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3.75 过来人的经验

1.大家晚上好不好意思我又拖更了,自我检讨我不是人民的好太太!我明天再更一章好了!

2.来自岳父的王之蔑视.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啊,爱你们!比心心~

————————————————————————————————


夏日里晚风习习,因为刚刚下过雨,显得格外的凉爽。

小区里三三两两遛弯的人群不停的走过,叶音明显有些出神,她在思索一个结果。

李秀云一边走一边说:“妈其实是不赞同的。”

叶音心中咯噔一下,但是面上依然勉强笑了笑,“我知道。”

母女二人良久再没有出声。

“李老师,闺女回来了?”

李秀云笑着回答道:“是啊!”

“哎呦,越长越俊了!”

老邻居如同往常一样寒暄了两句,然后亦是消失在渐渐擦黑的夕阳中。

李秀云停下脚步,看着面色有些不好的叶音,“走吧,去那边坐坐。”

她的脚步极慢,一步一步都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满心疼爱。

“可妈不想让你过的不幸福。”

李秀云叹了口气。

长椅上布满了水珠,叶音拿出纸来擦干净,和母亲一起坐到椅子上。她的头靠在李秀云的肩膀上,抱着李秀云。

“妈。”她叫了一声妈,眼角处的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滴到了裤子上。

李秀云的右手拍了拍她的头,一边轻轻的拍,一边轻声说着,“当年我想嫁给你爸,你姥姥也不答应,那时候你爸还什么都不是呢,还比我大八岁。你姥姥说什么都不同意。”

“可是我就是想嫁给他,我就闹脾气,不吃不喝,你姥姥心疼我,后来就答应了。”

“结了婚之后前几年日子过的是苦了点,刚有你那年,大雪天,咱们家住平房,大雪埋了半扇门,你爸在法院值班,屋子里火灭了,冻得你直哭,我后来把家里的椅子给拆了生的火。”

叶音抽一抽鼻子,“妈。”

李秀云看着前方家中亮着的那盏灯,又接着说,“可后来日子慢慢的越来越好,你也长大了。妈从来不想让你跟你爸一样,省的妈每天担惊受怕的过日子,可到底还是没拦住你。”

李秀云低下头来握住女儿的手,一滴眼泪落到叶音的手背上。“我的女儿我自己知道,你喜欢李达康,妈是不同意,可我知道你跟他在一块儿至少幸福。妈看得出来。可是还有那么多问题,你得面对,她比你大那么多,将来......”她却是又笑了笑,摸着叶音的头,“将来的事儿谁又说的准呢。妈是过来人,妈不想让自己的闺女和妈一样闹的伤身子。妈明白你的心思。只要你好,妈怎么都愿意。”

叶音抱住李秀云,一边哭着一边喊了一声:“妈!”而后扑在李秀云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她知道自己未来将会面临着什么,无法照顾自己的父母,远离自己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去一个自己还并没有完全融入的地方。她觉得自己特别不孝,活着就只是为了自己。

李秀云拍着她的背,帮她顺着气。她轻声叹了口气,把头抵在女儿的肩上,涌出的泪水打湿了叶音的肩膀。

另一边的气氛显然就没有这么和谐了。

叶成率先倒了一杯酒,自己一口闷了。又给李达康到了一杯。“别客气啊大省长该吃吃该喝喝!”

李达康哪儿有心思吃饭,这未来老丈人明显是不接受他!

叶成夹了一个花生米,嚼起来酥脆可口。他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向坐在身边的李达康询问,说是询问,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桥桥昨天和你在一起吧?”

李达康硬着头皮回答:“是。”

叶成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又喝了一口酒,哼了一声,“闺女大了,管不了了!”

“您可能有些误会......”

“误会不了!我闺女我自己知道!她打小说什么话我一听就知道真假!”

李达康竟然有些无话可说。

叶成又夹了一个花生米,大概是因为炒得火大,焦中泛苦。“李省长,你们真不合适。我闺女还小呢,你不能拖累她。她也不能拖累你。”

叶成的话一针见血,他手下夹菜的动作却没停。

李达康沉默了半天,忽然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

“我清楚我自己的条件,可能的确和桥桥因为年龄有些不同,但是我觉得我们已经经过一段磨合了,我和桥桥并没有谁拖累谁的一说。”

“磨合?还一段时间?”叶成怒极反笑。“你这生活作风是不是有点问题啊,要不要我回头打个举报电话什么的?我的女儿用得着跟你磨合吗?”叶成撂下筷子,满脸的怒气不言而喻。

“我知道您的顾虑,但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对她好的。”

叶成盯着他,像是要把他盯出花来一样。“李省长,我给沙瑞金打过电话,他非常赞赏你的为人和行政作风。就是太有些霸道了一点,另外工作起来不要命。”

“你让我怎么把女儿交给你?你每天搂着汉东省地图睡着了,我闺女在家里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妹妹一直在我家做点饭,她不会回到家里连个人都没有的。”

叶成反问道:“我闺女是和你过日子还是还是和你妹妹过日子?”

“当然是和我!”李达康的口气毋庸置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好,好,好!”叶成给两个人的杯中满上酒,他转过酒瓶子,看一眼度数,把酒瓶子放到地上。“有你这句话我就明白了!那我就接着说了,我闺女是挺喜欢你的,我能看出来了,可就是因为她太喜欢你了,我都觉得她变了。”

“她之前的东西总是乱七八糟的,满屋子都是。这么多年了。她最讨厌烟味了,我原先一抽烟她就让我掐了,平常她多少年都不收拾屋子都不做饭,我承认,是我把她养的娇气了点,她确实改变挺大的。但是李省长,”叶成把酒杯推到李达康面前,“我的女儿,我宝贝了小三十年的女儿,她凭什么给你当牛做马的?凭什么伺候你?我辛辛苦苦娇生惯养的闺女,你凭什么娶她?”

“凭你喜欢她?”叶成不屑的笑了笑,“你真喜欢她?”

我是真的喜欢她。

喜欢她在阳光下灿烂的笑容,喜欢她因为得到心上人的夸赞一脸骄傲的神情,喜欢她工作时一丝不苟严谨的样子。

也许在这些理由面前,这些都非常渺小。甚至不值一提。但就是这样简单的理由,可以成为我给予她和我半生幸福的原因。

 

 


评论(2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