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新年

“救你太难了,真的。”

“我从未需要你救过啊,我们之间,不过是相互救赎罢了。”

她只是倔强的反驳他的话,然后他如同预料的一样摇着头笑了笑。

相互,救赎。

沈南竹说完后还是后悔了,后悔这样轻易的说出了痴心妄想的话来,他是什么人,何时需要自己来救赎?

而自己又是什么人,何谈救不救这样的说法。

她想要摸一摸他的脸,却在刚触及到的瞬间化为乌有,她愣住了,旋即怔怔的说道:“是梦啊……”

那是她刚到北京来的的第一个新年,满城都是欢快的气氛,和期盼来年的笑脸。年幼的孩子依偎在父母身边,央求着一个玩具。流光溢彩的北京的满是欣喜。

沈南竹的家里,只有昏暗的灯光。

她慢慢睁开眼,清晨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沙瑞金正坐在床边打领带。

“醒了?昨天晚上怎么了,睡的很不老实。”

沈南竹仔细看了看他,手指放到他宽厚的手掌里。

“没什么,做了一个梦。”

她觉得而今的日子再好不过了,好的不可思议,犹如一场梦一样。

但只要她握住他的手,她就知道,这不是梦。

这是沈南竹成为市委书记夫人的第一个新年,今天上午,她的丈夫还要去工作,而她备好了晚饭,等他回家。

————————————————————

叶音才不愿意让孩子瘦瘦巴巴的,跟他爸一样。毕竟她觉得肉乎乎的才可爱,但是又不能太胖,那样就有点蠢了!

好吧,好吧,每一个妈妈都是如此,尤其是初为人母,心中既兴奋又害怕。兴奋的是自己将会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长大,而害怕的是,孩子会出任何一点闪失。

叶音给孩子取了个小名叫小虎子,遭到了李达康的强烈反对,但是叶音还对于他的“李建国”耿耿于怀,死活非要叫这个名字,无奈之下,李达康才点了头。

小虎子的确没辜负妈妈的希望,长得结实又又不胖,叶音找出来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一对比,还真有点像!她又央求李达康把自己的找出来,进行对比,他那里肯,最后还是杏枝从手机里找出来一张旧的皱皱的老照片给她看,哪知道她刚起身,小虎子就一个翻身掉在了床底下,发出了“咚”的一声。

叶音本能的飞奔过去一把把孩子从地上抱起来,小虎子哇哇的哭着,她也哭着,一面哭一面说,“都是妈妈不好,宝宝对不起,宝宝对不起!”

结果到最后,反而是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小虎子哭了一会儿就累了,搂着妈妈,而叶音还沉寂在自责中无法自拔,不停的安抚着他,“宝宝对不起,妈妈错了!”

哄睡着了小虎子,李达康问叶音,“听说你今天哭的比他还厉害?”

叶音鼻子又是一酸,“不提这个行不行!”

“好好好,不提不提!”

他揽过她,叶音挥手打掉他的胳膊,反而让他把自己的手一起捞在怀里。

“我很知足了。”

他说。

小虎子睡的很熟,听不见爸爸妈妈说的悄悄话,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和他一起看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这是李达康调任北京的第一个新年,他和叶音的愿望是希望孩子健康快乐的成长!

————————————————————

“孙!连!城!”

殷晚晚把被子一把掀开,孙连城还在呼呼大睡,虽然没有了被子的温暖让他感到很不适应。

殷晚晚的愤怒值已经攒到了一百,积蓄的大招化作了手上的劲儿,“你自己看看几点了!”她熟练的拎起孙连城的耳朵,“让你晚上不睡早上不起耽误正经事,我要走了,你今天一个人自己在家吃饭吧!”

“别别别,媳妇儿媳妇儿,你等会儿我,大过节的,你别把我一个人扔家里啊!”

殷晚晚的气没消,从衣柜里找出孙连城的衣服,孙连城还在不知死活的和她搭话,“再说啦,我晚上不睡因为谁,还不是因为你……”话还没说完就被衣服砸了个正着,他只好乖乖的闭了嘴。

殷晚晚今天要带着女婿回家和父母一起过节,新女婿虽然大了点,但是表现还是可以的,虽然不爱说话,但是还算表现积极。看着他和女儿蜜里调油一样,两位老人也放心了。

殷晚晚毕竟年轻,回家之前要去逛商场,孙连城最烦逛商场了,人多,而且女孩子经常没完没了的试衣服虽然不怎么买吧。而殷晚晚却总是每次拉着他去男装店里买衣服,一件一件试,直到她满意为止。

殷晚晚的想法是,我的男人我当然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绝不能输给叶处家里的那位!但就算殷晚晚再高超的衣品也架不住人家李书记底子好,殷晚晚也只能作罢。但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跟光明区里这帮人比,还是绰绰有余的。

殷晚晚拎着大包小包挽着孙连城的手走在步行街上,天上的星星亮晶晶的,好像在说话一样,孙连城拍拍她的手,“高兴了?”

“嗯!”

殷晚晚点点头。

“那咱回家吧。”

这是殷晚晚和孙连城结婚的第一个新年,亮晶晶的星星,会伴随他们走完余生。

————————————————————

大家新年好。
今年是我的高考年啦,谢谢大家一直这么不离不弃的陪伴着我!爱你们!送给你们小心心❤️
希望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