!他看着容色未变的沙瑞金,不知道怎么头发里就开始隐隐渗出冷汗来。
“我也是北京来的。也不知道,我和侯亮平,和这位叶副处长是不是一类人。”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高育良,然后又接着摁下了手机的播放键。
“……我做的不对,那么咱们一块儿到高书记哪儿,把我的问题说清楚,高书记解决不了咱们再去找沙书记,沙书记要是还解决不了,那咱们上北京,您想把我的问题反映到哪儿就反映到哪儿……”
好厉害的一张嘴啊。
李达康和高育良不由得在心里想道
比起肖钢玉咄咄逼人的话语,叶音的话带有几分绵里藏针。
“你们听听,这个叶副处长,说的话,似乎是不大规矩?”沙瑞金出言问道。
“我看未必。”李达康回答道。“这肖钢玉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说话也太没有分寸了。”
沙瑞金看一眼李达康,笑道:“你倒是很维护这位叶副处长嘛!”
“不是维护不是维护,肖钢玉这个人我不是特别了解,哎,育良书记,肖钢玉不是原来汉东大学毕业的么,您应该了解吧?”李达康急忙辩解道。
对于李达康的明知故问,高育良也不能装傻,“肖钢玉这个人,还是挺耿直的,你们也听到了,就是不太会说话。”
不太会说话?太不会说话了好么?
“沙书记,那个懒政学习班的事情,我还想在和您汇报一下。”李达康边走边和沙瑞金说。
高育良似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台阶,转身离开的时候,他的头上已经出了一脑门汗。

滴。
微信的声音响起,侯亮平拿起手机一看,是叶音发过来的信息。
是京剧《野猪林》。他点开一听,“讲什么雄心欲把星河揽,空怀血刃未锄奸。”
叶音这是告诉他,他现在就和林冲一样。空怀这一腔热血,但是却被困于反贪局招待所这一方小小的山神庙。
钟小艾从厨房里听到了声音,探出头来,“谁发来的?”
“哦,叶音。”
钟小艾解下围裙,笑着说道:“她是在告诉你呢,让你学林冲,忍耐一时。”
侯亮平摇了摇头,这个叶音呐!

叶音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白茫茫的一片天花板。
她揉了揉眼睛,唔,头疼。短暂的休息无法缓解长时间工作带来的头痛。
她拿起电话,“喂,季检察长么,我申请对刘新建进行审讯!”
刘新建被压着走进门来,脸上似乎又恢复了最初的那份玩世不恭的态度。
“你们也不连续作战了嘛?”
陆亦可一笑,“老连轴转,我们也受不了嘛!”
刘新建揉揉眼睛,“这就对了嘛,身体健康最重要!”
“刘总,我们今天不是来谈论身体健康的,还是接着上次的话题吧。”叶音打开审讯夹,正准备接着往下念,“我们上次说到……”
刘新建突然打断了叶音的话:“你们侯局长呢?”
陆亦可面色不动,“侯局长啊,他今天去办别的案子了。我们来跟你接着聊。”
刘新建显然兴致不大,说话有些爱答不理的,对待审讯也不认真。“刘总,您是不是忘了上次侯局长对您说的话了?”
“我没忘啊,正是因为没忘,所以我才想和你们侯局长聊。”刘新建直起身子来,稍微用手指了指叶音,“叶副处长啊,不怕你生气,我还是和你们侯局聊得来一点!你们……”
叶音“啪”的一声合上夹子,她看着刘新建,笑着说道:“那这个话题您不感兴趣,那么我们换个您感兴趣的话题。”她低头看了一下那张纸,“共产党宣言您应该很熟悉了,听说您资本论也背的很好。赵立春书记的几任大秘,是不是都背这些东西呢?”
“那是!我是赵书记历任秘书中背的最好的!”提到这些,刘新建显然来了兴致。“怎么,你们又想听我背诵共产党宣言了?”
叶音的眼皮微微抬了起来,“那倒不用。既然这样,曾经是赵立春书记秘书的现任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也依旧倒背如流了?”
刘新建看叶音的眼神仿佛如同看一个傻子一样,“你说的不是废话么?笔杆子出身,理论基础不过关那儿能成?”
叶音一撂笔,发出了金属碰到硬板的闷声。“熟背资本论,共产党宣言,明白理论,那怎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呢?你也在党旗下宣过誓,你也在……”
刘新建摆了摆手,“得得得,打住!你这招啊,你们侯局早就用过了!”
叶音还想再说些什么,耳麦里已经传来了林副检察长的声音。
“停止审讯。”
无功而返。
叶音拿着自己的杯子,靠在桌子上,脑子里飞速的旋转着。
翻供了。刘新建的心态起伏怎么这么大?
难道……
叶音眼中的瞳孔猛然放大,她猛然放下水杯,冲着控制中心正前方喊道:“检察长!”
季昌明抱着手臂,声音沉了下来,“有人通风报信!”
叶音楞在了原地,“您怎么知道我想说的?我,我也是这么想的!”
季昌明沉吟了半响没说话,他盯着大屏幕上空空如也的审讯室,好半天,才说道:“把刘新建放到郊区的看守所去吧!”
“是!”
叶音又碰见肖钢玉了。是在省检察院的大门。
肖钢玉正拿着公文包,站在门口看着叶音。
叶音从门里出来,躲也躲不掉,自然也没想躲。
“叶副处长。”肖钢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肖检察长。”叶音同样回以一个平淡的问候。
肖钢玉问道:“怎么,在忙侯亮平的案子么?”
“不,这案子归您和吕组长管,我可不敢插手。只好去审审刘新建这样的小人物了!”
“刘新建还是小人物?”
叶音讽刺的一笑,“比起反贪局长,刘新建当然是小人物了,您说是不是?”
肖钢玉尴尬的一笑,手插兜的问道:“那是那是,哎,刘新建这个人可是一块儿硬骨头,你们啃的怎么样?”
“肖检察长,您可千万别忘了案件保密规定哦?”叶音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走了。
肖钢玉低声咒骂了一句,走进了检察院。

疗养院的花圃本应该是花红柳绿的,花骨朵一朵接着一朵的。但是陈岩石老人的花圃却变成了一汪又一汪油绿绿的青菜。
叶音仔细的辨认着油菜在哪儿,顺着视线就看到了带着老花镜在桌子上摘菜的王馥真。
“王老!您好,我是反贪局的叶音!”
王馥真摘下来老花镜,眯着眼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叶音,待到看清楚了叶音的相貌后,才放下了手中的菜,笑着说道:“你就是从北京来的叶音吧!我听你们侯局长说起过来你!来来来快坐!”
叶音也不推辞,她放下包,看着满园的菜色,“这都是您二老自己种的啊?”
“嗨,年纪大了,有的时候懒得出去买菜啦!就在这一小片地种上点,吃着方便!”王馥真一手摘着菜,一边接着和叶音说着,“都这时候了,老陈怎么还不回来啊?真是的!”
叶音有些好奇的问道:“陈老又去大风厂了?”
“是啊,大风厂的事儿不解决,他老是担心。”王馥真收了菜,叶音拿起扫帚帮着她把地下的烂菜叶子都扫了,一边扫还顺带着把桌子上也拾掇了。
王馥真从厨房里出来,拿了一盆小西红柿,“你是来找老陈的吧,他一会儿就回来,来,先吃点吧!我早上起来刚买的!”
西红柿红的灿烂,和叶音阴霾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捡起来一枚丢进嘴里。
酸,涩。
然后是西红柿特有的甜味。
也许任何事情就像这西红柿一样,先酸,后涩,然后再甜。
“多吃点,知道你要来,特意给你买的!”王馥真扶了扶眼睛,催促着叶音多吃点,她笑了一声,问道:“今年多大了?有对象没?”
叶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二十八啦,不小啦!”
“那你是八零后啊!我也是八零后!”说完,王馥真和叶音都齐齐笑了起来。王馥真再抬眼一看,“看哪儿,回来了。”
陈岩石停下电动车,收了车钥匙,老远就招呼叶音,“嘿呦,你这么早就来了!”
“得了我们陆处长的令,不敢来得晚!”
陈岩石坐在桌子旁的石椅上,喝了口热茶,赶紧询问叶音关于侯亮平的事情。
在陈岩石这位老革命面前,叶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低沉,还有……未知的迷茫。
“目前还是在于大风厂那个会计和司机,赵东来那边还是找不到人。我听陆处长说,您已经发动大风厂的群众去找了,最近有消息么?”
陈岩石摇了摇头,“还是没有消息,我前两天和陆亦可分析了多重情况,但这两个人啊,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样,一点影儿也没了!”
“到今天,一个礼拜了……”
叶音闻言有些失望,但这也是在她预料之内的。毕竟存在多方势力的交织,又有人一心想要弄走侯亮平,前路无疑险阻重重。
陈岩石喝了口水,“另外啊,前两天我跟陆亦可说,省公安厅也在一直关注这个事情,咱们可不能让他们抢了先啊!”
叶音叹了口气,毫无头绪。濒临崩溃的边缘。
这才是实实在在的前有狼后有虎。
陈岩石见状,放下了杯子,安慰叶音道:“怎么了,这点小事儿就受不了了?我当时做检察长的时候遇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老了老了能在阴沟里翻了船?能让侯亮平蒙受不白之冤?”他捡起一个小西红柿,递给叶音,“别灰心,车到山前必有路 船到桥头自然直!”
叶音面前挤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嘛!小姑娘家家的还是笑起来好看,跟太阳似的!”王馥真从屋子里端出来炒好的菜,绿油油的油菜冒出属于大自然的香气。“吃了饭再走,我特意炒的菜!”
“这才是跟笑起来和太阳似的小叶子呢!来,开饭!”陈岩石慈祥的脸上笑起来布满沟沟壑壑,但是却让人难得的心安。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