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何建国bg】云遮月(终章下)

李霁月听到楼底下传来一阵骚动声,她立刻警觉的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迎接她的是黑漆漆的枪口。

没有给她愣神的机会,雇佣兵们已经把她拎到了楼下。

她被一个推搡,就到了卓亦凡的一侧,老林见她也被“活捉”了,绝望的说:“完了,这下是跑不了了,唯一的指望也没有了!”

“你有这种想法都是错误的。”李霁月掸了掸并不存在灰尘的衣服,靠在柱子的一侧,“我又不是冷锋那个家伙,一个人能打得过那么多雇佣兵。”

“那不是还有老何嘛!众人拾柴火焰高啊!”

“快算了吧,一共就两个人,我们能干什么呀!”

卓亦凡又气又恨的说,“我不是人啊!”

“Shout up!”

李霁月小声嘟囔了一句,“能保证你这个小祖宗不缺胳膊少腿的,我就谢天谢地了。”

而今的情况却不容她多想,面前对着的是真枪实弹,她不能轻举妄动,而雇佣兵们一个接一个的盘查,眼看就快到她这儿了,卓亦凡抬起头来看着一脸横肉五大三粗的雇佣兵,眼神中的不忿就差没有化作一颗子弹击中他的太阳穴了。还没有来得及掏出枪来,他就被扔在了地下。两声枪响过后,他的两个槽牙应声而落。

完蛋,回去还得带这小子补牙!

李霁月心里骂了一声,赶紧转过来看他的伤势。

“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小孩子不要玩枪么?”

戏谑的语气听在李霁月耳朵里格外的刺耳,除了深深的嘲讽之外,不屑之意轻巧的冒出来。

“昨天是谁和我们交手的!”

又是一声枪响,无辜的人们开始瑟瑟发抖,恐惧已经占据了内心,似乎看见不久之后这里将会是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冷!是他!”在他惶恐的语气中平日里流利的英文已经消失殆尽,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下一句话,大熊一脚把他踢了个人仰马翻。

他们还想要接着询问,李霁月安置好卓亦凡,正准备挺身而出,何建国一把把她推到后面,藏在自己的影子里。

真奇怪。

李霁月想。

她从来没觉得何建国的身影是那么的高大,也从来没觉得他的腰杆是那么的直,她听见他用英文说,我退伍之前是个军人,你看看他们,谁像是能拿枪射击的样子?

废话,你退伍之前是军人,我还是现役军人呢。

李霁月看着何建国被一阵毒打,然后带着血被吊上了架子,她抹了抹眼角渗出来的泪水,慢慢的移动到离他最近的一侧。

她想了半天,平日里在中队拿来训人的“愚蠢”二字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的,说他傻吧,李霁月觉得这么说依然很过分,最后,她的声音也软了下来,平日里的强硬去了三分,“你怎么那么笨啊……”

何建国有气无力的,从上面看着蜷缩着的,小小的一团的她,还不忘出言安慰她,“我没事儿的,你别哭。”

“谁哭了,我是被你气的,你笨不笨,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的,你这老胳膊老腿,伤筋动骨一百天能比么!”她又胡乱抹了抹,“再说了,我是军人,我得承担我的责任,我得保护你们!你……你把我推开,我成什么了?我……我不成了逃兵了!”

何建国感觉自己被悬挂在空中,体内的力气一点一点在流逝,他还没有来得及给李霁月一个回答,一边的雇佣兵大喝了一声,“shout up!”而后一个箭步冲上来,李霁月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她转过头来一看,正是一支狙击步枪。

“姐!”卓亦凡看见姐姐被打,一下子懵了,在他的记忆力,从来都是姐姐打别人,还没有人敢打姐姐!

李霁月的脸上清晰可见五个巴掌印,她甩开卓亦凡的手,心中是满腔怒火,她感觉中国军人被侮辱了,身为一个中国军人的尊严正在被人践踏!

卓亦凡看见姐姐似乎恢复了冷静坐在地上, 哪知道她心里头正酝酿中一个计划,他狠狠地说,“等我出去了,我他妈绝对不会放过这帮孙子!”

老林已经默认了将要死去的事实,他松了松领带,“凡哥,别吹了,咱们怎么出去啊,再说了,出去您能干点什么啊,您会什么啊?”

何建国恢复了一些精神,他抬起头,“凡哥,以前我们都让着你,真打起仗来,没人让着你!”

卓亦凡颓丧的坐在地上,此时此刻,没有人来安慰他,想起来一直爱护自己的姐姐,如果要是早一点听姐姐话,也许现在,他就不会身处这样的险境。

姐呢?

他四下里望了望,李霁月却没了踪影。正在此时,一个雇佣兵急急忙忙跑来,用英语问他们有没有看见一个女兵。

何建国听到这句话,眼睛亮了起来,所幸他望了望,李霁月已经瞧不见了,与此同时,喝问还在继续,并且伴随着枪响。

“砰!”

一声玻璃破碎的声音和金属击打头部的闷声同时响起。

冷锋从窗外破窗而来,李霁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棍子,狠狠的打在刚刚掌掴他的雇佣兵的脑袋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的一个雇佣兵已经被冷锋掷来的玻璃片结束了生命。

冷锋的身手极快,何建国也不甘示弱,他一个剪刀腿,就把身下的雇佣兵扭断了脖子,冷锋顺着铁链,用随身的玻璃片把一边绳子划断,李霁月立刻把瑞士军刀扔给他,她跑过去扶住了落在地下还没有站稳的何建国,他还在安慰她,“我没事儿!”

李霁月红着眼圈:“笨!”

厚重的大门应声而开,小姑娘抱着沉重的军备一下子瘫倒在地下,瑞秋也全副武装。
何建国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从冷锋手中接过一支枪。

“哥,你行么?”

何建国看了看李霁月,笑了一声,转过头来,“比以前差远了。”

李霁月也从中捡了一把枪,装好子弹,她没有阻止冷锋把枪交给卓亦凡。

她听见何建国问:“这种仗,战狼会怎么打?”
冷锋看一眼李霁月,李霁月耸了耸肩,“我也很想知道。”

离开大门前的一霎那,李霁月转过身,她看着嘴角还有血迹的何建国,“你小心点。”

“放心吧,我命大着呢!”

李霁月不置可否,她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你得命大,你还欠我一个巴掌呢!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