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1 你会唱沙家浜吗

1.这一章没有书记只是对于你做了个不大不小的铺垫介绍
2.你是个有故事的人
3.下章就有书记了
4.下章在明天~
5.希望各位太太喜欢~
————————————————————————

高铁缓缓的开进京州站,车厢此时已几乎空了一半。形形色色的人群往来于进站口和出站口,安检滴滴答答的声音和嘈杂的人声不绝于耳。
叶音一眼就看见侯亮平了。
这位他曾经的上司,又是如今的上司。
“好久不见,侯处长。”她顿了顿,“现在应该是侯局长。”
侯亮平轻声笑了笑,“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汉东原反贪局局长陈海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叶音推着行李,心思缺依旧活络着,“你刚刚从北京过来没多长时间吧,怎么,招架不住了?”手下一个松手,箱子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叶音这才又换了个手势拉着箱子。“我听说很有眉目了,现在让我过来,岂不是有些画蛇添足?”
侯亮平没理她的话,径直在前面走着,他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也没看,只回头对叶音说:“汉东省反贪局侦查一处处长,你的领导陆亦可已经在外面等你了,副处长,您快点吧!”

最近汉东省反贪局最热议的话题当属突然空降来的叶副处了。
官方的说法很冠冕堂皇,说是一换一,前两天从汉东调走一个侦查二处的处长,今天就还给你们一个副处。
当然啦,话是这么说,信不信就是你的事儿了。你不信我也没办法,要不然,你去问叶音看她会不会告诉你。
侯亮平也好奇过这个问题,所以当他那天和陆亦可接叶音回来的时候就很直接的问:“怎么是你调来?”
叶音坐在后排打开车窗,她望着窗外的树木,笑着说道:“我没想来汉东。”
“那为什么还派你来?”
叶音依然看着窗外,笑意也减了两分,“秘密。”
侯亮平也不好再问了,右打轮一拐,就进了反贪局大院。
叶音下车之后编辑了一条短信,
“妈,我到了。”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只好又加了几个字,
“很安全。放心吧。”

叶音的办案风格有些奇怪,说奇怪吧也不奇怪,有那么两分像侯亮平的干净利索,又带着自己的两分出其不意,很有几分办事能力。季昌明对这个新调来的副处也很满意,眼下一一六大案非同一般,不是说那么几个人就能查的动的。有了这个从北京来的人,就证明着组织是让他们放手查。因为来之前叶音还算做了一点功课,多多少少对汉东的局势了解一点,也知道这个案子不管最后到什么样子也不过是浅浅浮在水面上的一层,所以更是攒着一口气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现在已经到了关键的一步——利剑行动。
本来叶音应该和陆亦可去一起会一会山水集团的老板高小琴的,但是可惜了,原本拟定要去拘的高小琴因为没有切实的证据,只好改为接触,由陆亦可直接负责,而叶音呢,为了防止人手不够,和侯亮平一起去拘油气集团的刘新建。
叶音临走前依依不舍的对陆亦可说:“亦可姐,别太想我啊!都是这只死孙悟空不好!”
陆亦可原本有些不高兴,被叶音这么一逗也乐了,“你就贫吧,回头让侯局听见了,有你好果子吃!”
叶音一乐,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那我走了!”
油气集团的装修颇有些富丽堂皇,但让人感觉十分压抑。这还不是奇怪之处,最要紧的是一个人也没有,而且董事长的办公室也上了锁。叶音正对着那把锁认真的研究着。侯亮平往前走去,一个清洁工正好路过,问起刘新建,那是一问三不知啊。尽管带着口罩,但是神色古怪,经过叶音身边的时候,叶音早已经回过头,对着身后的法警喊道:“抓住他!”话音还没落,那个清洁工早已经撒丫子飞奔下楼,与此同时侯亮平也撞开了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
等到叶音顺利制服那个逃跑的清洁工回到楼上时,看见的正是刘新建跨坐在窗子上慷慨激昂的背着共产党宣言,她都愣了,办案也有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主儿。
嗨,别说她了。侯亮平都没见过。正背到情绪激动处,突然被从后窗户的法警一脚踢下来,迎接他的,正是一副明晃晃的手铐。
“刚跑了的那个清洁工被法警顺利抓回,报告局长,顺利完成完成任务!”
侯亮平甩给了她一个“干得漂亮”的眼神,作为勉励的说了一句:“叶音,你做的不错啊!”
叶音已经走出门外了,她摆摆手说道:“还得说人家法警身手灵活,那小子刚跑下楼就让一个法警给截住了,一下子就给拷上了!那身手那叫一个灵活!”岂是吾辈可比啊!

叶音花了一个礼拜的时间把反贪局给自己安排的宿舍装饰成了一个“家”。刚到这里是几乎什么都没有,除了几个书柜一个桌子和家电就什么都没有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躺着睡上一觉。刚掉来汉东一个月,却感觉好似过了一年一般,忙的头重脚轻。
正想着睡个舒服觉,震动的手机声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叶音似乎已经猜到了没有什么好事情,抓起电话刚准备发牢骚就听见电话那头的季昌明严肃的说: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侯亮平还在努力的和季昌明讨价还价,“没有那么严重吧,我是怀疑祁同伟,那也没有必要带枪吧?”
季昌明用手指敲着桌子,平时额头上不明显的皱纹因为神色激动突然都冒了出来。“你以为就你一个人呐?还有一位副处长呢,要是万一出点什么事情,反贪局一个局长一个副处都交代了,我怎么向上头交代?干脆把我也交代得了!”
“好好好!那我一个人带一把总可以吧!就别给叶音配了,她弄不好才容易出事儿呢!”
“不行!万一出事儿了她还有个准备!”
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叶音进来的时候看着神色古怪的检察长,有些好奇的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祁同伟打电话请你们两个人到山水庄园吃饭。是请侯亮平,顺带给你接风。”季昌明看着有些茫然的叶音,也不知道该不该让她和侯亮平一起去赴这鸿门宴。
为什么不呢?
之所以邀请她,明明是因为抓到刘新建时,她也在场,他们需要知道她的态度。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知道为什么她会来汉东。
叶音笑了笑,然后走到窗前,她眯起眼睛看看窗外大好的春光,然后转头对季昌明说:“我也很想见见那位女老板。”
临出门前,侯亮平问她:“你会唱沙家浜吗?”
“会啊!”
“智斗呢?”
“没问题啊?”
侯亮平低头看了看表:“送情报图会么?”
叶音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会。”

高小琴是个很聪明,也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女人对女人很感兴趣。高小琴对这个新来的叶副处长也很感兴趣。用叶音的话来说,就是用乾坤一掷金钱腐蚀侯亮平不成,又开始对她进行心理腐蚀。
“我听说叶副处长之前在北京的,为什么会来我们汉东啊?”
叶音摆弄着手上的手机,“这个啊,很抱歉高总。我不能告诉你哦,这涉及到了一些重要的,”你顿了顿,“秘密。”
高小琴见叶音没有继续和她说话的打算,只好讪讪的收了口,接着用金钱腐蚀侯亮平去了。
有钱就是好啊。叶音感叹了一声。也许一会儿所面对的就是今后所有的对手了,说不定好戏就要开演了。叶音眯起了眼睛,人都到齐了,就等着开戏的锣了。
那么现在,实在需要好好的睡上一觉才能有精神面对一会儿的好戏呢。
山水庄园风景十分优美,尤其是接近傍晚。恰好这春日的暖风吹到叶音的脸上感觉不到一丝寒意。她此时正抱着臂,有些贪看这撩人的景色。
“叶副处长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常来。”高小琴笑着对她说。
叶音轻笑了一声,“景色是好,可是再好的景色也终究有颓唐的那天,冬去春来,万物复苏这是规律,可是秋去冬来,可就是一片肃杀了。”
侯亮平回头看了看叶音,示意她话说的太多了,而且全都是废话。
项羽们是很有准备的,检查侯亮平的时候叶音正在举着电话不知道和谁说这抱歉。说着说着突然断了,她有些歉然的说道:“你看这都没电了,也打不了电话了,就别收了。”
可是那个领头的警察似乎是有些不依不饶:“没关系,叶副处,正好我们拿去给您充电。”
“那敢情好。我这个手机是安卓系统的,那麻烦你帮我找一个了?”她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大厅。
她见到了那个臆想的敌人,祁同伟。脑子里的资料库一边迅速查找出关于祁同伟的资料,一边和他握手交谈起来。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赵瑞龙才是这鸿门宴里的项羽,而范增么,才是这位公安厅厅长。
叶音根本没有心思吃饭,因为来这儿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吃饭,现在她正努力的消化着餐桌上你来我往的言语交锋。来之前侯亮平就和她说过,少打岔多吃饭。这里头的事儿不是她能看明白的。但是架不住有人要引火烧到她身上啊。
高小琴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对她说:“我们为了副处长的到来,喝一杯吧。”
叶音恰到好处的躲避了高小琴递来的酒,不动声色的端起旁边的一杯饮料。然后装作万分抱歉的说道:“哎呀特别不好意思,我是真不会喝酒!不信你们问侯局,什么时候见过我喝酒了?这样,这杯饮料我先喝了,你们随意,随意。”
侯亮平见时候差不多了,终于向赵瑞龙抛出了那个尖锐的问题。他们赵家挣的每一分钱都是清白的么?
叶音听到回答后心中极为不屑,她刚想脱口而出说一声你敢凭着自己的良心说么?但刚刚直起来身子就被侯亮平狠狠的踢了一脚。
少打岔多吃饭。
叶音的脑子里回想着这句话。
然后自然的,从桌子上添了一杯饮料。
气氛有些沉重,而且叶音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至于从哪里来的,恐怕就是女人的直觉了。
侯亮平见戏要开唱了,自然要让自己先占尽先机,他也清楚,要是窗外能够动手的话,自己和叶音随时都可能被干掉。想到这儿,他说道:“知道高总阿庆嫂唱的好,叶副处长也会唱阿庆嫂,你们两个今天就比一比吧。”
叶音带着两份不好意思,心里却是势在必得。“我智斗唱的不好,就随便唱两句别的吧!”说罢清了清嗓子,字字珠玑的砸在在座所有人的身上。
“敌兵部署无更变,送去的情报图一目了然。主力都在东西面,前面只有一个班。民兵割断电话线,两翼不能来支援。院内正在摆喜宴,他们猜拳行令闹翻天。你们直插到当院,定能够将群丑一股聚歼呐!”最后一个高音被叶音轻轻巧巧的翻了上去,然后戛然而止,饭厅内甚至还有一点回声,因为安静的出奇。此时对坐的三个人深感不安。赵瑞龙更是出了一身冷汗。因为这出戏选的太不好了。
侯亮平是知道这一点的因而故意选了这一段,因为着代表着并不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甚至来说,他们已经将自己所处的情况都传递了出去,这,这太让人不安了。
还是祁同伟先反应过来,鼓起了掌,赞美道:“叶副处长真是有一副好嗓子啊!我看比高总唱的好多了!是不是啊高总!”
叶音笑了笑,然后走到高小琴的身边,用她作为自己的掩体:“快别这么说,我还想听听高总的阿庆嫂呢,好指导指导我!”
赵瑞龙借口有事就先走了。接下来,你看了一场真正的智斗,侯亮平不停的变化着位置,而叶音你就只需要坐在高小琴的身边就好了。
叶音发誓,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累的饭,因为不但没怎么吃饭,反而要提心吊胆。她都有些后悔和侯亮平一起来了。又想着陆亦可他们什么时候能够能够将群丑一股聚歼。就这么战战兢兢的把这出戏挣扎着听完,终于盼来了大救星赵东来。
坐在回城的车上叶音再也撑不住了,将衣服盖在自己身上就倒在后排睡着了,并没有看见京州的茫茫夜色。脑子只想着什么时候抽空去拜访一下该拜访的人。
叶音第一次见到李达康,是在光明区的信访办。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