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眼前人是心上人

1.大家好我终于更新啦~

2.情人节发糖@海蛎饼 ,希望这波恩爱你们吃的开心~

3.明天有春节专题~甜甜甜的那种~希望大家喜欢!比心心❤️

————————————————————


沈南竹从艺二十周年的演出。

彼时的她,早已不是身处汉东整日提心吊胆的沈南竹。她现在的身份,是北京市委书记的夫人。但她一直低调,后来领证结婚的时候,也不过是请如同母亲一样的老团长一家,并叶音李达康一家在家中吃了一顿便饭。

那一天沙瑞金没忍住多喝了几杯酒,同往日的他大相径庭,他只是不住的向叶音道谢,反弄的叶音心中有些不好受。

旁人不知道,叶音是从头到尾都明白这几年的事情,看着他们相互错过,又走到一起,其中苦楚连她也难以窥得,只有当事人心中清楚罢了。

后来的日子平淡如水,沈南竹不声不响的在曲艺团里本本分分的演出,同市委书记没有半分交集,可晚上下了班回家,她也如同平常的妻子一样,做饭,洗衣,然后等着丈夫归家。

她记得之前在汉东时,送过他票,请他听自己的单弦,而今到了北京,有的事情无形中多了限制。难为团里而今看中她,栽培她,肯给她排专场纪念她舞台生活二十年,票早就销售一空,连沈南竹自己也没有余票给他,更不要说他而今忙的双脚不沾地,就算有票,沈南竹才不好意思占用他的工作时间来做这种小事。

既然是专场演出,就要有个专场的样子,沈南竹贴了单弦《挑帘裁衣》、《翠屏山》、《金山寺》,另外还贴了京韵大鼓《大西厢》,京剧《红娘》中的佳期一折,她本身就是杂学家,偏又各项精通,学什么都有个什么的样子,观众也乐于一场票钱看多种形式的演出。专场自然也不能只有沈南竹一个,一般都是请关系较好的同行来帮衬,或者是本门的师姐师妹,甚至连久未在北京曲艺圈露面的老团长为了助得意门徒一臂之力也来到了现场。总的来说,这个专场办的十分成功。

但是出了一个小小的变数。

热烈的掌声让沈南竹的谢了两次幕,正当他惊讶于观众为何久久不肯离去的时候,她回头一看,本该在市委大楼的沙瑞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上了舞台,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让沈南竹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她借转过头来的时候小声问他:“不是说今天开会么?”

他也低下头,轻声对她说:“早开完了,李达康在那边收拾残局呢。”

“你怎么好意思?”

他笑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大师姐看着他们俩,又看着台下的人声鼎沸,真恨不得当场石化掉。后来夫妻俩的低声对话的照片亦是被发到了微博,两个人眼里的柔情蜜意做不得假,小姑娘们的大叔魂立刻被点燃,嫁人要嫁沙书记,娶妻当娶沈南竹的声音立刻被叫响,自然这是后话。

沙瑞金走上前来,顺手接过话筒,“各位,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支持南竹,在她的艺术道路上给予她莫大的支持,我代表她感谢众位!”

他一拍脑袋,“哦对了,忘了介绍我们的关系了,这是我的夫人。”

“喔!”

台下一片哗然,立刻陷入了讨论中,但不知道是谁先为市委书记的坦诚先鼓起掌来,旋即在沈南竹的耳边响起来给她叫好一样程度的掌声。

“但是我能感觉到,我们南竹最爱的不是我。”他停顿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看沈南竹,语言中带了两份无奈。沈南竹依然是笑意满满。“我们南竹最爱的是舞台,是观众,我相信是你们的存在,给了她不断进步的力量。也希望你们一直支持她,我今天是以一个丈夫的身份,向大家表示感谢!”他说完深鞠一躬,经久不息的掌声环绕在沈南竹耳边久未停息。
饶是沈南竹自诩心肠冷,此情此景也不由得红了眼眶。

所以当天的热搜就变成了市委书记和书记夫人十指紧扣一只大手套一只小手的图片。

“哇没想到呀~原来南竹小姐姐已经嫁人啦~感觉自己失恋了【暴风哭泣】”

“问男神和女神原来是一家子是一种什么感受【手动再见】”

“恐怕沙书记要取代李市长霸占热搜榜了,唔忽然很想看看沙书记和小姐姐的日常,沙书记会不会也帮小姐姐拎包呀,看看小姐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样子~”

“以后还会不会看到南竹小姐姐演出了,会不会这是二十年的告别演出【担心】【担心】!”

沈南竹后来在微博下回复:“谢谢大家的关心,以后还会继续和大家见面的,舞台已经是我生命中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会努力提高自己的艺术,为大家贡献更多的作品!”

然而沈南竹依然觉得这像梦一样。

她很快想明白了这是沙瑞金给她的一场惊喜。从艺二十年,多重要的日子,这么多年风风雨雨的,虽然如今算不得苦尽甘来,但至少她能够和想要共度余生的人在一起。

虽然知道有些话不好说,说出来在有些人的耳朵里也会变味儿,但是沈南竹还是任性了一次,她挽着他的手,说:“之前也走过很多弯路,但是我很幸运,因为弯路的中央我遇到了一个能带我回家的人。”

她眼睛里有光,明亮亮真挚的光芒。

再一次经久不息的掌声。老团长已经在后面悄悄的抹眼泪,大师姐也红了眼眶。这一个专场后来成为北京曲艺圈的美谈,多年之后,到场的嘉宾照片还依然挂在沙瑞金家的客厅里。

沈南竹后来坐在车里,系好安全带,她问:“这样好么?丢下那么多人来参加私人活动,留神有心人参你一本。”

“下班时间,没事儿的。再说了,之前老领导还去参加过戏校的活动呢,也是私人身份。”

他拍了拍她的手,“别想那么多,有我呢。”

沈南竹偏过头看着他,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变一样,总是把事情为他拖起来。

他不大会说情话,我爱你这样的词从他嘴里出来也有些不可思议,所以最终也只是化成了:有我呢。

还有一句,我娶你。

所以在沈南竹心中,任何我爱你也抵不过一句我娶你。

所以有的话,还是她来说吧。

她低下头,声音虽轻,但是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其实我最爱的是你,比舞台和观众加起来都爱。以前不觉得,那三年里更加明显,我可以没有舞台,也可以没有观众,但是现在,更不想没有你。”

他依然紧握着方向盘,仿佛没有一丝慌乱,但是脚底下却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踩油门。

“我也是。南竹。”他喉头哽了哽,“我爱你。”

沈南竹眨了眨眼睛,看着他,灿然一笑,“我也是。”

————————————————————
情人节的一发狗粮,希望你们喜欢!爱你们❤️
小姐姐以后基本都是糖糖了,但是还有一发沙书记的番外有些小刀片不过这个会夹在糖里~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