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3 这是从哪里说起呀

我的lofter可能出了bug!之前的打上标签的都没了TAT。惶恐不安……我可能有一个假的lofter……
————————————————————————
1.这次书记戏份多了一点哦
2.我争取下次更新撒糖
3.感觉写崩了wuli书记大大好像不是这样的!
4.叶音唱的《四五花洞》网易云有,是梅兰芳,尚小云,荀慧生,程砚秋四位京剧大师录音唱片版本。b站也有空中剧院和梅葆玖,孙明珠,刘长瑜,李世济四位先生的版本的!
5.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多评论呀~
————————————————————————

叶音有且只有一段非常不美好的爱情回忆。
从小她就是老师和家长眼中的乖乖女,到大学毕业为止都没有谈过恋爱,直到她硕士毕业的那天,她前男友在她出校门之前塞给她了一大把玫瑰花。
现在想想最初答应就是个错误的开始。
硕士毕业后,叶音就到了反贪局,从小有些要强的她不肯落于人后,因此对待工作更加认真,经常整月整月的不休息,好不容易出来约一次会,也经常是吃到一半就又回去加班了。前男友很理解她,虽然也只是偶尔抱怨,但更多的也就接受了。
叶音就真傻到了那个男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她那时候真特别愧疚,因为没有更多的时间陪他。她家有两套房,一套是趁着08年奥运会之前买的房子,自己住的。一套是爸妈住的。为此她还特意把自己的屋门钥匙交给了前男友,虽然两个人平时也碰不上面吧。当然啦,两个人更不可能发生什么关系。
这样一段感情维持到了第二年的夏天。
那天叶音早早的下班回到自己的家,想着给前男友一个惊喜,可是打开门一看自己的屋门关着,她正准备打开门看看却听到里面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对话声。
“你怎么就看上她了,她有什么好的?”一个女人娇滴滴的说着。
叶音忽然不想听下去了。
她打开手机准备全部录下来。拿手机的手都有些哆嗦。又听见屋里面那个男人说道:“我瞧上她什么了,还不是她有套房,又是个公务员。等赶明儿我把她这房子弄到手,就娶你!”
“砰!”叶音一脚踹开门,惊散了床上的一对鸳鸯。叶音倚在门边,嘴角挂上一丝讽刺的笑容。“继续,不用管我,我回来很不是时候啊!”然后抱着臂继续冷冷的盯着床上的两个人,男的呢不用说,女的呢,是当年在学校小一级的学妹,看来从一开始自己就被骗了。一直被骗了两年。
前男友此时却格外的冷静,他一面收拾着衣服,一面出言讥讽叶音:“该回来的时候不回来,不该回来的时候你倒是回来了。”他一面帮那个女人套上衣服,一面接着说,“是啊,我就是为了房子为了我的前途。不然你觉得就你往这儿一站跟根木头似的,还在那儿假清高假自尊,你的自尊值几个钱?”叶音冷着一张脸,把桌子上一个花瓶直接一推就倒在了床下两双杂乱的鞋上。玻璃碴子碎了一地。她拿起那把当初给他的钥匙揣在兜里,然后从牙缝间蹦出了一个字。
“滚!”
那个男人瞥了她一眼,拎起来那两双满是玻璃碴子的鞋抖了抖,然后带着那个只穿了一件吊带的女人依然慢慢吞吞的走出去。
“你不用看了,反正再看这房子也和你一分钱关系也没有!滚!快给我滚!”叶音急了,她眼睛里仿佛烧着一把火,恨不得把这对狗男女生吞活剥了。
“砰!”的一声,防盗门被摔得发出了一声怒吼,叶音的气还没消。她现在觉得恶心,胃里翻上来的恶心。
这间屋子,她都觉得无比的恶心。只恨不得一把火烧了这房子她才觉得干净利落。自己被蒙骗了两年,她不能忍受自己被欺骗了这么久!
面前还有一张床,她现在只想把它劈了才解气。
她这么想着,就真的这么做了。她从邻居家借来一把斧子,先把床垫子直接扔掉楼道里,然后一个斧子就照着木头上劈去。直到最后剩下了一堆烂木头为止。
现在想想,真是傻,哪怕捐了呢也好过糟蹋了这些东西。
平静的说完了这一切,叶音又迅速的消灭了一屉虾饺。
陆亦可听后愤愤不平的说道:“男人真没一个好东西!”
赵东来连忙安抚着陆亦可,“没事儿亦可儿,我保证和那些混蛋不是一路人!”
叶音擦擦嘴,端起了那杯蔓越莓饮料,“其实也完全不能怪他,我事后冷静想了想,这段感情里我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就比如——”
那一年她过生日,前男友送了她九十九朵玫瑰,她虽然接受了,但是也不免埋怨他,浪费了这么多钱,还不如两碗杏仁豆腐来的实在!
“哈哈哈哈,叶音,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人!”赵东来拿起了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你也太不懂浪漫了吧!”他顿了顿,然后又笑起来对着陆亦可说道:“你知道我想起谁了么?达康书记,”他接着转过头,一只手拿着筷子,一只手敲着桌子,“他比你还得加一个更字,要不然她老婆为什么和他离婚啊?”
叶音嗤嗤笑了一声:“他老婆跟他离不离婚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有问题,可是——”她心中有些难受。
不是没有想过和他在一起。甚至已经计划好了过一段时间就结婚,甚至计划好了以后的生活,甚至计划好了共度余生,可是——
“可是是他骗了我两年啊。如果最初我什么都给了他,那么我这两年得到的是什么呢?欺骗,背叛?”
“后来我发现,错误还是在我身上。既然本来就没有感情,那么为什么还要答应他呢?因为拉不下来脸来拒绝,所以险些——”她长叹一口气,用十分哀伤的京剧念白念道:“误了一生呐!”

自然这些事情,赵东来是不会报告给李达康的。
赵东来离开李达康办公室的时候,当时叶音说话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
叶音非常认真的看着陆亦可,“其实,亦可姐你很幸运,赵局长虽然浑身上下全是缺点,但难得可贵的是,他不会骗你。”说完她眨眨眼睛看着陆亦可,陆亦可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切,老子这么优秀我们家亦可儿当然瞧得上我啦!用得着你多嘴!
虽然赵东来当时鬼迷心窍的把饭钱结了,但是心里也不是不感激叶音的,毕竟这种用悲惨经历来衬托出自己的高大形象的人太少啦!上哪儿找这么厉害的助攻去?

叶音站在季昌明和侯亮平的身后,看着大屏幕上刘新建那一副嘴脸,生怕下一秒他嘴里又冒出几句共产党宣言出来。陆亦可和林华华的审讯几乎没有什么突破,反而惹得老好人季昌明都骂了起来。
“怎么,连我们好脾气的检察长都生气啦?可见这刘新建的功力深厚啊。”叶音倒了一杯水,“这刘新建啊,可真是嘴硬,你说说他为什么不撂啊?”
“还不是心存幻想!”侯亮平说的含含糊糊的,但是叶音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活在梦里。”叶音撇了撇嘴。
现在山水集团的账本找不到,刘新建又打不开突破口,似乎好像走入了一个僵局。案情的进展似乎也愈来愈不顺了,如同一个布满迷津的渡口,叫人连船都看不见,更不要说那未知的河对岸在什么方向。
“要不,再去探探山水庄园?”叶音试探性的询问。
“不行!”季昌明一口否决。“上次的事情你还不长记性?”
“那您当我没说吧!”叶音咕嘟咕嘟的把那杯水一饮而尽,然后把纸杯揉成了个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正说着,审讯室也停止了审讯,林华华推门进来气呼呼的把手里的资料扔在桌子上,叶音走上去递给她一杯水,“先润润嗓子,生气的事儿一会再说!”
林华华把水放下,“这个刘新建真是太顽强了!油盐不进!简直不可理喻!”
看着林华华几乎快要跳起来,叶音赶紧安抚她:“别生气别生气,再硬的骨头也有软的地方,早晚能啃下来!”她话是这么说,心中也不免有些担心。
万一啃不下来怎么办呢?
难道就任由那么多人逍遥法外么?
她眼中的神色也不由得暗淡下去,微微低下头,脑子里也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冬天啦。
叶音站在窗前听着呼啸的风把窗子带的吱吱作响。
她想念北京的味道,更想念父亲母亲。
说来心中愧疚,就自己这么一个女儿,自己居然为了逃离那段糟糕的感情而逃离了从小到大生活的北京。自己走的那一天,母亲把自己送到车站,有劝勉,有鼓励。
可是现在面对着一堆焦头烂额的案子,叶音真不知道该怎么和母亲说。
“妈,你放心吧,我都挺好的。案子很顺利。”
电话那头的母亲说:“只要你好我就放心啦,不用惦记你和我爸,家里都挺好!”
放下电话,叶音垂下了眼帘,盯着检察院中来来往往的人群。

京州市公安局。
叶音走到办公室门口,象征性的敲了一下门就推门而入。赵东来正转着转椅上向她转过身,“亦可儿呢,怎么你来了?”
叶音面无表情的抬起左手看着手表计时,“给你十分钟时间,她在楼下的车里。”
要不是估计影响,她都有心把这门一脚踹开。
好在她没那么做。
赵东来看看一边几乎隐于黑暗的李达康,李达康摆摆手,示意他去吧。
“那成,李书记你先待着,回头有事儿您叫我。”
这下轮到叶音愣了,赵东来走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压低了声音说道:“他怎么在啊?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告诉我我就不触这个霉头了!
赵东来苦笑了一声:“叶大副处你倒是容我说啊,我还没说完您就把电话挂了!”
叶音一皱眉头,哦,倒成了我的不是啦?“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啊,你要不下去我下去了!磨磨蹭蹭!”说着转身就要走,被赵东来抢先一步窜了出去,还不忘带上了门。
办公室陷入了一片沉寂。叶音一直盯着门的方向,双脚交叉的靠在办公桌边,李达康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本来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如同两条向不同方向延伸的平行线一样,没有半点交集。
这位书记在想什么呢?他的人民和他的城?
叶音低下头,在心里想。
叶音想起那一天吃饭的时候,赵东来批评她不懂浪漫,并且对她说,她身后的这位书记比她还加一个更字。
那真是厉害了我的书记。
叶音想到这儿,嘴角勾起来,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窗外是高大的建筑。忙碌的人群和车辆无不在宣告着京州的一片繁荣景象。
这个年轻人在想什么呢?她的案子和她的北京?
李达康仰着头,在心里想。
他今天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都知道赵东来是他的下属又是反贪局的盟友,他实在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办公室里。
李达康一向极爱惜自己的政治羽毛和政治影响。
所以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在赵东来接了叶音的电话后李达康没有经过思考就选择不走呢?
说不得。
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
明明该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个此后永无交集的人,偏偏又见面了。
“李书记好。”
叶音终于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跟领导打招呼,然后在一片沉寂中补上了这句话。
“嗯。”
李达康只是答应了一声。
随即又是一片沉寂。
陆亦可推开门的时候,正看到的是叶音直勾勾的盯着地面,李达康望着窗外看风景的画面。
“哦,李书记也在啊!看来我跟叶音来的不是时候!”
赵东来拦住她,“别别别,人家李书记也是刚到,这不是为了大风厂的事儿嘛,亦可儿你别着急走啊!”
叶音瞥了一眼赵东来,“哦,合着就拦着我们陆处,不拦下我啊!”
“你爱走不走。”赵东来没搭理她,我们家亦可儿不走就行!
李达康恰到好处的咳嗽了一声。
“大风厂的股权,我已经让市检察院的律师去帮忙维权了。”李达康坐在办公桌前,双手交叉,“你们今天来还是为了大风厂的事情吗?”
“不是,我们今天是来……”叶音歪着头,想了想措辞,“交换信息。”然后又补了半句,“顺便说说大风厂的事情。”
但是交换信息的部分没有多少,多半还是谈论大风厂的股权和工人问题。直说的叶音口干舌燥,不断的喝水。她说话语速极快,吐字清晰,不时皱起眉头但又很快展平,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干净利落。
李达康想,欧阳菁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啊。
理到前两天大风厂已经把大门打开,工人们终于可以从大门进入了的时候,李达康直起身子,说道:“沙书记和我都对大风厂的事情非常重视,你们也不能掉以轻心,目前从这边引起的腐败案是归叶副处你们管,希望你们也能够认真对待,给人民一个满意的答案。”
陆亦可合上本子,说道:“这个李书记您放心,我们反贪局一定会一查到底的!”
“嗯,那就好。”
赵东来从一边的咖啡机里倒了一杯咖啡出来,放到了桌子上,“我记得那天你们从山水庄园临走前,刚把一场智斗唱完,你对高小琴这个人怎么看。”
叶音支着下巴,说道:“很聪明。”
“没了?”
叶音摊手,反问道:“这还不够么?聪明到了危险的地步,你难道没有顾虑,何况——”刚到嘴边的字又被生生咽回去,顾及对面的李达康,她只好说道:“何况还有那么多高参为她出谋划策,你难道不顾虑?”
赵东来抿了一口咖啡,又像个狗腿子一样的递给陆亦可一杯,并且盯着陆亦可喝了一口才满意的问道:“听说高小琴唱京剧唱的不错?”
“你听过?”叶音一挑眉,一双杏眼眨了两下,随即说了句:“那看来你也没少去山水庄园啊!”
“没有没有!这都那儿的事儿啊!我是听侯亮平说的,说高小琴唱的挺好,说你比高小琴唱的还好!”
叶音看了桌子对面的李达康一眼,他浑身上下依然散发着生人勿近的高冷气息。叶音又转过头去,笑着说道:“一般一般,孙悟空说的话你能信?”
“哎,别管我信不信,我看呐,择日子不如撞日子,今儿你也给我们露两手!让我们也欣赏欣赏高雅艺术!”
叶音向陆亦可丢去一个“救我”的眼神!
陆亦可心领神会,连忙放下咖啡,说道:“我看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还得赶紧回局里呢!赵局长你也是,人家李书记累了一天了,还有那么多事儿要处理呢你就……”
“没事儿,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李达康打断了他的话。
赵东来一把拉住陆亦可,“你看,人家李书记都说没事儿了,咱们还不一块儿欣赏欣赏叶副处的表演!”竟拉着陆亦可一起坐下了。
叶音又看向李达康刚巧碰上李达康对过来的视线,勉强用一个笑容掩饰住了内心的慌乱。转过头对着赵东来就是一个“我去你大爷”的口型。
赵东来岿然不动,反而一副看好戏的状态。
叶音咬了咬牙,赵东来,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她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抹布,“赵局长,今儿我唱一出我的拿手绝活!梅尚荀程四大名旦的四五花洞!保准适合您!”说罢,拿起抹布抖了抖,清了清嗓子。
转过身,再一抬眼,就不是刚才那个叶音了。
满眼都是喜怒嗔笑,只见她叹了口气,“咳,这是从哪里说起!”念白罢抖了一下抹布,把灰啊土啊都抖在赵东来的一身警服上。
“不由得潘金莲怒恼眉梢。”梅派的端庄大气,以唱见长。叶音又牢牢咬死了“潘金莲”这三个字,一面趁着低头的时候偷偷打量李达康。
我现在在给他唱戏诶,不算偷看领导吧。叶音想。
赵东来的眉心跳了跳,仿佛被什么刺激到了,不自觉的向陆亦可身边靠了靠。陆亦可皱了皱眉头,不高兴的对他说:“你干嘛离我这么近!”
“亦可儿,我这心里头有点发颤!”
又见叶音向前走了两步,用手里的抹布挽了个花,然后两只手兰花指捏着它,眼中似怨似愁。
“自幼儿配武大他的身量矮小。”尚派的爽利洒脱,以武见长。这一回咬的是“武大”两个字。
也不管在座的三位什么反应,叶音低垂了眼帘,向门口走去,盯着那黑漆漆的门,手指绕着抹布成一条。眼中的神情又变为荀派的娇俏可爱,以做见长。仿佛那不会说话的门是观众一般,神情认真。
“年荒旱夫妻们受尽煎熬。”
她在说到“夫妻”这两个字的时候右眼余光刚好扫到李达康手指交叉,像个老干部似的坐在转椅上,对了,不是像,他就是老干部。认真的盯着像个傻子一样的唱戏的自己。
叶音觉得耳垂有点开始发热。
“因此上阳谷县把兄弟来找。”程派的嗓音浑厚,都在叶音的控制之中。
又是一个转身,叶音把抹布扔在桌子上,又恢复了最初那般模样。
“怎么样,这戏还适合您吧!”叶音坐在了椅子上,“就是你们这抹布该好好洗洗了,好好的白毛巾,都成了灰毛巾了。”
赵东来只觉得身后直冒冷汗,以后可不能再惹叶音了,这家伙整人整得出神入化,谁不知道他外形酷似武松,弄了个这出戏来讽刺他!
陆亦可则是先鼓起了掌,她手下的人今儿给她长了这么大脸,面子上多好看呐!“没想到我们叶音唱的这么好!真棒!”
“那回去还让我加班嘛?”
“不加了!我做主放你一天假,让林华华他们加班!”
叶音笑了笑,回过头去抿抿嘴看着李达康,貌似冰山一样的脸上有什么松动了一样,却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好半天,他才说,“嗯,唱的不错啊!”
叶音觉得说不定自己整个耳朵都红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