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3.5 视工作如生命般的人

1.这好像是半更,剧情一如既往的慢……
2.下半更说不定你们能看到怼天怼地的……女主?!
3.书记你不应该象征性问问要不要搭你的车回去嘛?
4.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
————————————————————————

当叶音推门进入侯亮平的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侯亮平用捞鱼的抄子又捞出来一条死鱼。
陆亦可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她坐在椅子上,回头看着叶音。
“这是怎么了?”叶音放下手里的资料,她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被人民群众实名举报了。”侯亮平貌似平静的说道。
“什么?”叶音感觉自己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举报人你认识,就是蔡成功。”
“他?他不是你发小么?”叶音坐在沙发上,反问道。
“是啊,侯局可有一位好发小啊!”陆亦可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叶音拿过手边一份资料,甩给侯亮平,“这是我昨天去大风厂收集的关于蔡成功的资料,没想到今儿个就用上了。”
“你们俩记住了,不管怎么样,刘新建这个案子都必须咱们来审!”侯亮平将那个抄子放在窗台上。神色有些凝重。
“我再跑一趟大风厂!”叶音拿过自己的资料包,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陆亦可叹了一口气,“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叶音到达大风厂的时候,李达康又来视察工作了。
她现在站在门口,看着里面这位市委书记正在情绪激昂的和大风厂的员工们商量如何更进一步的帮他们套要回来股份和如何保持现有规模生产。
看他对待工作的样子好认真啊。
叶音倚在门边,歪着头,认真的看着情绪依然激昂的李达康。看见他的双手如同指挥棒一样在空中指指点点,并时不时的对员工们进行勉励。
所以,正是因为他把工作当成了自己的爱人,他老婆才会跟他离婚的么?
叶音想的有点出神,思绪仿佛飘了很远很远。
金秘书正巧看到门口有一个疑似检察院的人,再仔细定睛一看,正是反贪局的叶副处长。这位副处长眼神涣散空洞无神,别是出了什么事儿吧!
金秘书赶紧侧耳在李达康耳边说了些什么,李达康转过头,正好看到叶音呆呆的眼神。
“叶副处长?叶副处长?”李达康叫了她两声。
第一声的时候她已经听到了,下意识的想要答应他一声,却被自己的思想所束缚,等到他叫第二声的时候,才软绵绵的应和了一声:“嗯。”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了句:“李书记好!”
“既然来了就进来和我们一块儿听听吧。”李达康拿起自己的水杯,掀开水杯盖的手对着叶音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叶音抱着资料包,走到桌子的前端,摇了摇头,“不了,开发和经济不是我的强项,我今天是来找郑老来了解情况的,既然不方便,那我等会儿就好了。”她坐到后面金秘书的身边,将手中的资料包堆到椅子上,然后从袋子里抽出一个笔记本,放到了腿上。
看着李达康的背影,叶音转过头小声向金秘书问道:“你们李书记他一直是这样吗?”
“是啊,李书记对待工作一向是比什么事情都专注的。”
叶音缩回来头,手里的笔却一直没有停下,却根本不知道在瞎划拉什么,就好像是原来在学校上课的时候犯困画电波一样,手里的笔不受自己控制,自行将一张能写字的纸毁坏。
真是个极端的工作狂。
可自己也是这样的。
只不过自己会觉得累,而面前的这位市委书记不会。
叶音摇了摇头,然后将那张被划的惨不忍睹的线格纸撕下来,团成团,扔进自己的资料包里。
时候不早了,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半了。李达康杯子里的水也见底了,金秘书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晃得叶音头皮发麻。
“那今天就谈到这儿吧。”李达康站起身,“大风厂的问题我们会尽力解决,这不单单是你们厂里员工的问题,更关系到光明区,京州市!”
郑西坡有些激动的握了握李达康的手,“李书记,谢谢您啊!我上信访办去了好些次了,孙区长今天拖明天,明天拖后天就是不给话,这,我这回来都不知道怎么跟职工们交代!”
李达康只觉得眉心又跳了跳,这个孙连城,太混蛋了!强压下心中的暴怒,李达康又向众人保证有问题一定解决问题,孙连城一定会严肃处理!
目送着市委书记的专车离去,叶音还在望着那黑色的奥迪行驶的方向。好在他只是出神了几十秒钟,就回过头来,带着歉意的向郑西坡说道:“真不好意思,郑老,还得麻烦您再和我说说这个蔡成功!”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