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4 论一个好丈母娘的重要性

1.大家好啊不好意思我又晚上更文啦!感谢一直不离不弃的太太们!
2.还有最后一更正文就完结了!有个好丈母娘多么重要啊!
3.依旧感谢太太们的支持,希望各位太太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

“今天这顿饭啊,吃的差不多了。李省长,咱们心里都有个数,我会和她说,让她赶紧回北京,不会在汉东耽误你。”
叶音猛的推开防盗门:“我不!”
叶成瞥了一眼她,轻描淡写的说道:“你一边去,大人说话你小孩别插嘴!”
“她不是小孩了。”李达康忽然说道,“她已经二十九了,她早就有自己的想法。叔叔,不管今天您同意不同意,我都得告诉您,叶音长大了,她不是您宠坏了的丫头,她身上早就懂得了责任与担当。我们所做的事情,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也不是小孩儿过家家说散了就散了的。您不能总是用不成熟的眼光来看待我们!”
“对!爸,我不是孩子了,我知道我自己在干什么,我喜欢他,他喜欢我,这就够了!”
叶成冷哼了一声,“你知道个屁!什么是喜欢你懂么?”
“我懂,我当然懂!”她半是恳求道:“妈都同意了,您就别再反对了!”
“你妈是你妈,我是我!我就是不同意!”叶成一拍桌子,气的眉毛都立了起来,李秀云从外面走进来,冷眼看着气急败坏的叶成与坐在椅子上神情镇定的李达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叶成一看见她就吼道:“都是你把孩子宠坏了!”
李秀云看都没看他,走过去对李达康带着歉意的说道:“让你见笑了,她爸就这个脾气。”又走回去对叶音说道:“你们俩先走吧,我跟你爸有话说。”
叶音带着担忧的神情看着她,李秀云笑着拍了拍叶音的手:“去吧,有妈在呢。”
防盗门发出一声闷响,叶成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他方才盛气凌人的样子一下子垮了下来,颓丧的坐在椅子上。他不住的叹息,“闺女大了,管不了了。”
“知道她大了,你就不应该管。”李秀云收拾着满桌菜,几乎是没动,除了那一盘炸的有些焦了的花生米。
李秀云边拿抹布擦着桌子,边看落寞的叶成。她坐在沙发上,她对他说道:“你答应她吧。”

叶音坐在床边上发呆,心中百种滋味说不上个头。
夜已深了,她一点睡意也没有。
似乎是已经预料到了这段感情的无疾而终,叶音心中难过,偏巧屋外开始下起了小雨,她推开窗,颇有些自嘲的说道:“这才是真正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李达康刚刚处理完一份小金给他传过来的加急文件,他看着伫立在窗前的叶音,心中有些不忍。“不怕吹感冒了啊!赶紧上床睡觉!”
她哪里睡得着,她惧怕明天,后天,以后的到来。因为她知道,也许以后她和他再也没有以后了。
因而更加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她轻手轻脚的钻进了被子里,然后卧到了他的臂弯里。
李达康一侧头,刚好看到她的脸。
一张强颜欢笑的脸。
他没有作声,反而搂的她更紧了。
叶音抱住他的腰,小声嘟囔着:“最近饿瘦了,看来党校的饭不好吃啊!”
“那是啊,比你做的还难吃呢!”可是也许以后再也吃不到你做的饭了。
她小声“嗯”了一声,然后起身抱住他的脖子,把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李达康感觉自己的肩膀上沾上了水渍,他抚着她长而顺滑的头发,半天没出声。
不知道是谁先吻了谁,只知道干柴烈火,一点就着。
宽大的睡袍上只用一条带子系着,李达康一只手轻轻一扯就散了开来。
漫长的前戏,其中蕴含着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感情。似乎两个人都预料到了最坏的结果。
黑暗中叶音抚摸着他的脸,要把他的模样一辈子刻画在心中,眉毛,眼睛,鼻子,嘴巴。
他捉住她的手,贴在她的耳边说道:“专心点。”
她感觉到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温柔,但是当他进入的时候仍然闷哼了一声。而后缓了好久,他才开始慢慢的动起来。
叶音想,也许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她这样想,越想越难过,呜咽的声音开始成为萦绕在李达康耳边的主旋律。似乎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他对她说:“别担心。”
叶音一听这句话,更是难过,再也不会有人跟她说,别难过,别怕了。思想到此,再也忍不住,由呜咽转为哭出声来,她的语言混乱,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我不……不要分开!不行……我就要跟你……跟你在一起!”
“好。”
他低沉的声音一如平日一样让她无法抵抗。
结束之后,叶音抬起头来对他说道:“你再叫我一声桥桥。”
“桥桥……桥桥……”他在她的耳边轻声的唤着。
叶音忽然捂住嘴巴,泪水如同短线的珍珠一般从脸颊上滑落。
再也不会有人这样唤她了。

“我不同意!”叶成“噌”的站起身,看着坐在沙发上没有丝毫怒容的李秀云,他气头上来说起话来不管不顾,“她现在之所以不听话都是你惯的!”
“你快得了吧!谁比你疼她?从小她要干嘛你就让她干嘛,谁反对还和谁掰斥。她要进反贪局,我不同意,是你和我吵让她去!她要离开北京去汉东,也是你做的主。现在出事儿了倒是赖在我头上了!叶成,你长本事了!”
李秀云这么一大起声来,倒把叶成的锐气削去了三分。李秀云趁热打铁,继续劝道:“我看呐,这事儿倒也不是不行,咱闺女想跟李达康在一起,李达康也没对她不好,年纪大是大了点,可只要桥桥她自己愿意,又怎么不行?”
“你哪只眼睛看见他对桥桥不错了?”
李秀云上下一打量他,忽然“噗嗤”乐了一声,“就你这么个脾气,要是别人早和你对着桌子骂起来了,你看人家李达康,到底人家是领导,这种情况下还一口一个您的!”
“这充其量只能说明他还算有涵养!跟他疼不疼闺女有什么关系!”
李秀云摆摆手,“好好好,这就不算了,我当初嫁给你的时候,你可是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人家李达康都是省部级大员了,比你强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都是男的比女的大,你给人家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叶成不屑的说了句,“我比你大八岁,他可比桥桥大了十八岁,这能比么?”
这下子轮到李秀云说不出来话了,她的眉头蹙到了一起,看着对面的叶成。“你我都清楚,你之所以不答应这件事儿,说到底还是因为怕闺女不会北京了,不要你了!”
叶成忽然激动起来,李秀云一下子说到了他的痛处。“你这是废话!我的闺女,我能把她放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啊!我舍不得!”说道最后,叶成不禁有些老泪纵横,相伴三十多年的夫妻,他在李秀云身边哭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知道你舍不得,我难道就舍得?我自己的女儿,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舍得?可是更想让她过的快乐,比起把她一辈子像个木头人一样的拴在北京,我更愿意让她去汉东过自己的小日子。

电话铃声想起,叶音揉了揉昨天哭肿的眼睛,李达康已经在镜子前打领带了。
“妈。”
“你和他来家里一趟,我有事儿。”
放下电话,叶音整个人都僵住了。该来的迟早还会来。
李达康倒是比她看的开,他知道这位岳母明事理的很,他上前去给叶音捡好了衣服,看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出言宽慰道:“说不定是好事呢!”
但愿如此。
走进家门,李秀云正和叶成坐在沙发上,叶成的脸色显然比昨天要缓和很多。李秀云则是一副笑容,她冲叶音招了招手,“跟妈上里屋来。”
叶音回头看了一眼李达康,李达康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李秀云从大衣柜里拿出户口本,郑重的放在她手里。
“妈把这交给你,你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叶音惊喜的看了看手里的户口本,她问道:“我爸同意了?”
李秀云点了点头。
“妈!”
叶音红了眼眶,她哽咽道:“谢谢您!”
李秀云顺了顺她的头发,“没事儿别老惦着我们,我和你爸会照顾好自己的,你在那边一切注意,好好儿过日子,听见没?”
叶音抱住母亲,“妈,谢谢您!”
李秀云伸出手去,抱着自己的女儿,落下一滴泪水。
没有人知道叶成和李达康心平气和的说了些什么,只知道李达康对于叶成有一个重要的承诺。李达康看着手里拿着户口本又哭又笑的叶音,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叶音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胸前。
叶成悄悄回过头去摸了摸脸上的泪水。
“回去就登记。”
李达康看着叶音,难得笑道。

评论(1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