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何建国bg】云遮月(中)

1.大家好我又晚上更文了,至于为什么更文是因为在摸底考试里我进步了!有点高兴所以写个文庆祝下!大家不用着急下一更在25号!因为二十五号学校放假!然后24更个小姐姐或者叶处什么的233333
2.不用担心上中下肯定写不完😂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多提宝贵意见!爱你们~比心心❤️
————————————————————

工厂里的黑人朋友大多还是友善的。女工nessy就是个性格开朗的人,她有一个胖乎乎的儿子,nessy给李霁月看过他的照片,“他叫tundu!”

李霁月瞪大了眼睛,“土豆?”

“是tundu不是土豆!”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何建国纠正道。他看了一眼李霁月:“你这耳朵怪不老好的!”

李霁月看了一眼他,转过身来和nessy友好的说了再见,对着何建国带着强硬的语气,“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办公室里何建国做的地图旁边,又附上了一张小小的微缩版地图,和何建国做的一模一样。“这是我昨天刚做好的,跟你做得一模一样,方便携带。”她走到沙盘前,铺开一张新的地图,“我看了看厂区的规划,有些地方做的还是蛮不错,就是老库房那边太密集了些,这边还算间距比较大。喏,你看。”她指着那张大地图,对何建国说道:“我做了一张厂房平面地图,虽然对你没什么用吧,但是我新来乍到的,难免不熟悉,另外,我们尖刀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每个人的方法不太一样,我比较习惯我的方法而已!”

她指着中央的办公中心,以此为中央点。

“我划分了九个位置,以这里为中心,分别划分了四道,通道按照条一共是四道,加上分块,编号是1-1到4-3。”

她边说便在地图上给何建国比划着,说得很详细。何建国一面佩服她的心思细腻,一面又觉得未免有些多此一举。

“你别笑话我啊,现在外面这么乱,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我来这儿是把我弟弟带走,把咱们的国人待回国去。现在我都在这儿待了一多月了,假期都过了。不过好在我们地方上的条例没有那么严,我回国去还要完成别的任务。”

她转过头去看着何建国,“我只是觉得小心为上,另外应该赶紧走!”

“走?怎么走啊?离这儿不到五十公里,红巾军已经疯了!”何建国走到沙盘前,手指划到中央的办公中,狠狠的敲了敲。

他大概明白为什么卓亦凡这个小祖宗天不怕地不怕就怵这个表姐了。一来是因为她是当兵的,做的是卓亦凡不能做的事情。二来是她自己本身能力够强,目光中带着的那份坚定从来未曾放下过。

就如图一天为军人,一生为军人的道理是一样的。

肩上的这份责任,是永远也放不下去的。

“给大使馆打电话吧,让他们来接我们。”

李霁月背对着何建国,目光遥遥。透过郁郁葱葱的草原,仿佛望到了家乡。

家乡去路远,只好以己身来默默的思念,和眺望。

“希望我们都能活着回家。”

回家。

何建国低下头,手指慢慢的从地图上移开,他看着李霁月的背影,心中只觉得五味杂陈。

只要给他们一堆火,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能乐呵起来。

这是何建国的经典语录。

晚风轻轻吹拂着李霁月的长发,她伸出手来拢了一下,“为什么来非洲?”她问何建国。

何建国看着下方正在欢呼的人群,他笑了一声,“非洲多好啊,人好,景儿好,”他喝了一口酒,眼神注视着下方,但是眼中涣散。

“妞dei!”他转过头去,看着李霁月说道。

李霁月笑了起来,“您这兴趣可真够高雅的!”说罢在心里又为何建国语录添砖加瓦。

“你不去跳跳舞?”

李霁月手里绕着自己的长发,“我不会!”

何建国一手扶着栏杆,转身背靠在栏杆上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李霁月对于他的目光没有任何的回应,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下方聚在一起的人群。

但同样的,目光涣散。


李霁月和何建国彼此心照不宣的瞒着卓亦凡要回国的事情。对于这小子来说,和平与安定是他厌烦的,只有面对危险的战争,他才会感到刺激。

但是他不知道,和平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奢侈的。

“我刚刚跟大使馆通过电话,他们说,最迟今天晚上,就会有人过来接我们。”李霁月抱着臂,右手拿着手机,站在地图前面说道。

“那凡哥那边……”

“什么凡哥凡哥的!”李霁月回头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何建国,“你多大了,他多大了?他当得起你这一声哥吗?”

何建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话不能这么说啊!我这好歹负责他的安全,当然得对人家尊敬点了!”

“他那边不用管,到时候由不得他!”

李霁月长期的队长生涯让她养成了说一不二的作风,有时只是一双细长的丹凤眼稍稍眯起来,便能告知众人此刻她的不快。更不用说当她疾言厉色的时候。

所以当工厂有人前来的时候,卓亦凡不知任何情况,兴冲冲的带着一帮小弟给人家耍威风。

大门一开,老林和何建国一左一右宛如哼哈二将般跟在卓亦凡身后。

李霁月在二楼顶上看见自家弟弟不可一世的样子,只觉得万分丢人,自己请来的救兵让他这么一番作弄,将来如何收场?老何也不知道帮着劝着点!

唉,还是自己代这个不肖弟弟赔罪吧!
李霁月从卓亦凡身后的阴影中走出来,看到冷锋的一瞬间却忽然愣住了。

更确切地说,她看到冷锋佩戴的那枚子弹后就愣住了。

她面色一变,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她的牙齿正在发颤,但是强迫自己一字一句的喝问道:“你身上那枚子弹哪儿来的!”



“你就是那个他愿意把子弹给你都不愿意给我的那个刺儿头?”李霁月在冷锋身边走了一圈,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

那枚子弹,她摸到过。每一个花纹,她都仔仔细细的抚摸过,画了无数张纸,分毫不差的刻到心里。

她站到冷锋面前,“我是小云最好的朋友,我比你认识她早多了。”

冷锋直视她的眼睛,眼睛红红的。

她径直掠过冷锋,透过二楼的窗户看着天边的斜阳,好像在夕阳中看到了龙小云的笑容。

三年了。

三年来她无数次梦到龙小云,无数次梦到十年前。

眼前龙小云的音容笑貌非但没有模糊,反而愈发的清晰,越发的真实。

冷锋的声音似乎是在隐忍什么,但是语气坚定,“我一定会找到她的!”

她背对着冷锋,细不可闻的低喃了一声:“小云。”,眼中的泪水忽然滑落了下来,顺着面颊掉到地下,发出轻微的一声响。

何建国推门进来,刚好看到李霁月低着头,脸上挂着泪痕。

李霁月看到面前多了一道阴影,抬起头的一瞬间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干练与果敢。

“面条来了!”何建国举起手里的大碗,面带笑容走过去把碗放到桌子上。

李霁月也赶紧抹了抹脸上的泪痕,转过身去拍了拍冷锋的肩膀,“你人不错!小云命好的很!”

“我会找到她!”冷锋咬着牙说道。

“好!找到她之后,替我好好的说她一顿!跑到哪儿去了,害我担心这么久!”

李霁月笑的越发灿烂,但是转过身的一刹车,泪水仿佛决堤一般的涌出来。

但就算是哭,她也没发出一声声响,

评论(2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