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2 等你带我回北京

1.大家好久违的我终于更文了很抱歉这么久没更文。

2.万恶的考试过去了,嗯考的很不好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以至于有些怀疑人生希望每一个考试的人都能被考试温柔以待。

3.可能有点短,周六更新!希望各位太太喜欢~爱你们比心心~

--------------------------------------------------------------------------------


季昌明退休了。离开了工作了一辈子的检察院,他很是不舍。但毕竟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世界总是年轻人的天下。

检察院也开始了大洗牌,林副检察长接替检察长的位子,其余各部升半级。陈海接了副检察长的班,也算是子承父业,陆亦可也荣升了反贪局局长的位子。

而我们的叶音小同志,也终于把那个“副”字给去掉了,当上了处长。

洗牌还在继续。

刘省长也终于退休了。结果自然而然的,李达康荣升省长。

当上省长的第一天,就被沙瑞金和田国富请到了办公室。

例行的纪委“谈心”吧。

沙瑞金把钢笔放在桌子上,“达康同志,不用紧张,你的情况我们都了解了,就是想跟你谈谈个人问题。”

“个人问题?”

田国富直起身子来,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达康同志不是离婚了吗,你看,你的生活也没有人照顾.......组织上要不要......”

“杏枝照顾我就挺好的。”

“话不能这么说啊。”沙瑞金笑了笑,“还是说达康同志已经有目标了?”

沙瑞金的一双眼睛真心不是白长的,洞若观火。

李达康讪讪的笑了笑,“算是吧。只不过还在交往中,没有正式登记呢。”

“那,方便我们纪委和她谈一谈么?”田国富问。

 方便方便,下午她要和沙书记汇报工作来着!

当叶音推开那扇门的时候,沙瑞金好奇的说道:“我们定的不是三点么,你怎么两点就来了?”

“啊,是这样的,你们不是要见李达康同志的未婚女友么?”

这好像不太对。

沉默,可怕的沉默。据说每次突如其来的沉默,是因为地狱里有人下了油锅,那么恐怕现在地狱里要忙上一阵子了。

“你......这事情你考虑好了?”沙瑞金问她。

“考虑很久了。我是觉得,难得遇到这样一个人,所以还是抓住的好。”

田国富点了点头,“毕竟还是自己的事情,考虑好了没什么后悔也不错,反正都是内部人员,就当自产自销了!”

叶音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可不嘛!”

“其实这事情应该早有预兆,你总是习惯性的注视到李达康啊,是不是?”沙瑞金反问她,“还有我怎么的记得,你从广济里摔下来,是李达康把你送到医院去的?那时候咱们还没注意到呢!”沙瑞金看着田国富说道,“不愧是反贪局出身呢,保密工作做的够好的啊!”

“这......”

“你有想好怎么跟你父亲解释么?”

“没有。”叶音也不隐瞒。

“那你怎么回北京见他?”

叶音笑了笑,“您不是也没回北京呢吗!我倒不着急!”

“你是不着急还是不打算回去了?”

沙瑞金的询问直接了当,一下子戳到了叶音的心上,

“看吧,他在哪儿我在哪儿。”

沙瑞金冷哼了一声,“你倒是看得开。”

田国富不时的补上一句:“年轻人嘛,有胆子,也不缺干劲。”

沙瑞金猛地合上笔记本,“你还真是给了我们一个意外的惊喜!”

惊喜么?算是吧,算是自己给自己的惊喜。

“您先别告诉我爸!成么?求您了!”叶音殷殷恳切的目光让沙瑞金无法拒绝,心中不由得感慨叶音这个人的小聪明,知道若是李达康求情准保没用,一会儿就能传到叶成的耳朵里。“你小算盘打的倒挺精,我可跟你说,你自己犯的事儿,你自己担着!”

叶音拢了拢头发,把一旁的文件夹滑到自己的面前,“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汇报工作了?”

 

叶音走出省委大楼的时候,天色好的不得了。她回去的路上顺便捎了两盒点心,买了菜。毕竟是升职加薪,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她还没有完全摸准李达康的口味,老话讲,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最先要抓住他的胃。

不过看起来叶音是没有抓住他的胃的机会了。

做了一桌子菜,最后能吃的就只有买来的熟食,看着自己炒的黑糊糊的菜,叶音没有丝毫留恋的把它们都倒进了垃圾桶。

但怎么说也要保证李达康回家能吃上一口热乎饭,想起来冰箱里还有杏枝走之前包好的饺子,她估摸着差不多李达康快回家了就赶紧下饺子,饺子出锅的那一刻,也正是李达康的钥匙打开房门的时候。

“回来啦,刚出锅的饺子!快趁热吃吧!”

李达康挂好衣服,“哦,就来了。”

香醋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叶音觉得鼻头酸酸的,“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啊,都不能让你吃顿可口的饭菜,拿饺子搪乎你!”

“没有啊,这饺子都煮熟了,挺热和的!”

“我本来做了好多菜,可是没有一个一个能吃的,我就都倒了。”

“好多,好多是几个啊?”

叶音有些泄气,“三个。”

李达康抬起头看了她一眼,“你会的还真不少,还能炒仨菜呢?我可得对你刮目相看了!”

叶音说不出来话,自己一步一步跑上了楼,一下子倒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面朝里躺着。

不多时,门吱呀呀响了一声,叶音没转身反而往里挪了挪。李达康拍了拍她的胳膊,“吃完东西躺着会长胖的!你不是最怕长肚子了吗?看看,这肚子上一摸一圈肉。”

“起开我这儿!”叶音拽过被子,又往里挪了挪。

“空这么大地儿,我又不是躺不下!”

“谁让你躺着了!”叶音小声嘟囔了一句,悄悄的转过身来看着他,却猝不及防的撞上他一双漆黑明亮的眼睛。

李达康把她揽在怀里,贴着她耳朵说道:“沙书记和我说,你想一直留在汉东?”

“怎么了?你不愿意?”

“不是。”他轻轻顺着叶音的头发,像是在顺一只随时可能会跳起来咬人的猫一样,“我只是觉得,你在北京能更好。”

“可是北京没有你啊。”叶音眨眨眼睛。“还是说你嫌弃我了,想轰我走呢?”

李达康摇了摇头,“不是这话。我不能太自私了。”

“跟你没关系,这是我自己的决定!”叶音语气坚定的说道,她突然自己一个人“咯咯”的笑了笑,“你要是真的实在过意不去的话,那就认真工作啊,我等着你带我回北京呢!李省长。”最后三个字几乎是细不可闻,却像那春风拂面般痒痒的撩在李达康心头。

李达康叹了一口气,佳人在怀,良宵苦短啊。

“唉你干嘛!盘子还没刷呢!我还要刷锅呢啊喂!”

李达康适时的封住了她的唇,“明早再说吧!”

明早明早,明早你我不要上班嘛!

 

“唉叶音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啊!都快迟到了!”陆亦可把一袋子卷宗递给她,好奇的问道。

“还说呢早上起来热早饭差点没把厨房炸了!不说了不说了。”

“唉你等会儿,过来我看看!”

叶音疑惑的走过去,问陆亦可:“怎么了?”

陆亦可伸出手来摸摸她脖子上可疑的红痕,“这刚三月份就有蚊子了?”

叶音的脸刷的一下红了,都是李达康不好下回绝对绝对不给他做饭了!又出力又出力的!

“啊是啊是啊,这不是还没断暖气呢吗,肯定是蚊子嘛!”

正说着,赵东来从外面推门进来,叶音赶紧抱着资料落荒而逃,这要是让赵东来看见了,指不定怎么编排她呢!她可丢不起那个人!

“我说她这是怎么了?”赵东来狐疑的问同是局长的陆亦可。

“这你都不知道?”陆亦可白了他一眼,“三月的冬蚊子把叶音给咬红了!”

“嚯,那回头我也养几只蚊子,可着劲儿的咬我!”

“呸!没正经!”


评论(1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