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何建国bg】云遮月(终章上)

1.大家好我终于终于更新啦~然后这周期间没有更新因为8号9号考试!
2.我描写渣渣呀!希望能给你们写出画面感~喵~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多评论~爱你们比心心❤️
————————————————————

混乱的工厂内部,嘈杂的议论声由于回声显得更加纷乱不安。

老林不得不借助扩音器才能维持秩序。他站上高台,宛如一个领导者一样,开始指挥起全局。“大家都安静!所有的中国人站到这一边,我们只带中国人!第一批管理层优先!我带大家走!明白么?”

然后他用他那流利的英文指挥着非洲人站到另一边。

刚刚稳定下来的秩序又开始混乱起来。

一场闹剧。

李霁月站在二层的最高处,冷眼看着老林从中分出一条中国人与非洲人的界限。

卓亦凡在楼梯上大声喊道:“老林,你给我听好了,都是我们家员工,我都要带走!”

李霁月回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何建国,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似乎都在等着对方先下达什么命令。

老林似乎是嘲讽的语气,反问了一直以来高高在上的卓亦凡:“怎么带啊?”

回答他的是沉默。继而老林的声音不断的回响在偌大的工厂里。

李霁月摸摸有些挫败的弟弟的头发,“姐帮你!”

还没等她说出什么来,早就预料到她会出言的老林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表小姐,您来了之后正经事儿没怎么干,现在是大家存亡的重要时刻,你也不想阻碍大家活命吧?”

李霁月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她伸出的手最终还是放到了冰凉的钢铁上。她想要说什么反驳的话,正要说的时候,

然后她听到了一声巨响。

冷锋的语气中带着坚定,带着毋庸置疑:“飞机是我带来的,大家听我的!妇女儿童上飞机,男人跟我走!”

人群中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中国人的呼喊迅速淹没了刚才冷峻的气氛,冷锋接着用英语说道:“Everybody!We leave together!”

欢呼声再次爆发了起来,山呼海啸一般,充斥在李霁月的耳边,她欣喜的转过头来,何建国也正笑着看着楼下的众人。

冷锋回头看一眼李霁月,李霁月恍惚觉着,他和龙小云实在是太像了。

语气,还有肩上的那份责任。

简直如出一辙。

火光迅速成为人们庆祝的方式。非洲的小伙伴们围在火堆旁开始欢呼,歌唱。这样的气氛是李霁月从来没有在军营里见到过的。虽然他们也经常拉歌,也都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但与这劫后余生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两个女人互相干了一口酒,而后开始不约而同的望着更高一层楼梯上正在交谈的两个男人,李霁月笑着对瑞秋说,“你猜他们在说什么?我猜他们呀,正忙着自报家门呢!”李霁月说着举起了酒瓶子,同瑞秋碰了一下,然后她问:“你是医生?”

瑞秋点了点头,“是的,我之前一直在帮助陈博士进行医学研究,可是,陈博士被他们给杀害了!这是Pasha,是陈博士的女儿!”

李霁月摸了摸Pasha的脸,“You're great!”她又举起了酒瓶子,带着微醺说道:“这一口,敬陈博士!”


卓亦凡跟着旋律有节奏的走动了下来,他把李霁月的酒瓶子拿了过来,将Pasha推到一边去,“给我让个地方呗!”

李霁月无奈的笑了笑,拉着满脸写着不高兴的Pasha的手,“走,阿姨带你跳舞去喽。”

围着火堆,李霁月放声笑了起来,她轻轻摆动着腰肢,也有节奏的晃动着常年端着枪的胳膊。她猛的一转头,刚好撞上何建国。

何建国拉着她的胳膊,低下头沉声问她:“你不是说你不会跳舞么?”

“蒙你的!”

李霁月显然喝醉了,何建国想。他嗅了嗅李霁月身上的酒味:“你喝了多少?”

其实刚才她在看何建国,何建国也正在看她。看她笑,看她举起深色的酒瓶。

“不多啦!不多!”她晃动的腰肢在何建国看来如同一条灵活的鱼一样,他伸出手来握也握不住。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触碰到她的白纱外衣,却被她挣脱逃掉。

李霁月嘻嘻的笑了两声,何建国轻声说了句,“哪儿跑!”

轻轻勾了勾手,李霁月迅速消失在人群中。

何建国很快便跑上了楼梯,在高处寻找着逃掉的李霁月的身影。

“不出来的话,就算输了哦!”

他轻轻说了句。

变故在李霁月登上对面楼梯的时候发生。

楼下的火堆迅速爆炸了起来,取代欢呼声的是人们的惊叫声。李霁月诧异的回头一看,人们已经开始向四处奔逃!

子弹打在钢铁上的声音发出噼里啪啦清脆的响声,很快便横尸无数。

冷锋抬头一看,飞行器已经盘旋到了他的头上,只听得一声枪响,何建国迅速击落了发出嗡嗡声的飞行器。

冷锋与何建国对视一眼,何建国冲他点了点头,随后连发两枪打碎盘旋而至的监视器,冷锋则迅速指挥人们离开。

惊恐的尖叫声划破夜空,原本欢乐的工厂迅速变成遍布硝烟的战场。

何建国又是连发两枪打碎飞行器,然后迅速抄起枪跑下了楼,围攻的敌人越来越多,他不得不快速的跑起来,分散攻击两翼的敌人。

弹药很快就所剩无几,李霁月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出现:“接着!”

何建国伸出右手在空中一接,弹药夹随即到手。两个人迅速背靠着背同时举起了枪。

“哪儿去了?”何建国转过身,一枪击中上前的雇佣兵。

李霁月举起枪的同时不断的往前走,寻找遮挡物,“刚才去拿了点弹药,哎,有个人盯上你了,我去帮你把他干掉!”

“需要掩护么?”

“用不着,你小心着点!”李霁月说完快速跃上了二楼,白色的纱衣早就已经沾上了血污,在遍布火焰的空场上格外引人注目。

雅典娜忘记了老爹给她的命令,调转枪头,追逐着奔跑的李霁月。

李霁月在尖刀队跑步成绩不输给手底下的那帮男兵。子弹打在脚底下的声音催促她不断加快速度。雅典娜骂了一声,李霁月已经踏上了楼梯。

“身手不错!”李霁月挑着眉毛,戏谑的说着,虽然听不懂李霁月在说什么,雅典娜明显感觉不是什么好话!她扣动扳机,子弹飞快的向李霁月的头部飞去,她迅速躲进了旁边的箱子后面,随后就是一枪跟上。


她从箱子的另一头走到最后一端,然后探出头去看见雅典娜迅速补上一枪。子弹擦着钢铁飞行的声音格外刺耳,几乎是顺着雅典娜的脸颊上擦过去,最终深深嵌在一块厚重的铁板中。

“砰砰砰砰砰砰!”接连不断的枪声从不同式号的枪支中发出。两个女人谁也没能从对方手中讨得半点便宜,毕竟,谁要是讨到便宜了,就意味着对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卓亦凡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工厂里,“姐!救我!我腿受伤了!姐!姐!”

最后一声格外的凄惨,李霁月心中焦急,向天虚放三枪后迅速两下跳跃向外跑去!

“趴下!”何建国从她背后向前把她扑倒在地,随即两个人从门外滚到了一间平房边上。

“你瞎啦!不知道躲着点!”何建国冲她吼道。

“小凡受伤了!”

“他用不着你!”何建国说着从身边摸出一把枪递给她,“跟我走!”

两个人闪转腾挪间不断发出子弹。高速前进的子弹或击入肉体发出血肉碰撞的声音,或者碰到钢板上发出金属固有的脆裂声,仿佛是冰上裂开了一个口子,然后整个湖面上的冰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裂开,然后崩塌。

两个人的配合十分默契,尽管之前从未有过。

李霁月手中的枪使着不顺手,何建国扔给她个弹夹,换好后两个人将手中的枪扔在空中,然后互相接过对方的枪,拉动保险。两个人躲到一个水泥柱子后面,来不及喘息冷锋已经冲着对面连发了三枪,却都打到了钢板上。

“你没干掉她?”何建国冲着对面放了一枪,迅速跟着冷锋变换位置。

李霁月没有辩解,“现在也不晚!”

何建国一把拉住她的胳膊,“跟我走!”

敌人的飞行器来的很快,冷锋瞥见一边的水龙头计上心来,水力迅速的让整个飞行器分崩离析。

“砰!”的一声,喷涌的水柱立刻消失。没有给他们太多时间,冷锋冲他们喊道:“分头走!”

李霁月依然同何建国保持相互依靠的姿势,向四面八方的攻击者发出收割生命的子弹,何建国把枪放在车顶上,“妈的,没子弹了!”

李霁月迅速从车身另一边将弹夹滑过去,然后赶到他身边。卓亦凡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支枪,还要逞英雄,放了一连串的空枪,“来啊!”

何建国把他连拽带拖的弄走,李霁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在后面为他们掩护,“我的大少爷!刺激不刺激!”说完将脚底下换下的弹夹踢向跑上来的雇佣兵。

恐慌仍在继续。尽管人们已经躲藏起来,李霁月仍然担心会有漏网之鱼。她返回办公室,即将要到达门口的时候,冷锋正抱着一个雇佣兵摔下楼来。

冷锋疼的挣扎了两声,李霁月赶紧上前把他扶起来,“你没事儿吧?”

冷锋挣扎着站起来,体内的不适让他此刻感觉力气在流逝,但是他强撑着,“没事儿,你去照顾好pasha她们!”

一连串的枪击声和爆炸声让李霁月心中很是不安。她回头看着正在拿着枪的卓亦凡,想到外面是何建国和冷锋两个人在战斗,“噌”的站起身,“小凡,你看好他们!”

“姐!”卓亦凡看着她奔跑出去的身影,想要说的话通通记不起来,最终只化作了一句:“小心点儿!”

李霁月点点头,回过头冲他笑了一声,“放心吧。”

她赶到的时候,面前站着的雇佣兵们已经上了车,冷锋精疲力尽的靠在一个带血的轮胎上,她赶紧跑到冷锋身边,“醒醒!刺儿头!你醒醒啊!”左右顾盼的时候何建国已经赶来,“老何,快点!快帮忙把他抬回去!”

评论(17)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