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市委大院的日常/01

1.小甜饼……但愿吧。


2.私设北京市委书记沙瑞金同志,北京市长李达康同志(怎么也得回夫人的原籍吧~)


3.叶处终于能和小姐姐同台飙戏啦好嗨森哈哈哈~

———————————————————————————————



现在是北京时间8点钟。

 

我们的叶音小同志熟练的把床头柜的闹铃扔到床下的地毯上,然后蒙上被子接着睡觉。

 

孕妇嗜睡无可厚非,而且叶音的地位现在是全家最高,所以从叶爸到杏枝惯的她都没样儿了。

 

叶处从来不知道原来怀孕之后有这么多特权呀~所以当我们的李/市/长问她要不要二胎的时候她正抱着杏枝给她熬的排骨汤啃排骨呢,想也没有想的就点了头。

 

那都是后话了。

 

回北京来之后,经常陪着她散步的就是沈南竹,一般沈南竹晚上不怎么演出。所以回家总是很早,陪叶音说话的任务就落到了她的身上。

 

叶音穿了一条蓝色的裙子。微微隆起的小腹已经日渐圆润。

 

其实叶音比沈南竹还小两岁,一张娃娃脸,看起来哪里像个母亲呀。

 

就像是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姑娘。

 

沈南竹总是和她共同绕着市/委大院一起散步,然后聊一聊今天孩子有没有动啊和一些育儿经。即使叶音再粗心大意,也有了一个准妈妈的自觉性,开始主动看一些育儿书,但是她看着密密麻麻的字很烦,觉得自己工作报告更加好看,所以果断的放弃了育儿书,抱起了厚厚的一摞资料。

 

可是在而今,她这样不爱惜身体是绝对不行的!在李市长的三令五申下,她不得不选择了舒服的一种方法,和沈南竹聊天锻炼,医生给她的建议还是多出去走走,同沈南竹又合得来。

 

所以现在两个人的日常就是那个地方的儿童用品比较齐全,什么地方的早教班不错,以及那个妇产医院更加好一些。然后聊着聊着,两位身居高位的要员就该回家了。

 

其实沈南竹是不用了解这些事情的。毕竟她又不是准妈妈。但是看着看着,她也有点着急了。因为叶音每一天都沉浸在对于孩子的一天天长大即将出生的期盼中,这种情绪深深的影响了沈南竹,好像她现在也很欣喜于叶音她们家孩子的长大。所以不知不觉中,竟然也想着,自己是不是该要个孩子了。

 

正在沈南竹纠结要不要和沙瑞金商量一下的时候,叶音又开始作妖了。她嫌弃李达康回家晚了,又不理自己,郁积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出来,手里的那边《准妈妈必知》让她摔倒了地上,摔门临走前还恶狠狠的对李达康说:“你就是不在乎我了!你就根本没在乎过我!”然后把自己蒙到被子里,哇哇大哭,哭累了,就睡着了。夜里两点起来的时候,发现日理万机的李市长睡的正香,她更生气了,把他盖在身上的被子扯过来,声泪俱下的控诉着:“你就是不爱我了,不在乎我了!回家也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李达康,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可怜我们的李/市/长还没来得及解释一句,就被情绪波动的叶/处/长给赶出了房,下楼拿水喝的杏枝见状询问道:“哥,怎么了?”

 

“别提了,让你嫂子赶出来了!”

 

“这都是正常现象,医生不是说了吗,孕妇心情起伏大都是很正常的,诶,沙发上有被子,你凑合一宿的了,别打扰嫂子啦!”

 

郁闷的李/市/长不知道该气自己媳妇还是她肚子的小家伙。带着满满一肚子怨气躺在沙发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的叶/处就幡然醒悟,昨天无理取闹胡搅蛮缠的家伙是谁?真是没脸见人了!她看李/市/长的眼光都是愧疚的,还结结巴巴的解释道:“我昨天不是故意的,真的,我错啦,我不该凶你,你别生气啊!千万别生气,你要是生气了,我也要生气了!”

 

 

沈南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上楼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沈南竹坐起来,心中默数三个数后,沙瑞金果然打开了房门。

 

“我想跟你说个事情。”她冲着正在换衣服的沙瑞金说。

 

“嗯?”

 

沈南竹像是下了好大决心才说,“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事情?”

 

沙瑞金把外套搭在衣架上,“什么事情?”

 

沈南竹顾左右而言他,“就是,其实我的年纪还不是很大,叶音也只比我小两岁,李市长也没有比你小到哪里去......就是......你没有想过?”

 

沙瑞金让她说的云里雾里的,自己琢磨一下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再看她红透的耳尖,他不由得笑道:“你说要个孩子?总得有个理由吧?”

 

“嗯,怀孕了有好处呀,怀孕了就可以被更加包容了,还能名正言顺的吃东西,发胖。”

 

“看来以后得让你少跟叶音接触,怎么她的毛病你都快学会了。”

 

“不止这个呀,怀孕了,你就能对我更好一点了!”

 

沙瑞金躺在枕头上,转过头去看着她:“我对你不好么?”

 

沈南竹一挑眉,“你觉得的呢?”

 

语气中的不满,太容易听出来了,沙瑞金只好说道:“我拿你就当孩子宠的,再来一个,能受得了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

 

沈南竹也不想再多说了,她明显有些生气,向床边挪了挪,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也扭了过去。

 

一双大手揽住她纤细的腰,轻轻一带就到了沙瑞金的身下,他在沈南竹的耳边轻声说着,吹出来的气到沈南竹的耳垂边痒痒的。

 

“要不,试试?”

评论(10)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