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10 我才不是累赘哦

1.大家好我更文了你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勤快一点要不然都该掉粉了233333
2.嗯我也不知道虐不虐……我真的写不出来虐啊23333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3.依旧希望各位太太喜欢呀~比心心❤以及下次更文在周五或周六~

————————————————————————

“对,就是这儿!”监控录像里清晰的显示,昨天晚上10点53分,叶音被一伙人连拖带拽的上了一辆黑色帕萨特。
李达康盯着屏幕,低声吩咐赵东来,“放大点,看清楚车牌号。”
汉Q73056
“去查。”
赵东来在一边打着电话,李达康坐在椅子上,盯着大屏幕出神。心里头连乱都不敢乱,他只想赶紧找到那个死丫头,好好的说她一顿,怎么那么不小心!他从衣服兜里掏出一根烟,想点,意识到这是在控制中心,夹着烟的两根手指却并未放下。
“打过电话了,哪个车牌子是假牌照。李书记......”赵东来看着夹着烟的李达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要是那一天我送她回去就好了。”
赵东来劝慰道:“不赖您,她既然已经被这伙人盯上了,早晚都得动手,这次不行,还得有下回。”
李达康把烟扔到了桌子上,又恢复了平日的冷静和睿智。“去看看她手机,程度不是傻子,还能把手机留在居民区里,还有炸药,我就不信他没有幺蛾子!”
陆亦可风风火火的推门进来,赵东来赶紧递上来一杯水,“查到了,她手机里有条短信不是她编辑的,给了个指向在大风厂。”
“大风厂,程度这是不死心呐!”

已经快一天了,被弄到这个鬼地方一天了。叶音连口水都没喝上。程度只是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然后看着不远处的居民楼群。
他低头看了看表,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居民楼里只剩下三三两两盏亮着的灯。但程度知道,市公安局里还有很多人为了他身后的这位副处长彻夜不休。
他转过头来看着叶音,这个女人可是真命好,“你说,你为什么非得来汉东呢?非要搅合到这一滩浑水里,这回连自己都保不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枪,还在。
“你不是想知道我背后的人是谁么,你猜的没错。你害死了她亲弟弟。”
“赵小惠。”叶音活动了一下脚腕,长时间的坐立让她腿脚发麻,“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大能耐,不然你凭什么越狱,凭什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弄到车,又凭什么提前打算好藏身之处!”
程度轻笑了一声,掏出枪来把玩了半天,“都到这种处境了,叶副处长还能质问起我来,真是佩服,佩服。”说罢黑洞洞的枪口只对在叶音眉心。
叶音呢不自觉的咽了口吐沫,半天没说话。
“要杀你我早杀了,留着你我还有点用。你以为你的那点子破事儿我不知道。能救你的人,你的李书记,要能救早就救了,这儿,他一时半会找不过来。”程度收起枪,又转过身去。
“我也不怕告诉你,从镜湖苑开始,我就连带着大风厂,山水庄园都留了炸药。只要他们一打开保险柜就开始倒计时,能不能拆开就得看他们的造化了。等到所有的炸药都找到,他们才能找到这儿来。”
叶音脑子里飞速的旋转,“有这时间,你早就能跑了,何必还要非得把所有人都引到这里来?”
“跑?”程度冷哼了一声,“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我现在可是汉东省通缉的要犯,我能跑去哪儿?再说了,什么筹码也没有检察院的要员筹码大呀。而且,我必须得让他们找到这里来。”
叶音脑子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求生的欲望迫使她继续问下去,“为什么?”她没有等程度回头,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他告诉她这么多,是想让她死个明白。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是凶多吉少了。我死不死不重要,但是你,必须得死!”
叶音闭上了眼睛,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程度很满意她的反应,走到她身边蹲下,笑着扳过她的头,“可是还有什么比你的战友们看着你死更大快人心呢?”
叶音扭过头去要躲开他的手,却终究只是做了无用功。程度狠狠的扔下她的头,站起来背过身去说道:“哦对了,你说,李书记是会先来救你,还是会先去救广济里那些老百姓,哪里也有炸药。”
叶音低下头,轻笑了一声,“幼稚!”
他是什么人,我是什么人。
“要是你,你是救一个人,还是救一百个人?”
我才不会成为他的累赘。
程度的皮鞋的声音踩的作响,在空旷的烂尾楼里回想不绝。

“查到了,在广济里!对面的烂尾楼里。”
赵东来一甩帽子,“他妈的,这小子一直在遛我们。这次我带队,走,广济里!”
望远镜里程度看着赵东来走下了车,笑着对叶音说:“叶副处长,咱们得换个地方了,你的战友们都来了。”
叶音被程度推着上了三层顶楼,“快走!”程度又推了她一下,高跟鞋尖细的鞋跟让她站不稳向前头栽去。再往前走,就是楼层的边缘了。
耳边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却让她越来越感觉不安。
李达康站在监控屏幕前,两只手撑在桌子上。他看见叶音正被程度挟持着,脸上净是灰,人也瘦了。他不由得攥紧了拳头,看着屏幕中的叶音。
“赵东来,让你的人下去!不然我杀了她!”
赵东来做了个手势,手却慢慢摸到自己的配枪,他清楚的知道,谁,都不能出事!
程度笑了两声,然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对叶音说道:“你好大的面子啊!叶副处长!”
“程度!你把枪放下!现在跟我们回监狱,还能从轻发落!”
李达康气的只想破口大骂,他但凡要是能回头至于越狱么,分明就是报了颗必死的决心。赵东来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这种错误!
“回去?哼,算了吧,有叶副处长这块免死金牌,我怎么都很安全!”
“赵瑞龙已经死了,你没有必要再为他卖命和报仇了,不管是什么人指示你,你还有机会!”赵东来头上开始冒出细密的小汗珠,程度不比别人,是个老油子,又是系统的内部人,哪里会不了解这套心理战术,但是为了叶音的安全不得不拖延时间!
“机会?他们给了我老娘一笔钱,够养活我们一家子了,没什么说的,我怎么都是死,怎么也得找几个垫背的吧!”
李达康越听越不对劲,他冲着对讲机里喊道,“这家伙肯定还有后手,你们留神,记住了,千万注意安全。”
陈海走上前去,把李达康放在桌子上的对讲机放到一边,“李书记,您现在和他说话,会扰乱他的思维的,程度趁机指不定作出什么事来。”
李达康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是我急躁了。”
眼前的情况远比他们想象的复杂,程度一只手已经拉动了保险,他从兜里掏出来一个遥控器,冲着赵东来喊道:“赵东来,看看这是什么,别以为我就埋了这么点炸药,告诉你,旁边的广济里小区,我埋了五十斤炸药,我现在摁下这个按钮,你知道什么后果!”
“程度,你他妈的混蛋!”叶音没忍住大声咒骂了他一句,被钳制住的身体开始反抗起来。
李达康一拍桌子,“这小子能选在居民区,我就知道他没憋什么好屁!”
季昌明的面色也很沉重,“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去广济里,把炸药拿出来,再想办法救人。”
“立马调动人手赶紧去广济里,我们有权利保证每一个公民的安全,广济里是一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旧小区,大多数都是职工分房,很多家都是好几代住在一个房子里,现在又是放假期间,炸弹一响,整个广济里都得成废墟!”李达康说完之后,陈海立刻领着人出去了。
快,一定得快。都不能出事。
李达康看着被控制住的叶音,心里头却很害怕。
赵东来示意叶音冷静下来,叶音一个劲冲着他拼命的摇头,“赵东来,赶紧去广济里,别管我!”
“老实点!”程度把枪抵到她的太阳穴上,冷冰冰的枪口,刺激着她的神经,从大脑开始泛起冷意,一直融入到骨子里。
“你们的人现在一时半会过不去,广济里的炸弹我不告诉你们找不到!你们要想要她的命,就看着广济里炸吧!”程度疯狂的笑起来,枪却对着叶音的脑袋越来越用劲。
叶音愣在原地,看着赵东来没有任何作为,心急如焚。
赵东来没法拿主意,这事儿能做主的只有一把手了。
“要是想救广济里的那群人,她的命,就别要了!”程度看一眼叶音,笑着跟她说:“你还记不记得,我前两天和你说,李书记到底是会救你还是会救广济里,当时没面临这种情况,你怎么说怎么对,可是现在,你得好好听听他的回答了。”
“程度,你王八蛋!”
“随便,你高兴就好,反正咱们都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想骂你都骂不出来了。”他冲着赵东来大喊一声,“我知道你做不了主,李达康,你拿主意!你是要你的小情人,还是要别人安安全全的!”
叶音停下了挣扎的动作,看着赵东来面前的记录仪。
叶音怕死,一直都是。
尤其是到汉东之后,尤其是这两个月来,好不容易尘埃落定,她还年轻,她不想死。
可是这样的选择面前,她根本不算什么。
她也是人民的检察官,也有资格,有权利保护人民的安全,以生命的代价。
一个人的命,和一个小区,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她知道李达康正在大屏幕前看着她,也知道他一定不会犹豫先去广济里。
只不过现在她在这里,给他徒添烦恼罢了。
她可不想成为他的累赘。更不想因为她而让他难过。
李达康面色铁青的用力捶了桌子一下,爆发出“砰”的一声。吱呀呀作响的门带起的风声里还回想着李达康的话:“去广济里!”
叶音笑了。
她把视线从记录仪上移开,对着程度说:“程副主任,恐怕还是要让你失望了。”
她狠狠的把自己高跟鞋踩到程度的脚上,然后快步向楼边跑去。程度没有料到叶音会在这时有所反应,剧烈的疼痛迫使他不得不松开叶音。左手手指经滑动到遥控器上。几乎是在同时,赵东来眼疾手快的冲上去抱住他的左手,程度见叶音快要跑到楼边了,他不甘心地说道:“怎么都得死一个!”
“嘭!”的一声枪响。
程度的脑袋耷拉了下来,太阳穴旁是一摊血。只有手里的炸弹遥控器还被他死死的攥着。一边的特警赶紧把遥控器取下来,进行拆除。
一声枪响,发出的却是两颗子弹。
赵东来几乎是在程度倒下的同时飞奔到被枪打中的叶音身边,但,还是晚了一步。
叶音只觉得身体都沉下来了,留在耳边的是呼啸的风声,极速下落的时候,她的眼中是湛蓝的天空。脑子的记忆碎片却想到了很多之前的过往,曾经漫步在黑夜,曾经看过市广场的喷泉,曾经有过美好的吻。
够了,足够了。
叶音心满意足笑了。
没什么遗憾的的了。
要说有,大概是到底也没能听他叫自己一声,桥桥。
叶音闭上眼睛前的时候,恍惚间看见李达康在三楼顶层望着从楼上掉下去的自己,好像听见他在叫自己的名字。
桥桥。
真是美好的梦。
叶音笑着闭上了眼睛。

————————————————————————

—【我要是写全剧终你们会不会打我骂我骂我打我QAQ】
—【我才不会呢还没有开车】
—【下章开车你们信吗】
—【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233333】

评论(3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