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短篇傻白甜】且向花间留晚照

孙连城bg向!!!短篇几发完!!!可能以后会有长篇记事!!!

元气满满反贪局少女x失意落魄前光明区长

今天的殷晚晚同志也喜欢独吞杏枝姐做的糖花卷呢!

————————————————————————————————

【4】

殷晚晚天性活泼开朗,笑起来不声不响,但是好像冬日里的一丝暖阳让人心头发热。

所以后来有人看到说,已经在少年宫当了一年多的天文教师的前区长大人经常绕路从反贪局路过,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好像听说,这位前区长大人最近好像终于致力于仕途了,正在加班加点的努力工作,毕竟现在还是光明区也只有一位代区长而已。

这样来之不易的觉悟,绝不可能只是因为一次谈话,如果那样容易的让一个人发生一点变化是如此简单,那么以后改造犯错误的人就不用别的手段,只要挨个谈话就够了。

孙连城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之前怕担责任,所以不干事情,不敢干事情,他是觉得自己也没用什么升官的戏了,那么何必劳心费力?反正把任期熬过了,也就完了。

但是突然的一下把他的想法都打碎了,从一区之长到校外辅导员,且不说薪水打折扣,几十年来的奋斗都成了泡影,不光是仕途失意,妻子也离他而去,原本沉闷的性格更是不爱多说一句话。

殷晚晚的出现,大概是一个意外。

在她身上,孙连城看到,升不升有什么要紧,多干事情才是正道理。

 

【5】

其实孙连城不知道,殷晚晚只有在紧张和慌乱的时候才会说家乡的话。

当然自从他们在一起之后,殷晚晚生气的时候也会说家乡话,这都是后话了。

殷晚晚不懂星空,也不懂天象,但是她闻听说过孙连城区长的爱好就是看星星,所以送手绘星象图这种事情,大概也只有他老人家能做出来了吧。

不过,殷晚晚举起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一番,想,其实也还挺好看的。

她想了半天,觉得没有回赠品也是在不好意思,于是思考了半天,看着桌上散发着红糖味的糖花卷,决定忍痛割爱,把叶处送给她的五个糖花卷拿出来三个分给他。

天文馆的小朋友们正是喜欢吃零食的年纪,闻到孙连城手上袋子里散发出香甜的气息就吵着要吃,孙连城拗不过他们,可怜本来就少的糖花卷分到众人手里也不过小小的一块。

“孙老师。”一个奶声奶气的小女孩举起手中的糖花卷掰了一半,“我吃不了这么多,分给您一半!”

孙连城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糖花卷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但是他觉得从来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糖花卷,甜甜的,一直到心里。

孩子们吃过零食后的欢呼声让他感觉他的所作所为有了意义,转念一想,就是这个道理,他原本手中的权利就如同这个糖花卷一样,只要他把这些权利分散到光明区的四十万百姓中,即使他们每个人只有一小点,但是他们却看到了真真实实的东西,他们才会欢呼才会也为政府的工作添砖加瓦。

殷晚晚啊殷晚晚,你是不是我的福将啊?

 

【6】

殷晚晚第二百次见到孙连城的时候,她做了一个决定。

她决定接过孙连城手里的戒指。

她拿起戒指比划了了半天,对面的孙连城内心焦躁不安,面上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委实让殷晚晚心情大好。

“为什么就决定了呢?”殷晚晚突然问他。

“也不算是决定了吧,就是不是该进行到这一步了么?”

殷晚晚噗嗤一声乐了,“什么叫该进行到这一步了呀?咱们俩连手都没拉过。”

“那现在拉!”

殷晚晚拍掉他的手,佯怒道:“这么多人呢!”

面对着殷晚晚不说出个子丑寅卯就别想过这关的神情,孙连城挠了挠头,“就是......你相信一见钟情么?”

殷晚晚笑的更厉害了,“那么说你撞了我的车还看上我了?那我可是怪不走运的。”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就是你跟我谈话的时候,说的一本正经的,其实没有一句有用的话,但你别说,还真让我有点回头是岸的意思。”

殷晚晚低下头,和煦的春风拂过她的侧脸,“我有那么厉害么......说的好像真的一样,那么你早就惦记上我啦,我看你是没安什么好心呀。”

她说着,忽然踮起脚,“吧唧”凑在孙连城脸上亲了一口。

孙连城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怕让人看见!”

殷晚晚歪着头,“您还怕被人看见呢?”她又是走近些,贴到他耳边,婉婉转转的用家乡话甜甜的说:“老不羞。”说罢还伸出手指头刮了刮他的脸。

江南女子的吴语让他心神荡漾,扬起的笑脸也如同这春风一样,吹进他心里。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