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0.5 再也不敢了

1.大家好,首先要说一个非常蓝瘦香菇的事情,陪伴了我很长时间的锤子小手机今天被偷了,唉,非常难过,里面承载了我的很多回忆以及我的很多文章,唉。

2.明天争取开车~哦哦哦~

3.依旧希望太太们喜欢呀~爱你们~比心心

———————————————————————————————


叶音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她就在里面一直走啊走啊,什么也看不见,觉得走到头了,伸出手去摸一摸,还是空空的,喊上一声,只余下连绵不绝的回音。

叶音真害怕。

她不觉得这是梦,而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她慢慢的摸索到墙边,缓缓的蹲下来,她低下头,依然什么都看不见。

恍惚中她听到有个声音在指引她,“过来,跟着我出去。”

“她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但是身上的骨折太严重了,现在还在昏迷状态,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汉东日报报道,前日,京州市公安局在广济里小区附近击毙越狱犯程度。根据京州市公安局提供的情况来看,被击毙嫌疑人当时挟持了一名检察院的女性工作人员,目前该女性工作人员由于肩部中弹,从高处坠落,已经被送往医院治疗,目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天黑了。

“滴,滴。”呼吸机和心电图不停顿的在安静的病房里响着,李达康坐在病床前,看着昏迷的叶音。他的手上还握着叶音一直戴的那块石英表。

从来没见过她这么安静,倒是和他说说话呀,你就这样的躺着,自己会闷坏的。

李达康伸出手来,想摸一摸她的脸,呼吸器却格外的碍事,他怕会牵扯到她的呼吸,只好把她脸颊边上的几缕碎头发拢到耳后。

叶音依然还在那个梦里,一步一步的响着所谓的生门走出去,但是却离回家的路越来越远。

 

那个声音还在一直牵引着叶音一直往前走,走出去就能回家了。

回家,还有他在等她呢。

可是不管怎么走,还是那一片漆黑。

叶音有些崩溃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多久了,依然连光都没有。

“看不到么,那就跟我走吧。”

“去哪儿?”

“去一个,你本该去的地方,一个好地方。”

好地方!

叶音突然有些清醒了,她记得前不久另一个人也和她说过这样的话:

“等过两天人来了,我送你去个好地方。”

叶音拼命摇了摇头,“不,我不去。”

“为什么?”

“我不想死。”

“可是你该死。”

天亮了。

叶音的心电图还和昨天一样,只不过似乎更加平稳了一些。

陆亦可有些担忧的看着心电图,她对着赵东来说:“你说她能挺过来么?已经好几天了。”

“你看陈海,睡了那么久都能醒过来,她才刚睡几天啊,而且受的伤也比陈海的轻。她能醒过来的。”

“我信你,也相信叶音。”

叶音的脑袋上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我不会跟你走的。怎么样都不会。”

“求生的欲望再怎么强烈,在死亡面前依然是那么的渺小。人本能的力量,也依然如同蚍蜉撼树一般。”

叶音转过身开始跑,她急于甩开这个神秘的声音,和这个恐怖的处境。高跟鞋碍事,她索性两脚一蹬甩开,可是当她再往前走的时候,却忽然停下来了。

她看见李达康正拎起她那双高跟鞋,走到她面前,放到她脚边。然后径直向前走去。

叶音顾不得许多,她去拉李达康的袖子,却没抓住,去追赶他,却怎么也追不到。她跑啊,跑啊,她去叫他的名字,李达康依然没有回头。叶音太累了,可怎么也不肯停下脚步。

等等我啊,好不容易才走到如今的,别不要我。算我求求你,回头看看我。算我求你。

李达康,你回头啊。

“呼吸很微弱,奇怪,我看夜里的情况要比今天上午好的很多,有没有什么外界因素的干扰?”医生的询问,让陆亦可深感不安。

“没有,什么都没有动过。”

医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跑不动了,真的跑不动了。

她看到了大风厂,以及大风厂的员工,举着火把,在烈火里燃烧着,然后变成了一堆碳。叶音颤抖着伸出手去捞出来一把灰,虚无缥缈的,握起来如同空气一样。

叶音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她狠狠的砸了砸地,胡乱的抹了抹眼泪。

“看看,你爱的人,似乎并不爱你呢。”

“所以,你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你抛弃了你的父母,远离了所有亲人,不能肩负起你的职责,也不能保护你该保护的人民。现在,连你爱的人都不要你了,你,还为什么活着。”

为什么活着,她也不知道。只不过她的命,还没有要让这样的方式,来决定去留。

毕竟生命这种东西,还是要自己掌握的好,哪里那么轻易的去交给别人。

何况,还是制造出来的一种幻境。

“那不是李达康。不是。”

“虽然他不大想让别人知道他的想法,但是,这样的事情不会。因为他已经递给过我一次了,第二次,他不会不理我。或者说,他不会这样做了。”

“而且,你不敢让我近距离看他,因为你怕我会看穿他。”

一阵低低的笑声,让叶音听起来有些毛骨悚然。

“真是该死的聪明。”

李达康认真的抚着叶音的头发,她现在已经沉睡了十五天了,足足半个月。

白天的时候,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安详而又宁静。李达康总觉得仿佛下一秒,叶音会睁开眼睛,轻声的对他说:“我没事了。”。晚上的时候,在昏暗的夜色里,叶音更加安静。不声也不响,只有心电图缓慢的发出“滴滴”的声音告诉他叶音还活着,只是睡着了。

叶音的小手指动了动,她艰难的睁开眼睛,短暂的黑暗中透过微弱的一丝光亮。

她微微偏过头去,嗓音喑哑,“一直在这儿守着?”

李达康沉默了一会儿,他小声的贴到她耳边:“没有。我一般晚上会过来。今天你运气好,正好赶上我在。”

叶音点了点头,又把头转过去,看着天花板。

“为什么反抗他?嗯?为什么?”李达康问她,声音虽小,但是语气中的怒意还是听得出来的。

“你不相信我。”

“我没有。”叶音小声的辩解。

“你没有?你觉得我救不了你,你觉得你非得去送死,你觉得我不能抓捕程度!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让你推开他?”

“别这样了。”

“我那样了?你自己说说你做的对吗?哦,你厉害,你是人民的英雄,你是烈士,你有想过你这么做的后果么?啊?”

“你觉得你替那些老百姓死了,他们就没事了?我告诉你要不是我们到的及时,那就炸了,你白死了知道吗?你以后还敢么?”

“我错了。”叶音伸出手去握住他的手。“不敢了。”

“不像话!”李达康轻哼了一声,握着她的手却更紧了。

那只手,是叶音最重要的东西。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