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1 牙尖嘴利的正确打开方式

1.大家好失踪人口回归再不更文你萌是不是都忘了我啦~233333前方ofo 小黄车【其实一点也不黄】出没因为我真写不好希望大家多多包含~
2.真的,杏枝姐姐真的是人民的好妹妹,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棒的助攻!杏枝:不是我说,跟我比起来你们在座的各位都是张树立一样的助攻~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呀,多提宝贵意见~爱你们比心心❤️
————————————————————

快过年了,挨家挨户都开始置办起年货来,杏枝也不例外。可是一天她哥拎回来裹的跟粽子似的叶音,她心里头说,这不会也是年货吧?
叶音是被李达康逼着来他们家的,当时李达康的一个眼神就唬得她吃苹果的手一抖,一碗苹果撒了一被子。出院那天,她本来想自己溜了的,东西半夜就收拾好了,但奈何她拎着箱子刚一走出医院的大门,就看见李达康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又不是不能照顾自己!”在车上,叶音小声地嘟囔着。“你?你少惹事儿了?把你放在我眼皮子底下,省的你老让我不安生!”李达康看都没看她,一句话就把叶音到嘴边狡辩的话给堵了回去。
现在,叶音正坐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想着着李达康走之前的话:“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好好养着,你要是一瘸一拐的回去,季昌明也不让你上班!”
杏枝给她端过来一碗排骨汤,看着有些郁闷的叶音,笑着说道:“来,趁热喝了吧,凉了就该犯腻了。”
“杏枝姐,别老给我做好吃的了,你看看我都胖成什么样了!”话是这么说,那碗排骨汤没有两分钟就见了底。
“我哥说了,说你现在正是养身体的时候,正需要营养呢!”
叶音垂着头,又不是青春期的孩子了,这不是那她当小猪喂呢么!
躺在那张舒服的大床上,叶音揽过一个枕头,躺在枕头上左翻翻右翻翻,还来来回回的打了好几个滚。实在是闷得慌!再这么待下去,整个人都快发霉了!她一瘸一拐的走下楼,出声说道:“杏枝姐,咱俩出去逛街吧,快过年了,商场正打折呢,好多漂亮的衣服都做活动,咱们买衣服去吧!”
杏枝正在厨房里炖鸡汤,放盐的手一顿,“你可别为难我了,我哥可是严禁你在伤好了之前离开市委大院,我要是今儿带你出去了,他回来可指不定怎么说我呢!”
“好姐姐,你就带我出去吧,我都快闷死了!”
杏枝把鸡汤端过来,又看了看她那条受伤的腿和胳膊,“你这胳膊刚好了没几天,可别忘了当初那颗子弹是怎么穿过去的,你再瞧瞧你那条腿。从楼上摔下来怎么骨折的!”
唉,叶音叹了口气,就着那碗鸡汤,又吃了两个白菜馅的包子。
李达康回家来看着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的叶音和杏枝,还没来得及放下衣服就走过去看了看,电视里还演着前两天春晚的相声小品,叶音手里头还拿着电视遥控器,一手撑着脑袋。
李达康把自己的皮衣给叶音盖上,走到厨房里,把还没凉透的菜端出来,一口一口的吃着。

大年三十。
这是叶音二十九年来唯一一个不在家里过的年。
空荡荡的屋子里,就算再多的人也显得有些空旷。杏枝已经回家过年去了,屋里头就剩下李达康和叶音两个人,一顿丰盛的晚餐过后,两个人开始打开电视看春晚。
“哎呦,这届春晚不行啊!干脆改名祖国山河一片红得了!”
李达康看了她一眼,叶音正抱着玻璃碗吃小西红柿,一边还在看着电视里的小品。
“你也是党员,怎么这点思想觉悟没有!”
“这跟有没有觉悟是两码事!虽然政府有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的职能,但是也不是这么个职能法,你看现在的微博上,好多人都在吐槽今年春晚呢!”叶音拿出手机来对着李达康晃了晃,又低下头接着开始刷微博。“哎呦,今年就一段相声啊!还不如去年呢!我可得盯着看完了!”
李达康莫名的觉得很烦躁,“你是看电视还是玩手机,还两样都占着!”叶音觉得李达康话茬不善,撂下了手机,嘟囔了一句:“你怎么跟我妈似的!”也不敢看李达康那有冰碴子的眼神,只好一边着春晚,一边说道:“我可等着看冯巩呢!就听他那句我想死你们了!”
“我说,李达康同志,您年轻的时候春晚应该比这好看吧!我记得83年开始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到了这几年是越来越次啦!”叶音把小西红柿丢进嘴里,春晚已经演完了冯巩的小品,开始了歌舞类节目。可叶音最喜欢看语言类节目了,源于她小时候北京地方的曲艺气氛特别浓厚,打小儿她就进过剧场,瞧过戏,听过曲儿。
“你变着法儿的嫌我老了!”
“没有,可别冤枉我!”叶音委屈的把玻璃碗放到茶几上,然后从中拈了一枚小西红柿,放到李达康嘴边。
“喏!”叶音的头发一半披在胸前,一半在肩后,李达康看着她讨好的样子,无奈的从她手里拿过小西红柿。
“你啊!”
叶音嘻嘻哈哈挪到沙发另一端有靠背的地方,把沙发上的软靠拿过来,靠在自己身后。
李达康冲她招招手,“过来。”
叶音听话的移过来,李达康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抚上了叶音的脸,然后移到她的嘴唇上,“张嘴。”
他修长的手指去摩挲叶音的牙齿,先是下排,然后是上排,触碰到她的虎牙时,叶音那颗尖尖的虎牙轻轻的咬了下去,
李达康眯起眼睛看了看她,
“真是牙尖嘴利。”
叶音很久之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拖上楼去的,只记得那晚天上的烟花绽放的绚烂,身边的人一点一点引着她向那张柔软舒适的床上去。
叶音倒在床上,去抓左边的那个枕头去打他,被李达康一把丢到地上的毯子上,伸手去解他自己衬衫手腕上的扣子。
叶音又羞又气,抓过另一个枕头翻了个身就到了床的另一边把头埋在枕头里,两只脚立起来前前后后的摆动。李达康又把另一个碍事的枕头从叶音头下扯过来放到一边,一只手顺着她的头发,到领口的扣子上。
黑暗中叶音两只胳膊支起来顺着床边就要向下爬去,被李达康眼疾手快的握住两只胳膊,动弹不得。一个翻身,半靠在床背上,李达康的头贴的她很近,脑门贴着脑门。
叶音心里头慌,咚咚咚的像打鼓一样。
李达康的一双手顺着手腕到她的肩头,领口,摩挲了那颗最上头的扣子半天,也不解开。
他的脸被旁边的落地灯照的发暖,声音好像夏夜里的凉风,让人舒服的很。“你可想好了,这颗扣子一开,咱俩可就都回不了头了。”
富有磁性的声音绕在叶音耳边,一直在响着。让她没有了方寸,更来不及去思考这一问题。待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达康早已放松了对她的钳制,“是我太急躁了。”然后帮她整理好衣服,“过年好,休息吧。”
说着他就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哪知道叶音反应快得很,坐起身来抓住他的袖口,用尽力气往下一拉,就把他拽到了床上,然后叶音的右腿轻轻一跨,就坐到了他的身上。
真是的,这种事情,哪儿那么容易就说出口的。
有些剧烈的动作让叶音的胳膊有些吃不消,李达康看她揉了揉胳膊,出声问道:“怎么了,又疼了?”
“不用你管!”叶音有些赌气的说道。然后伸手去解他的皮带,可是解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这条破腰带的构造,反而引起了李达康低低笑了两声。叶音狠狠的敲了敲皮带上的金属扣子,伸手拉开了床头柜,把那把并不锋利的剪子拿出来。
“你要干嘛!”
叶音把那把剪子的刃贴到李达康的皮带上,气鼓鼓的说道:“铰了!”
“铰了?你这破坏力也太大了吧!”
“谁让我解不开!回头我给你买十个!我有钱!就铰!”叶音还嫌不过瘾,又恶狠狠的说了句:“就铰!”
李达康伸出手来把剪刀扔到了地下,掉到了地毯上,在黑暗里一个翻身,就把叶音压倒了身下,终于解开了叶音上衣的扣子。
他依然没有动作,反而一下轻一下重的去帮叶音按摩她的胳膊。当时看着叶音掉下楼的时候,他就那么眼睁睁看着她,还在笑。她心怎么那么大呢!还在笑!冲到楼下把她放上救护车,一路跟到医院,李达康整颗心都揪在一起。
他有把握救叶音的,真的,有十成。
可叶音连这样的机会都没给他,反而直挺挺的从楼上掉下去了。
李达康越想越气,握着叶音胳膊的手一下子到她的身上甚至那衣服上的扣子只解开了一半。
粗暴的一个吻。
来的猝不及防,让叶音有些承受不住,她去拍打李达康的肩膀。
“停,停,停!”叶音喘着气,“你想到什么了。干嘛这样?”
李达康没搭理她,一件的脱着衣服。趁着这样的间隙,叶音爬起来问他:“你到底想到了什么,是不是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你能做错什么!你做什么不是对的?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有主意着呢!”他捏了捏叶音受伤的那只胳膊,“这不就是你自己做的!”
他还在生气啊,怎么还在生气啊,这么记仇。
“我不是早就承认错误了么,别生气了。我不懂事儿,什么都不懂,没有下回了,真的。”叶音小声的说。然后讨好似的拉着他的胳膊摇一摇。
“出了广济里,我已经打定主意要救你了,可你呢,你好大的胆子!”他停了停,接着去抻 她颈后的肩带。
叶音抚着他的头发,鬓边的地方白的不得了。“你既从那时候便打定主意要救我,那就请你打定主意和我过一辈子吧。”
“哪儿有什么一辈子,我这前半辈子许给欧阳许给汉东了,这后半辈子也得许给汉东,顺便,许给你。”
叶音笑了两声,她凑上去,把自己的唇送给他,绵长的一个吻过后,她听见李达康满意的叹息,“你是真的什么都不懂啊。”
挺身而入的时候,叶音的眼里头的一层水雾簌簌的往下掉,“李达康,我疼。”
然后她听见他说:“桥桥,别怕。”
叶音一下子哭了出来,吓了李达康一大跳,想要停止入侵的动作却忍不住一边安抚她一边身下更用力。
他只是一面诱哄着她,对她说着桥桥别怕,一面却让她疼的哭出声来。
其实这种事情吧,是相互的,她疼,他也未必好过。身下人一张哭的惨兮兮的小脸和不肯放开环住自己脖子的两只手,以及叶音时不时的哼唧两声,无不在告诉他,叶音现在是他的人。
他吻她精致的锁骨,然后一路向下,到她的敏感部位。叶音发现李达康比她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身体。平日里那点威风到如今只剩下了求饶的份。可身上的人丝毫没有要放过她的打算,反而是一下一下的更用力。
“成了,成了!”
“那可不行,”李达康贴在她耳边,用气声说道:”你过瘾了,我可还没过瘾呢!”
被他折腾的昏昏沉沉入睡前,李达康最后吻了吻叶音的额头。
“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
有你就都快乐。
这一年叶音到底也没能看上春晚的唯一一段相声,也没能看上各式各样的烟花,倒是和李达康睡在了一张床上。
大年初一叶音从床上爬起来,先是愣了半天,然后看着身边的人,狠狠的掐了一下。
她抓着被子的手一松,大好春光让李达康看见了一半,叶音赶紧又抓着被子把头埋在里面。
“遮什么遮,昨晚上又不是没瞧见!”
“李达康,我要去纪委举报你!”
李达康倒是乐了,“你举报我什么啊,我还挺想听听的,叶副处长不上班都能查我,这可是大功一件呐!不愧是我们汉东反贪局的王牌侦查员!”
“我举报你权色交易!”
“拉倒吧,你哪儿有色!”

评论(2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