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沙瑞金x你】汉东曲艺团的小姐姐肤白貌美腿又细/04

1.大家好我又深夜更文了给大家带来不便敬请谅解~
2.小姐姐作为资深扇子控爱扇如命~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呀~爱你们~比心心❤️
————————————————————

那把扇子......
一两年前送给赵瑞龙了。
“你不是很讨厌他么?为什么会送扇子给他?”沙瑞金有些好奇。
“是一份回礼,那年我在小剧场开专场,赵瑞龙送了我两只大花篮。得有一人来高。”她顿了顿,似是回忆又似是嘲讽,“我没摆,放到后台去了。后来他很喜欢我那把扇子,我就给他买了一把新的。”
“那你那把呢?”
那一把?
“我有一次失手把扇子跌了,扇骨折了,我就把它收起来了,后来搬家的时候,就找不到了。也许是让谁拿走了吧?”
沙瑞金放下茶杯,语气淡淡的,“你是个爱扇子的人,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沈南竹面上还是颇为淡定,“谁没有个失手的时候。”
“可你失手的不是时候。”沙瑞金向前坐了坐,“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
沈南竹眼帘微垂,再抬眼时,神情安定。“我送的就是我原来的那一把。这话说出来好说不好听。希望您能谅解。”
“我可以谅解,但反贪局的人不一定能谅解。”
“那把扇子,不便宜,虽然到不了价值连城,但是也得有个小几万。真丝的扇面,正经的苏绣。扇骨虽然不是湘妃竹,但也不次。”她看着沙瑞金,“我知道您想说什么,这扇子不是我的。是别人给的托我送给赵瑞龙。我的那一把,是按照那个真品仿出来的,虽然没有那个料子好,但是也值几百块的。回头我可以把那把扇子给您拿过来,仔细对比一下,还是可以看出来的。”
说实话了。说实话就好。沙瑞金为她而感到高兴。
还好没有陷进去。
“但并不是我给的。我给了高小琴,算是转了一道手。至于送扇子的人,您应该知道是谁。”
“丁义珍。”
沈南竹点了点头,“对。”
证据链里,确实少一把扇子,也确实是丁义珍送的。
“你是聪明人。钱呐,挣得差不多了,就该收手了。省的回头挣得多了,心里头也不踏实,你说是不是。”
沈南竹低下头,将鬓边的一缕碎发拢到耳后。
“是。”

大剧场的演出,其实比之小剧场少了几分紧张。小剧场里藏龙卧虎,很多听了一辈子曲艺的人,直接给你个倒好儿,让你下不来台。甚至有人直接找到后台劈头盖脸告诉你哪儿不对。
沈南竹倒是觉得,小剧场更能磨功夫,长本事。正是有了这样对艺术较真的老观众才促进了年轻演员的成长。
一场演出下来,能要下多少个好,全凭自己的本事。
沈南竹演出之前一般是不吃饭的,所以大多是散场后在剧院旁边的一家茶餐厅里吃宵夜。
老板早已经和她熟悉了,知道她的口味。
她正拿着勺子搅和了一下热气腾腾的粥,抬起头来却看到一张面带笑意的脸。
“沙书记也来吃夜宵?”她吹了吹勺子中的粥,入口还有些微烫。
“正好路过,肚子有些饿了。真巧啊。”
“常听人说呢,无巧不成书。”沈南竹把自己点的虾饺推过去,“他们家虾饺好吃,您尝尝。”
“好。”
沈南竹看着他细嚼慢咽的样子,又招手:“老板,再来一份。”
正说话间,手机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她一看,是高小琴。她面带难色的看了沙瑞金一眼。
“谁呀?”
“高小琴。”
“接吧。”
沈南竹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沙瑞金伸出筷子夹了一个虾饺放到自己的碟子里,笑着和沈南竹说:“万一有什么要紧事呢。”
高小琴知道这个时候沈南竹多半是刚演完出回家,所以才打电话过来。她的声音带着三分笑意,“南竹你最近可是忙死了,看你演出那么多,都顾不过来了吧!”
沙瑞金看着一边和高小琴寒暄,一边又往碗里添了半勺粥的沈南竹,把装有虾饺的笼屉往沈南竹所在的一边推了推。
沈南竹扶着电话,一面笑着点点头,嘴唇画了个谢谢的口型。
“怎么好久都不上我们山水庄园了呢?”
“看你说的,我这连轴转了一个月,连口气都没缓缓,你总也得让我休息不是?这周六吧,我教你金玉奴去,你可得准备好了!”
“有你这话就好了,我可备下好酒好菜,等着你来呢!”
放下电话,沈南竹看着吃的正欢的沙瑞金。
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夹了一个虾饺,小口小口的咬开。
“味道不错。”沙瑞金赞赏道。
沈南竹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就去吧,用心的教。”他擦了擦嘴,“老板,结下账。”
目送着沈南竹开着车渐行渐远,沙瑞金坐上了他的省委书记专车。
真希望是一场好戏呢。
他在后座轻轻笑着摇了摇头。
沈南竹,别让我失望啊。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