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点梗

乱七八糟的各种点梗!看来今天我只能更一章小姐姐或者是叶音的番外啦,你们可以自己选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赵瑞龙感觉自己失恋了。

虽然,好像自己就没和她恋过吧。

“小琴,我得到个消息,你那个朋友沈南竹,大概是投敌了。”

“啊,你听谁说的!”高小琴惊讶的放下了自己的茶杯。

祁同伟插着手,看着远处来来往往的车辆,“还用别人说,我亲眼瞧见的!”

“省委书记沙瑞金和曲艺团一枝花沈南竹?哎,这消息太爆炸了!”

叶音按下手底下小同志在电脑前的头,“干活去!你们闲得慌了是怎么着!”

手底下的人一哄而散,叶音叹了口气,唉,我只能帮您到这儿啦,沙叔叔。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自己的事儿还没办利索呢。叶音看着自己桌上一摞一摞的报告,再看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真是欲哭无泪啊!

“万万没想到。”高小琴放下茶杯。“我还以为她是个朋友呢。谁想到啊,一个浓眉大眼的沙瑞金就让她叛变了!”

“唉,你说他们是怎么混到一起的?神不知鬼不觉,咱们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一会儿你不就知道了,她一会儿就过来。”

赵瑞龙觉得自己很受伤。

他辛辛苦苦追了好长时间的小姐姐连个好脸色都没给他就投入了另外一个人的怀抱。

沈南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处于风口浪尖上。

在她自己看来,行得正端的直,流言蜚语啊,让他见鬼去吧。

“我真的没想到,真的。”

高小琴递给她一杯茶。

“没有什么可惊讶的,我喜欢和谁在一起。这是我的事情。只是我没想到,你会意外。”沈南竹抿了一口茶,“你到底是意外我和他在一起,还是说,你担心自己。”

“你还是那么聪明。”

“可是你说过,聪明人,不长久的。”沈南竹笑着看着她。“我不做聪明人,也不想做傻子。”

沈南竹走后,高小琴对着帘子后头的祁同伟说道:“你听到了,她在告诉我们,不要把她当傻子。”

赵瑞龙已经等了沈南竹好久了。

“南竹!”

沈南竹点了点头,“赵总。”

“我在登瀛楼订了一桌饭菜,不知道你又没有心思赏光啊?”

“乐意奉陪。”

有道是,举杯消愁愁更愁。

赵瑞龙如今借酒消愁。他知道沈南竹一向不喝酒,也从来不逼迫她喝酒。

他真挺喜欢沈南竹的。真的。

可惜一直得不到,得不到的东西,往往也是最好的。

也正是因为得不到,所以他才挂在心头。

他问沈南竹,为什么一直都不愿意跟他走。

沈南竹回答他说,因为不想依靠着他,更不想凭借任何外力进入自己一直想要去的地方,她自己活的不踏实。

后来他又问,可是沙瑞金比我的争议更大。

沈南竹说,我不在乎。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儿。沈南竹不喜欢他。

曲艺团的小师弟来接她。

登瀛楼这样级别的饭店,好吃是好吃,但是不免油大。

小师弟和她说,要不要去喝一杯咖啡。

其实沈南竹不喜欢喝咖啡,但是时间还早,他也就答应了。

抹茶拿铁。太甜了。这样甜的口味大概适合叶音。

“师姐,太甜了吗?”

“啊,是有一点。不过没关系的。”

“那再来一杯红茶拿铁好么?或者是美式?”

“那就美式好了。”

叶音和她说过,叶音喝美式至少要放上两份奶和两份糖。

咖啡厅里的人,多半是一对一对的小情侣,或者是交谈工作的众人。

沈南竹告诉小师弟,男生和女生的声音多少还是会有不同,所以很多东西,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按照师傅交给她的再告诉他。

“天津那边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我的翠屏山就是他们教的,所以我推荐你可以去找他们。”

她从包里翻了翻,“这是联系方式,去的时候你可以说是我让你去的。”

“谢谢师姐!”

“不用客气,你是个好苗子!我希望,将来的汉东曲艺团,能够多出现几个单弦上的人才。”

小师弟端起咖啡,“不用再是师姐一个人撑起一根大梁的局面了。”

咖啡厅离曲艺团宿舍楼,不算太远,一刻钟的路程。沈南竹在楼底下一看,自己家屋子里正亮着灯。她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小师弟递给她包,临走的时候,他们握了握手。

沙瑞金拉上了窗帘。转身坐在餐桌的椅子上。

沈南竹转动钥匙打开门。

“你今天过得很充实。”他的声音响在耳边。

“去了山水庄园,顺便和赵瑞龙吃了顿饭,然后和你的小师弟出去。非常充实的一天。”

声音如常。让人听不出来一丝不满。

但沈南竹清楚的意识到,他很不高兴。

可沈南竹觉得自己没错。

毕竟放出消息的不是她。

沈南竹泡好了茶,放在桌子上。茶是前一阵子沙瑞金拿过来的大红袍。

“你今天开会了,很累了。不如,早点回家吧。”

“我可以认为这是逐客令吗?”

“不可以。”沈南竹回过头去看着他,“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我昨天新买的老陈醋似乎好像被打碎了。”

“你去山水庄园,我不反对,因为这是你的兼职工作,但你去见赵瑞龙,这不大合理吧!”

“有什么不合理?我去见见付我钱的老板,顺便吃个饭。”

沙瑞金放下刚刚从沈南竹手里接过的茶,“可是,如果你是去贿赂他的呢?这不大合适吧?”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你的小师弟追你很久了,你现在是有男朋友的人。这似乎更不大合适吧?”

“你在教育我?”沈南竹走过去看着他。“用你的道理教育我?”

她弯着身子看着他的眼睛,沙瑞金的眼睛发亮,如同一束光,照进沈南竹的内心里。

他冲她笑起来,眼中更加明亮起来。

沈南竹弯起嘴角,握住桌子上他放下的茶杯,还带着他的温度。

“我接受。”


评论(18)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