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杏仁豆腐的某月

其实是个小号/大号不混各种圈/小号比大号粉丝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爱吃杏仁豆腐

满目山河空念远/09.5 送你去个好地方

1.大家好我创造了新的不更文记录真是不好意思最近考试有些多,估计下次大家看见更文可能又是周六了。唉真的很抱歉。
2.本段不虐,嗯下一段就虐了【划掉】
3.依旧感谢各位太太的支持,爱你们,比心心呀❤~
————————————————————————

叶音皱了皱眉头,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散落在空气中的灰尘争先恐后的往她的鼻子里钻,呛得她不停的咳嗽。她记得当时她想打车,却不知道被谁捂住了嘴巴。乙醚的味道很快就使她失去了意识。
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一个人影。叶音的脑子里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已经被废弃的烂尾楼,还是那种白天都没人敢来的那种。她靠着墙慢慢的站起身来,想要活动活动手腕,低下头一看 双手早已被绑在了一起。
从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叶音的心里不由得一紧,她没有回头,而是向前跑去。却不料被来人推在墙边上,叶音的脑袋狠狠地撞到了水泥墙上,她双手扣着墙体,慢慢的坐起来。
并不算陌生的声音说道:“叶副处长,好久不见。”
还真是,好久不见。
叶音用手理了理已经粘上灰尘的检察院制服,“好久不见。”

最先发现事情不对的是李达康。
那天都快十二点了还没有收到叶音的短信,这丫头平常最注重安全了,怎么到家了不给他报个平安呢?
他拿起手机想给她打个电话,看了看表,又放下了电话,这么晚了,说不定已经睡了。算了,李达康想,明天见到她再说她。
其次是陆亦可。
第二天陆亦可到省委会议室的时候一个人也没有。开会的时间是八点钟,现在是七点四十五,领导们还没到说得过去,可是叶音不应该不到,她平常最谨慎行事,这种场合她至少应该七点半到,怎么今天还没到?
说不定起晚了吧。毕竟昨天是假期,没准起晚了呢。
陆亦可决定给她打一个电话叫她起床,可是电话拨过去叶音的手机已经关机,看来肯定是还没起床。陆亦可扯过一个椅子,打开了报告夹子帮叶音整理出来一份材料。
可是慢慢的就不对了。
该到场的领导都到了,唯独缺少该作报告的叶音。沙瑞金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
“我去给她打个电话。”陆亦可焦急的在门口走来走去,电话另一头回答她的是人工提示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陆亦可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对,她快步走进门内,“她电话关机了。”
“关机了?”陈海转过头去问她,“这不太对吧?叶音一直是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的。”
“是啊,我也奇怪呢,早上打电话的时候就是关机。”她话一出口,连她自己都觉得事情太过于诡异,陈海经历过一次意外,比她更加敏感,他立刻对沙瑞金说道:“沙书记,我申请暂停会议,马上对叶音的手机进行定位!”

李达康赶到控制中心的时候,里面赵东来还在有条不紊的进行部署。季昌明和陈海正站在监控屏幕前。当时赵东来接到沙瑞金的电话,就赶紧给李达康打了电话,李达康撂下电话就从家门里抓了件衣服出去,屋里头杏枝还问他,“晚上回来吃饭吗?”
赵东来回过头去看见是李达康,“李书记,您来了!”
“我能不来么!怎么样了?”
“她的电话已经定到位了,就在光明区镜湖苑,我已经安排人手去了。”赵东来又压下声音说道:“我听陆亦可说,叶音昨天晚上去您家了,走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异常?”
李达康低下头认真想想,忽然说道:“昨天晚上她说到家给我发短信,可是到了十二点也没动静,我当时也没想太多。”
正说着,屏幕上刑警已经进入了居民楼,破门而入进入中楼层的一户人家,里面是几个约莫二十多岁的男子,为首的刑警问道:“你们绑的那个女的呢!”
“没有女的!那个大哥就让我们拿着她的手机回这儿来,还给了我们两千块钱!”
“手机和钱呢?”
“都在保险柜里呢!”
打开保险柜的一瞬间,门里的计时器开始倒计时。
陈海不自觉的喊了出来,“炸药!”
“哪儿来的炸药!”为首的特警冲他喊到。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他没说有炸药啊!我要知道,我打死也不能应这事儿啊!”
赵东来拿起对讲器,“赶紧安排排爆组!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到看见了定时器停止计数。控制中心的电话忽然响起来。赵东来放下电话,回过头来,看着众人面色沉重的说道:“程度越狱了。”

“程副主任。真是好久不见了。”
“哪儿还有什么程副主任呢,我现在应该是汉东通缉的要犯呐叶副处长。”
叶音抬起头冷静的问他:“你怎么逃出来的?”
程度点了一颗烟,深吸了一口,“这就不劳您费心了,我有能耐进去,自然有的人有能耐捞我。”
“赵家?”叶音试探性的问了问。
程度没有理她,而是把那颗抽了一半的烟熄灭,扔到地下狠狠的踩了踩。
叶音见状又问他:“你是为了那档子事情。咱们都带个副衔,何苦呢这是。再怎么说,你也找不上我啊,你得去找侯亮平。”
“叶副处长当我是傻子啊,侯亮平早回北京了!”他走近了,冷笑着对叶音说道。
“那你也得去北京找他啊,何苦在寒冬顶着风作案呢?”
“北京风声太近了,再说了,北京要是能找人做他,也用不着我了。叶副处长不用再拖延时间了,咱们也都是内部人,什么招都清楚。现在距你失踪已经近十六个小时了,京州那帮人应该已经找到了你的手机。别着急,最多用不了两天,就又该见面了!”
叶音心里头明白,程度已经基本默认是赵家做的事情,只不过现在北京那边不好动手,所以才把程度从汉东看守所弄出来。
“你为了给赵瑞龙报仇?”
“没错。”
“为什么?”
程度重复了一遍:“赵总对我有知遇之恩,当年他把我从那个小派出所拎出来,掉到市公安局,又一路到省公安厅。虽然祁厅长也没少帮衬,但是我的主子只有赵总一个。”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满脸灰尘的叶音,伸出手去抹了抹她脸上的灰尘,两根手指头捏的叶音的颌骨生疼。“你们非要让他死。他一死好多人都不能甘心,所以,得先从软柿子捏起。”
叶音甩过头从他的手中挣脱掉,一条腿缩起来把高跟鞋细的那一头离自己很近,预备着万一出点什么事儿,好歹算是有点武器防身。
程度也不生气,他站起身,“委屈你了,叶副处长,先在这个鬼地方委屈两天,等过两天人来了,我送你去个好地方。”

评论(13)

热度(30)