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15

1.大家好我修仙更文啦~
2.还有3更正文完结~下一章应该有个共享单车,卡都不用刷就停的那种233333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

沈南竹觉得,好像这条路快要到尽头了。

但是在陌路的彼端,她还是有些事情要做的。
虽然如果是出于正义的话,她这样做很不合情理。但如果是出于情分,那么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应当。

山水庄园,她如今再走进来很是陌生。

仿佛自己从来是世外客,但她又比谁知道的也不少。

所以她从来无法界定自己究竟是一个好人还是坏人。若说她是坏人,她从未参与过一丝一毫关于山水庄园的利益牵扯,若说她是好人,她却知道很多能让高小琴赵瑞龙头疼一阵子的事情。

高小琴早已经在三层的大厅等着她了,她背对着沈南竹,望着窗外的人工湖的涓涓细流,很是出神。耳边响起的推门声将她拉回现实。沈南竹依旧是原来的模样,丝毫没有变化,就如同七年前她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沈南竹永远都是大方得体,从来不让人挑出任何破绽。

“你来啦,我倒是没想到你还能够如期而至。”她拉过身旁的椅子,理着白色的裙子坐下。“我还以为,你害怕来呢。”

“我怕什么?”沈南竹反问道,她直起身子,桌上凉透的一杯茶散发着清香,无孔不入的飘荡在整间屋子里。

“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一直这么深藏不露。”
高小琴将照片甩到桌子上,颇带着嘲讽地说道:“赵大公子亲自嘱咐我交到你手上的。程度拍的,你看看,清楚不清楚?寄给省纪委,田国富书记应该很不乐意见到这样的照片。”

照片上的两个人再明显不过,沈南竹的手环在沙瑞金的脖颈上,两个人相拥在一起。

没有看到沈南竹的慌乱,高小琴很是失望。

而沈南竹想的却是,瞧啊,我果然是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首先我得告诉你,我们是正常交往,纪委应该知道。其次——”沈南竹停顿了一下,“你想要什么,说吧。”

没有理会沈南竹的话,高小琴把桌子上的照片拿过来,一张一张的翻着,她甚至有些惋惜的感慨着,“可惜了,这就一份孤本,底片我亲眼看着赵公子让程度删掉了。”她手指握着手里的照片,看着面色如常的沈南竹,轻轻笑起来,“赵公子让我提点你,不要做梦,但我觉得既然已经有了妄想,那总归要付出一些代价。”

“钥匙,我要钥匙。”高小琴轻声重复着,“把钥匙给我,这照片我立刻给你。”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她会要这样东西,沈南竹沉声说:“两下交换。”

映入高小琴眼帘的是那把常常在沈南竹身边的红扇子。黑色的扇骨配上红色的绢面,高小琴不知道见过这把扇子多少次了。

“拆开它,里面有钥匙。”

桌子上两个女人白净的手慢慢移动到中线上,高小琴的手上多了扇子,少了照片。沈南竹的手上多了照片,少了扇子。

“你开始准备后路了。”沈南竹如是说到,却将手中的照片放到包里。

“是啊,火已经越烧越旺,我不想引火自焚。”摩挲着手中的扇子,高小琴忽然说道:“还是得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然就算走也不安心。”

“为什么不早些收手呢?”凉茶入口,沈南竹感觉到有几分苦涩。

“早些?怎么早?收手?我还能收手么?”她有些怅然的叹了口气,“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昨天我已经和律师签了字,欠他们的东西,我一分不少的还了,这总该够了吧?再说了——”她看着沈南竹,脸上弯曲的嘴角也慢慢抿成了一条直线,“我是个没有明天的人,又怎么预料到何时收手呢?”

没有明天,沈南竹想着她的话,脑子重复着这四个字。

“我们之间,相互利用很多次了。但怎么算都是我更亏欠你多一点,因为大多是我在利用你,你从来不曾刻意隐瞒我什么,除了这件你的隐私事情。我可以向你保证这是我们最后相互利用,”高小琴握紧了手中的扇子,定定的看着正在品尝凉茶的沈南竹,“也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沈南竹点了点头,“这样很好。”

彼此间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难道不好么?
沈南竹拿起包,起身,高小琴也随之起身,沈南竹转身向门口走去,手握着扶手的一刹那,沈南竹问道:“不送送我么?”

“不了。”高小琴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看着沈南竹的背影,“希望我们此后再也不见。无论是汉东,还是香港,又或者是监狱。”

关上门的一瞬间沈南竹觉得自己轻松了很多,了却了一桩心事就是不一样。

冷清的大堂里她脚下黑色高跟鞋发出的声音格外响亮,她的脚步没有丝毫紊乱,就像是一个见完老朋友的人一样,格外自然。

但是她走着走着,忽然停下了。

面前高小琴正在快步向她走来,沈南竹此刻才有点紧张,她之前一直笃定高小琴不会发现什么,但是她追来的速度太快,沈南竹几乎来不及反应。

“不是说不送了吗?高总怎么食言了?”沈南竹微笑道。

面前的“高小琴”一愣,带着歉意的说到:“对不起对不起,您可能是认错人了,我不是高总,我是高总的妹妹,我是小凤。”

沈南竹提着的心这下才放平,她熟络的向她问候:“我听你姐姐说过你,怎么之前没见过你呀?”

高小凤回答道:“我之前一直不在内地,有别的事情的。”

沈南竹并没有停止询问:“今天回来有急事么?”

高小凤低头看了看表,“啊,是的,姐姐找我有点急事,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沈南竹报以微笑,看着她消失在大厅里,面上的微笑也渐渐消失,她冷着一张脸,转过身,脑子里立刻蹦出了一段画面。像过电影一样的重复在她的脑海里。

之前见过的那三张照片和刚才见过的人竟然十足相像,而不是和正在楼上坐着的高小琴完全一样。

包中有关沙瑞金和沈南竹的照片已经被沈南竹撕成了碎片。

沈南竹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评论(1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