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13

1.大家好我又晚上更文啦!至于为什么,今天是风衣老师的生日啊啊啊啊啊啊!!!所以我来发个小糖糖!祝风衣老师生日快乐🎂
2.是的小糖糖~美妙的小糖糖!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多评论~爱你们比心心❤️
————————————————————

快到冬天了,一早一晚也渐渐有了凉意。

杯子里的茶水已经凉透了,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被风吹起来的风铃丁零当啷的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钥匙轻轻转动,沈南竹解开自己紫色大衣的纽扣,把衣服丢到了沙发上,拿过桌子上的那凉茶一饮而尽。

抬头看了看表,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今天在大剧场的演出很成功,最近团长想给她办一个专场,但是她推脱了,她说自己最近状态不好家里还有很多事情,怕给团里砸招牌。

其实她最近状态是不好,上台的时候已经不敢唱大段子了。甚至有的时候,走下台都有些不稳当。

她躺在床上想,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大概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睡眠不足,去看过医生,医生说她要保持轻松愉悦的心态。

但显然,后者很难做到。

她翻了个身,看向窗外。

黑漆漆的,除了路灯在为夤夜归家的人照着前行的方向,什么也没有。

“滴滴”

手里响了一声,是沙瑞金发过来的短信,“明天有事情吗?没有事情的话我上午来接你,我们出去一趟。”

沈南竹打了一个“好”字,然后摁下了 发送键。

明天。

沈南竹想起鲁迅的一篇小说,明天。单四嫂子没有了孩子,只好期望在梦里见一见他,她的明天无所寄托,也许等待着她的将是一条黑暗而又幽长血路。

而她沈南竹的明天又是什么呢?

她不知道。

沙瑞金发送完短信前几个小时,给陈岩石打了电话,想要明天去养老院看望一下他,他还不忘提醒下老人家,最近没有人去给他锄地了吧。

虽然和沈南竹是正常交往,但他不希望打扰到沈南竹,更不希望影响她的生活。

因为,已经对沈南竹很不公平了。

他在发送短信给沈南竹的时候,内心中竟然有几分期待她的回信。

也正如他所料,沈南竹一如既往的好说话。

夜深了,他看着省委大院里摇摇晃晃的几棵树,拉上了窗帘。

所以就算是为了明天的见面,沈南竹也必须强迫自己赶紧睡觉,否则明天一定会没有精神。

她抽出了旁边床头柜的上层抽屉,取出安眠药。

一粒,两粒……

窗外的风越来越大了,敲打在窗户上带动整扇玻璃摇晃起来。从窗户的缝隙中透过来的风带动着窗边厚重的米黄色窗帘摇曳不止



“今天带你去见陈叔叔,我小的时候一直是他抚养长大的。”他顿了顿,又说:“我一直将他当做父亲看待。”

这样的事情,确实出乎沈南竹的意料。

“我?我合适么?”

“怎么不合适?”

沈南竹看向窗外,汽车正停在了一家养老院门前。

两个人的步伐很缓慢,像是在散步一样,但是过道上只有两个人皮鞋与高跟鞋共同发出的声音和风声掠过树叶的沙沙声。

沈南竹却感觉一步一步走的都格外艰辛。

她不想面对这样的场景。这些年来,她的事情从来都是由自己做主,长辈,遇到过,但没有能够做自己主的人。突然面对两位长辈,她有些无法适从。

还没有走进屋门,沙瑞金就冲屋里喊了一声,“陈叔叔,王阿姨!”
然后他拉着沈南竹的手走了进去。

陈岩石夫妇对沙瑞金的到来很是高兴,再看到一边大方得体沈南竹,两位老人忽然明白了:这小子是想让他们帮忙把把关!

王馥真仔细的打量沈南竹半天,“老陈你看,这不是前两天来咱们养老院慰问的唱单弦的那个姑娘么!”

她这么一说,陈岩石也不由得注目看了沈南竹两眼,“哎呦,可不是么!我们养老院的老头老太太都特别喜欢听你唱!回头可得再来给我们唱啊!”

沙瑞金转过头去,低声问她:“你什么时候做的慰问?”

沈南竹偏过头去,轻声回答道:“团里志愿的公益服务。”

“你还参加这个?”

沈南竹点了点头。

因为害怕手里的钱不干净,所以于心有愧。

“你们俩快坐下!我准备饭菜,老陈,你跟他们好好聊聊!”王馥真说着拿起了围裙,走进了厨房。

山茶的味道很快飘满了整间屋子,沈南竹闻出来,那是沙瑞金给她带过的茶。

陈岩石两只手放在桌子上,抱着臂,对着沙瑞金说道:“你是不知道,我们养老院的老头老太太可喜欢她了,她一唱都不让她走,一连气儿唱了好几段!你小子可有福了!”

沈南竹难得的有些脸红,“您们都喜欢就好啦,那我就没白学!”

“南竹一直非常优秀,性格也好,人也好。”

陈岩石哈哈笑了起来,“听听,这还八字都没一撇呢,就夸上了!”

沈南竹微红的脸更加红了起来,她赶紧站起身,“我……我去帮阿姨做饭!”

快步离开有些狭窄的客厅,沈南竹还听到这爷俩一同笑了起来。

王馥真正在切菜,沈南竹也将地下的蔬菜拿出来清洗。

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沈南竹听见王馥真问她:“小姑娘,你跟小金子是怎么认识的?”

“您叫我名字就成,我叫沈南竹。我和沙书记是之前在剧场认识的。”

“哦。”王馥真把菜刀放在案板上,回身在毛巾上擦了擦手。“那你知道他是省委书记么?”

沈南竹点了点头,“我知道,是他先追的我!”

“哦。那你们见过父母了么?你家里还有其他的兄弟姐妹么?”

沈南竹把洗好的小西红柿放到玻璃碗里。她平淡的说着:“我是孤儿,家里没别人了。”

或者说,我没有家。

一旁的陈岩石也不断提点着沙瑞金,“我可告诉你,这有些干部犯的错误你可不能犯。千万别贪图享乐,搞出什么权色交易来啊!当然,我相信你的人品!但是这社会上的诱惑太多,你得留神!”

沙瑞金喝了一口茶,点了点头。郑重的对陈岩石说:“陈叔叔放心吧!沈南竹不是诱惑!我可以保证!”

“是,她人是好孩子,我就是跟你唠叨两句,你也别往心里去!”

沙瑞金笑了笑,“您是为我好,我怎么能不往心里去呢!”

“开饭了!”沈南竹从厨房里端出排骨汤和清炒时蔬以及一条炖黄花鱼和一盘西红柿炒鸡蛋。

“这么丰盛啊!又麻烦王阿姨了!”

王馥真从厨房里端出来一碗面条,送到沙瑞金面前,“生日快乐啊小金子!阿姨给你做了碗长寿面,赶紧的,趁热吃了吧!”

沈南竹扭过头去,刚好与沙瑞金看过来的视线重合,她感觉转过头去,装模作样的夹了一块排骨。



从两位老人的住所出来后,天已经黑了,晚风也带了丝丝的凉意,吹打在两个人的身上。两个人同行的身影靠的越发近了。

“陈叔叔很满意你。”沙瑞金开口说道。

可是沈南竹却是以沉默来应对。

好半天,她才说道:“如果陈叔叔知道我和高小琴的关系,也许他就不会对我这么满意了。”

也许会是不满呢。

沙瑞金停下脚步,借着路灯,看着比他矮的沈南竹,“没关系,我会让他满意你的。”

说完,又接着向前走去。

沈南竹赶紧跟上他的脚步,问道:“今天是你的生日?”

“户口本上的。我的生日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天。”

沈南竹有些懊恼的说着:“我早也不知道,也没什么礼物送给你的……”

沙瑞金摇摇头,示意她没关系。

沈南竹忽然站到他面前,轻轻掂起脚尖。

绵长的一个吻。

直到沈南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才离开他。

然后她看着他明亮的眼睛,

“生日快乐。

评论(1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