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何建国bg】云遮月(上)

1.心动不如行动我终于来祸害坚果哥哥了😂
2.会很短,大概3发完,因为今天7点半开学所以必须先把脑洞写出来~
3.希望太太们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

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移动着的吉普车沿着蜿蜒的道路行驶着。
阳光有些刺眼,李霁月压低了帽檐,开始闭目养神。
“晒吧!”何建国握着方向盘,一面对坐在副驾驶上的李霁月说道。“我刚来这儿的时候也不适应,晒啊!后来慢慢儿慢慢儿的就适应了,这本来就不白吧,一晒更黑了!”何建国说完笑了两声。
李霁月显然没有心情听他说话,她从上飞机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怎么休息过,长时间的飞行和舟车劳顿,让她看起来有些疲惫。何建国说着话,她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
虽然,她不得不承认,旁边这人说话还挺有意思的。
察觉到了李霁月的疲惫,何建国也没有再和她说话而是一心一意的开车。
风声突然吹的绿草都立了起来,四周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何建国觉得有些不对,加快了开车的速度。
金属碰到金属的声音格外响亮,李霁月突然睁开眼睛,却被一只手拉出了车外。何建国抱着她在草地上滚了好多个圈,最终李霁月伸出胳膊抱住一棵大树,两个人才停了下来。
耳边有一阵风声,何建国想也没想就伸出手,握住了李霁月抬起的手腕。他身下的李霁月看着他,声音有些薄怒,“可以把你的手从我的腰上拿开了么?”
何建国这才支起胳膊,和李霁月分开。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道歉的话,吉普车周围的人已经进入了他的视线,他拉起李霁月躲到树的后面,注视着那些人的一举一动。
几个黑人把吉普车里角落里零零散散的钱都拿走了,好在他们没注意到李霁月的箱子。吉普车上也还有一些吃的,也纷纷落入他们的囊中。
“晦气!”何建国啐了一声。这帮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他眼角的余光扫到一边的李霁月,见她面容镇定,何建国倒是高看了她几分。
“他们走了。”李霁月说了一句。然后从身后拣了一块石头扔到了车周围,并没有人出来。
检查完车,何建国重新打开了引擎。
李霁月依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压低了帽檐。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李霁月的头靠在窗户上,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工厂。
“嗨,没事儿,这都是应该的!”何建国一如往常的笑着,脚底下狠狠踩了踩油门。
“你一身功夫不错,挺俊的。”李霁月淡淡地说道。“小凡能带你来,算是他的造化!”
卓家的工厂很大,继承了在国内的风格。李霁月虽然预想过大概有多大,但是当她一下车,还是多少有些吃惊。
她正要进入工厂,身后的何建国突然冲她喊,“小心地雷!”
李霁月赶紧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何建国。
“现在战乱四起,工厂周围也不安全。我就在这儿埋了雷。”
环顾着整个工厂,李霁月低头看着脚底下的线,轻轻迈过去。大门忽然打开了。卓亦凡一身迷彩装站在大门口,看到李霁月的身影后兴奋的喊了一声:“姐!”跑过去就把没有他高的李霁月抱起来转了个圈圈。
“臭小子还不快放我下来,多大的人了都!”李霁月戳了一下卓亦凡的脑门,他吃痛的惊呼一声,“姐你手劲儿怎么还是那么大!”
一边的老林赶紧小跑两步回来,“凡哥,凡哥你没事儿吧!”看见卓亦凡捂着脑袋,老林冲这李霁月埋怨道:“表小姐你下手也太重了吧!看看给我们凡哥戳成什么样了!”
李霁月的眼神扫过老林,他立刻乖乖的闭上嘴巴了。李霁月看一眼卓亦凡,“行了行了,装两下就得了,我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
卓亦凡立马从地上站起来,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我从国内带来的厨子做了你最爱吃的炸酱面,走!”
卓亦凡的办公室里摆满了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枪支,李霁月一摸,还是真家伙。
她转过来一看,一张区域地图吸引了她。
“小凡,这图谁做的?”
李霁月抱着臂,盯着那幅地图,问身后还在吃炸酱面的卓亦凡。
“我让保卫干事老何做的!就是接你的那个!”
李霁月绕到侧面一看,何建国正拿着一瓣蒜,呼噜呼噜的吃炸酱面,何建国一抬看见李霁月,“你有事儿?”
李霁月摇摇头,把头伸过来,接着看那张地图。
老林殷勤的拿过来当地特有的水果,送到李霁月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这是我们这儿特有的水果,别的地方没有的,表小姐,请您尝尝!”
李霁月看也没看他,不咸不淡的说了句:“放哪儿吧。”老林自讨了个没趣,只好又去给卓亦凡献宝。忽然李霁月说道:“不用叫我表小姐。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你可以叫我名字,或者不叫。”
等到老林走后,李霁月终于回过头,问正在吃零食的卓亦凡,“你怎么还用着老林,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么?姨夫也真放心让你带着他!”
卓亦凡放下薯片,看着神情认真的表姐,“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他不放心别人。还有老何呢不是,我爸说老何一个人,够用了!”
“你少来,姨夫嘱咐我这边就快打起来了,让我带你马上回国!”
卓亦凡两只眼睛放着光,他扔下薯片,“要打起来了!那我更不能回去了!我得保护你们!”
李霁月哭笑不得,“我用得着你保护?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吹吧!”
卓亦凡急了,“你别不信,我可打得过老何!老何,老何!”
“怎么了!”何建国从门口跑进来,看见一脸气急败坏的小公子和气定神闲的李霁月。
“我跟我姐说,我能打过你,她不信!你过来,咱们打一场!”
“现在?”何建国愣了一下,看着正在喝茶的李霁月,干笑了一声,“这儿怎么打啊!这么小的地儿。”
“就在这儿!别说废话,开始吧!”
李霁月头也没抬的听着动静,没两下,就听见何建国一声“哎呦”倒在了地下。
啧啧啧,这演技太差了!假摔摔得走心点好么?
卓亦凡自信满满的抬起头,想要得到姐姐的表扬,只听李霁月说了一声,“你先出去,我给老何上上课!”
“哎,和他闹着玩玩的挺开心啊,不是你在地上滚的时候了?”李霁月蹲下里看着还没有爬起来的何建国,笑意满满的说道。
他还没看见过李霁月笑呢。
真好看啊。
何建国想。
“嘿嘿嘿,眼睛都直了!”李霁月伸出手来,在他面前晃了晃,“图做的不错,原先那个部队的?”
何建国有些吃惊的看了她一眼,李霁月的神情倒是很轻松,“东南军区某某集团军尖刀队队长,李霁月。”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区十四集团军侦察连连长,何建国。”
李霁月伸出食指来放在嘴边上,“嘘!何建国同志,我们现在就是同盟了,作为队长的我,现在给你下达一个任务!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卓亦凡和剩下的中国人安全带回国,你有信心完成任务么?”
何建国看着神情坚定的李霁月,喊了一声:“有!”

评论(2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