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3.5 剑拔弩张

1.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更文晚了QAQ

2.这是半更~伪开车!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呀!爱你们~

-----------------------------------------------------------------------------

夜深了。叶音躺在床上,手里头攥着手机。

好在陈舒收留了她,不至于让她无家可归。

但是她依然期望事情能够有所转机。父亲的暴怒已经说明了所有问题。他们不赞同这段感情,更不必说将来的婚姻了。

钟声响起,敲了六下。已经十二点了。

叶音叹了口气,手指摁在屏幕上李达康三个字上却再不肯有任何动作。

正踯躅间,她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桥桥啊,我跟你爸商量了一下……你要是真的那么想,那就让他来趟家里吧。”

“妈,您说的算话!”

李秀云看了一眼铁青着脸的叶成,勉强带了两分笑意,“妈什么时候骗过你?”

当叶音满怀欣喜的放下电话。电话那头的叶成终于说道:“来了也好,到时候也正好断了,让她熄了这份心思。”

李秀云没出声,作为过来人,她明白,这会儿的叶音必然认准了死理,能不能劝的回来,那得看天意。

毕竟,她不曾经也是一个叶音么。

“你不睡觉啊,那我可睡去了。”李秀云站起来抖了抖身上的土,收起来毛衣针就朝着屋里走去。

叶成又点着一根烟,“你睡去吧,我再呆会儿。”

李秀云闻着烟味儿皱了皱眉头,“那我可不给你留门,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

得,这是把气,都撒在他身上了!

叶成推开窗子,闷热的暑气让他的脸上密密麻麻的渗出一排小汗珠,他用毛巾胡乱的擦了擦。走到关着的房门前,他从兜里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一个声音从屋内响起:

“门没锁,知道你一根烟抽不完,给你留门了。

 

李达康火急火燎的从党校出来,赶紧拦了辆出租车就向叶音给他发过来的地址驶去。等到了地方一看,是一座豪华酒店。

叶音正在大厅等他呢,见到是他,脸上的喜悦之情盖都盖不住,“你来啦,快跟我进去!”

李达康的眉头都打成了结,这丫头,这种事情还用得着说这么大声?

进了房间,叶音忙推开李达康的胳膊,“哎哎哎,说正经事儿呢!别乱动!”

“可是你先不正经的,说的都是些什么话!”

叶音捂住嘴笑了笑,“得得得,怨我怨我,我说的不是人话!您老人家就别当真啦!”

她接过李达康的公文包放下桌子上,一面又拉着他做到椅子上,“我可跟你说,明儿去见我爸妈可千万注意,我妈还好说,主要是我爸你恐怕搞不定。所以我可得叮嘱你两句。”

她把纸袋子献宝似的拿给李达康看,“我刚给你买的西服,等会儿晚上我带你去弄弄头发,怎么着也得把咱们书记打扮的呲啪的,省的到时候给我丢份儿!”

“还有啊,我爸可能心情不太好,你千万别拱火,回头万一真动起手来,我是护着谁不护着谁,毕竟啊——”叶音拍了拍自己的手,“我这可是手心手背都是肉,那边我都舍不得。”

“对了……”

李达康早就不耐烦了,他松了松领带,忽然右手撑住叶音的头然后凑上去把叶音按到墙边上。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

咦说着说着话就被壁咚了?

他一定是抽过烟,唇上还有淡淡的烟草的味道,唉,自己又吸二手烟了。叶音迟疑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去,抱住他的腰。

时机正好,一切都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一步一步蹭到床边上,叶音及其自然的被李达康压在了身下,他的手从她深蓝色的上衣里探进去,到后面摸索到两排扣子。

正在他伸手欲解的时候,叶音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叶音伸出右手去够,却被他捉了回来。

“你应该专心点。”电话铃停了的时候李达康如是说。

可没一会儿,电话铃又响了。

这次叶音终于拿到了,等一看来电显示,叶音惊慌的说道:“我爸!”

她赶紧推开李达康,“怎么了爸?”

“这么晚了不回家,你干嘛呢?”

叶音还有些喘息,“我在路上呢,马上到!”

“……你怎么那么喘?”

“啊,我正爬楼梯呢!”

“那就好,我可告诉你,我吃过的盐可比你吃过的饭还多,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你最好赶紧给我滚回家来!”

李达康还在不知足的去拉扯她的上衣。“别闹了,我得回家了!”

“不许走!”

“我真得走了,要不然回头我爸知道了就完了!”

叶音好容易才挣脱出来,她坐在床上一颗一颗的扣着上衣的扣子,李达康也坐在床上,他白衬衫的扣子也开了几颗,最上面的那一颗此时不知道落在了何方。

“该做的事儿都做了,还怕人知道啊?”

“怕啊!你要是不想让我爸觉得咱们俩都不正经,你就好歹把这两天熬过去!”

李达康眼睁睁的看着叶音穿好衣服走出房门,他心里头空落落的,还有一股无名之火。可没一会儿,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哟,这丫头回心转意了!哪知道叶音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这是造型店的卡,我今天陪不了你啦,可千万记得把头发好好理一下啊!”

看着叶音消失的影子,李达康拿起那张叶音扔到床上的卡,面色阴沉。

好想把它撅了啊。

 

李达康果然没叫叶音失望。

她打开自己家门的时候,李达康穿着昨天自己新买的西服,头发果然乱糟糟的就来了。

“我不是让你去做头发么?”

“哪儿有那么多功夫,报告我都看不完!”

叶音无奈的把他请进来,“爸,妈,家里来客人啦!”

叶成在里屋里头早就听见动静了,他板着个脸,翻了个身背对着房门。

李秀云放下手中的铲子,把火调小。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个该叫什么称呼好。只好笑着说了声:“来了。”

李达康把自己带的礼品放在地上,叶音故意说给叶成听见,“来就来吧,还买什么东西啊!”

李秀云瞪了她一眼,“厨房里那么多活儿呢,你还不帮忙去!”

“哎!”叶音笑嘻嘻的应了一声。颠颠的跑着就去了。她一边择菜,一边小声对李秀云说:“我爸怎么不出来啊!”

“别理他!”

李达康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如坐针毡。

他拿出来金秘书早上给他传过来的文件,接着阅读起来。

饭菜的味道早已经从三楼传到了六楼。满桌丰盛的菜肴摆的整整齐齐。叶成依然在屋里躺着。

李秀云摘下围裙,走进屋内,“人都来了,起来吃饭吧!”

叶成没理她。

李秀云走进屋内,坐到床边上,“人是你让来的,总要给点面子吧!快起来了!”

叶成还是没理她。

李秀云也来气了,“爱吃不吃!”她走出屋内,把门轻轻带上。

“他爸有点不舒服,你们先吃吧。吃吧。”

叶音默默的拿起了筷子。她胡乱扒了几口米饭,再好的菜也如同嚼蜡一样。

她碰了碰身边的李达康,两个人默默对了个眼神。

前途渺茫啊。
门“嘭”的一声打开了,叶成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

“爸。”叶音怯怯的喊了一声。

李秀云放下碗,“你也吃完了,跟妈出去溜达溜达。”

“妈!”

李达康看着不情愿的叶音,不动声色的拍了拍她的手,“去吧。”

叶音有些担忧的看着李达康,但是李达康依然神色不动。

毕竟,较量才刚刚开始。


评论(2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